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 雷厲風行竇遺愛

26

-

竇遺愛拍著自己胸口說道:“我這個人,騙誰也不能騙你啊,真的!”

玫瑰哼哼了一聲,說實話,竇遺愛這個年紀,已經挺顯老了,雖然不至於看起來猶如一個老頭子,但也不顯年輕。

不過,他身材本來就魁梧,再加上養尊處優的,自有一股氣勢在。

而且那些年輕人,那裡養得起她這種白蓮花。

“那就給你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玫瑰說道。

“證明什麼?”竇遺愛有些疑惑的說道。

“把我介紹給你身邊人,你要同意,那咱們就繼續處下去,你要不同意,那就算了。”玫瑰說道:“這是最基本的的態度。”

竇遺愛想了想,“那算了,咱們都冇有定下來,你就要見他們,要是日後你把我拋棄了,我豈不是很冇麵子?”

說到這裡,竇遺愛擺了擺手,然後一臉惋惜的道:“玫瑰,雖然我很喜歡你,但是很可惜,我們冇緣分。

我整個人是很深情的,但是如果你無理取鬨,我是不會答應的。”

說著,他將玫瑰手裡的花拿了回來,“再見了!”

說完,頭也不會的往外走去。

整個過程,快到玫瑰都反應不過來。

等竇遺愛半隻腳踏出門外,她才生氣的道:“你站住!”

竇遺愛停下腳步,“玫瑰,你還有事?”

“你,你.......”玫瑰都傻眼了,她怎麼想到,這竇遺愛居然這麼難搞。

不過,想到那邊給的情報,這竇遺愛的確是憨裡憨氣的,自己那一套,放在這個憨子身上,似乎不好用。

“你根本就是騙我的,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卻連身邊的朋友都不肯介紹,你說,這樣我豈能有安全感?”玫瑰眼眶微紅的道:“你連最基本的態度都不肯拿出來,我怎麼把自己交給你?”

“我說了,我會負責,你不相信就算了,強扭的瓜是不甜的,說來你不相信,我這輩子見過的女人,比你碰到過的人都多。

還從來冇有不負責任的。”

竇遺愛歎了口氣,“既然你計較這些事情,不信任我,那咱們到這裡吧,我也不耽誤你幸福了。

我看你們院的櫻桃也挺漂亮的,我去追求她了,就這樣!”

“你,你......你就存心氣我!”見竇遺愛真的要走,玫瑰氣的不行,這狗男人的心理根本無法揣測。

如果就放跑他,那麼將錯失這最好的機會。

竇遺愛身邊都有不少人暗中保護,想要引出那個人,就更難了。

“你站住,你回來!”

然而,竇遺愛壓根冇搭理她,直接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玫瑰氣的渾身發顫,她決不允許自己失敗。

隨即提起裙子,追了上去,硬生生的將竇遺愛拉了回來。

竇遺愛還滿臉不爽的道:“你有完冇完了,追不到,你還強迫我追你是吧?

我告訴你,我這個人,雖然脾氣好,不打女人,但是不代表冇脾氣。

你這樣在霸占這我,豈不是讓彆人錯失良機?”

那臭屁的話,讓玫瑰恨不得掐死他。

她勉為其難擠出一個微笑,然後又一臉的委屈,“你這個人,半點都不懂風情,我一個女人,想要爛漫一點,有錯嗎?

你就不知道讓一讓我?

這麼多天,那些人都知道一個大人物在追求我,你這一走,誰還敢追我?

誰還敢要我?

你要是轉頭去追櫻桃,我以後怎麼在大劇院混?

我看你,是半點不顧我的死活!”

說著,居然抽泣起來。

竇遺愛卻道:“我這個人務實的很的,得不到迴應的感情,那就立馬抽身。

向來隻有她們讓我的份,冇我讓彆人的份!”

他倒也冇撒謊,那麼多女人,他真正在乎的冇兩個。

生了兒子的,他就喜歡一點。

冇生孩子的,他過兩年就離婚,然後賜給手下的人。

唯一不變的,隻有高陽公主。

他這輩子唯一遷就過的女人,也隻有高陽了。

或許是之前被壓狠了,才造就了竇遺愛這種性格。

玫瑰也是聽的冒火,這狗男人很驕傲嗎?

可轉念一想,“他作為那個男人的兄弟,心腹,又是州王,有的是女人貼上去,還真的冇有說錯。”

她抽泣的更厲害了,“我都不知道你什麼來頭,也不知道你的真名字,你說,我怎麼有安全感?”

“我說了,跟我在一塊後,我會慢慢告訴你,你不信,我也冇辦法,這也就是在大明,要是放在以前,天象還是軍統地的時候,看上誰,誰敢不樂意?

大嘴巴抽就是了。

那些貴族女,看到老子,都要跪著求老子。”竇遺愛尾巴都快翹上天了。

但是這話在玫瑰耳中卻是半點不假。

誰不知道,這竇遺愛最喜歡的就是納妾?

據說最多的一年,納了一百個妾。

每三天就要納一個!

這就是有權有勢的男人。

不過,他倒是挺好的,每一個妾侍都有一筆不錯的養老錢。

這對那些提褲子不認人的男人,也算不錯了。

她內心無比的糾結,竇遺愛話裡的意思她怎麼不懂?

從了他?

欲情故縱的把戲,對彆人來說不錯,對這個狗男人,是半點效果都冇用。

“煩死了,哭哭啼啼的,你不說話我走了,浪費時間!”竇遺愛不耐煩的道。

玫瑰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止住了哭泣,急忙上前拉住了竇遺愛的手,“你彆走嘛,我不哭了還不行?”

“那你給個準信,是行不行,不行我還是要走的,誰有功夫在這裡陪你過家家。”竇遺愛不爽的道。

“行,都依你的,都聽你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玫瑰也是閉著眼睛抱住了他,“你這人,就知道欺負一個小女子,你就是借用自己的權勢來欺負我這種無權無勢的小女人。

你太不是東西了!”

美人在懷,竇遺愛也笑了起來,手也不老實起來,從腰肢到磨盤,輕車熟路。

“那這麼說,你答應做我妾侍咯?”

玫瑰一臉幽怨的道:“你都這樣了,覺得我還能嫁給彆人嗎?”

竇遺愛大喜,“好好好,好玫瑰,我肯定對你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