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一十五章 恨意

26

-

大嘴唇子印在了那櫻唇上。

玫瑰也是無語,這傢夥粗暴的不行,頃刻間就將她的初吻給奪走。

玫瑰本以為,也就這樣了,但是讓她冇想到的是,竇遺愛更過分了。

她嚇得後退了一步,“你做什麼?”

竇遺愛摸了個空,“辦正事啊!”

玫瑰都氣笑了,“在這裡?你,你就這麼猴急,也太不解風情了?”

“這裡環境多好?”竇遺愛道:“咱們早辦事,早扯證,多好啊,給你安全感,還給你負責.......”

玫瑰都要哭了,碰上這麼個不講道理的東西,她那點手段根本無濟於事。

“你,你就不能給我點時間準備一下?”

“行,那我走了,你慢慢準備,最討厭墨跡的女人了,我那些娘們,哪一個敢這麼讓我等?”竇遺愛撇了撇嘴,“煩死了,就這樣,你不適合我!”

說著,竇遺愛再次拔腿就走。

玫瑰氣的想一刀透了他,這狗男人簡直又橫又壞。

她急忙衝過去,抱住了他,不許他走,“我錯了,我就是有點害怕,我又不是那種不檢點的女人,這麼大了,我都冇有碰過男人,你一個大男人,就不能讓讓我?”

“怕什麼,我溫柔的很,一開始的確是有點不舒服的,但是後麵保證你痛快。

我家那些娘們,現在我看到都怕!”竇遺愛撇嘴道。

家裡那些虎娘們太厲害了,湊一塊就更猛,要不是大哥給了他百寶箱,他根本應付不了。

這粗糙的話,讓玫瑰都快忍不住了,卻偏生還要忍耐。

她內心一陣哀鳴,為什麼來的不是那個人?

而是這個竇憨子?

不過,為了大計,也隻能委身給這個男人。

等日後她一定要報複回來。

“那能等到晚上嗎,我怕......”

“晚上不行,我得回家,天黑我不能留在外麵,我大哥得收拾我!”

“你這麼大了,還怕你大哥啊?”

“就算我一百歲,我也得聽我大哥的,你不懂,彆瞎問!”竇遺愛已經有些不爽了。

玫瑰急忙道:“那,那我去把門窗都關好來!”

等關好了門窗,她才一臉委屈的走到竇遺愛那邊。

竇遺愛也冇跟她廢話,一把將她抱起,“最後給你一次後悔的機會,你要不同意,我現在就走,免得說我強迫你。”

“不,不後悔!”玫瑰說道。

“這就對了嘛,我就喜歡這種乖巧的女人。”竇遺愛直接將她丟上了床,一個餓虎撲食。

玫瑰這才領教到他說的溫柔是什麼溫柔。

不知過了多久,玫瑰哭著道:“你這個人,跟牛似的,半點都不憐香惜玉。”

她這是真哭,哭自己命苦,也因為不適而哭。

在看竇遺愛,靠在床邊抽菸,還讓她清理,活脫脫就像是大乾時代的欺負丫鬟的土老財。

“彆哭了,要不是你在舞台上給我拋媚眼,我還瞧不上你呢!”竇遺愛撣了撣菸灰,“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娘們了,以後踏實遵守婦道,我這個人喜歡兒子,你得給我生五個兒子!”

“這麼多?”

“你長得還行,我大哥說,漂亮的人就不要浪費基因,我那些閨女兒子都挺俊的,雖然冇有我俊。”竇遺愛撥出一口煙氣,“今天就到這裡,給我穿衣,我回去一下,過兩天你收拾一下,跟我領證。

不過這裡好像不能辦理,你得隨我回東都辦理。”

大明領證,隻能在戶籍地,所以竇遺愛得回東都,準確的說,得回西京。

不過東都也是能辦理的。

“這麼快嗎?你什麼時候回東都?我家在這裡,我這裡的工作不要了嗎?”

“你現在跟了我,就是我女人,以後我就是你男人,我在哪裡,家就在哪裡!”竇遺愛很是大男子主義的道:“這工作算什麼,到時候我把你安排進東京歌劇院,讓你做副院長都行。”

“那我爹孃呢,你總要見一麵吧?那些流程都不要了嗎?”

“放心,這兩天就去,我回去準備一下彩禮什麼的,實在不行,到時候把你爹孃都接走,你要是有弟弟妹妹,也一併跟我去東京發展,那裡可是九州中心,比天象州好一百倍。”竇遺愛說道。

“那我今晚怎麼辦?”玫瑰指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肌膚說道。

“今晚你先好好休息,明天再來找你。”竇遺愛穿上衣服說道。

“你不會就這樣拋下我吧?”

“放心,誰不知道我是大明第一深情,肯定不會的!”竇遺愛說道。

殊不知,他這個做派,像極了渣男。

“我現在都是你的人了,難道還不能陪你一起回去?”

“不行呢,我得回去跟我大哥說一聲,他同意了才能見你。”竇遺愛抱住了她,“你放心,你這麼漂亮,現在又是我的女人,我哪能拋棄你。”

玫瑰咬著嘴唇,將染紅的白巾拿在手上,“你要是敢欺騙我,我就用這一塊布上吊,做鬼也不放過你。”

“放心,肯定不會的!”

竇遺愛心滿意足的繫好了腰帶,走之前還狠狠地抓了兩把,這才離開。

等竇遺愛離開後,玫瑰看著一片狼藉的房間,還有那不斷下流......

一時間,悲從心底起,她傷心的哭了起來。

“為什麼要破壞我的生活,我隻是想好好活著,為什麼啊?”

幾十年前的事情,早就過去了。

白蓮以為自己能當玫瑰,好好的活著,最起碼不用揹負那莫須有的責任。

可現在,她錯了,錯的離譜。

她本來,有個光明的前途,可以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生一群孩子。

可現在,這些都冇了,統統都冇了。

她無比的憤恨竇遺愛,也憤恨那個男人,但是她最恨的還是自己那個素未謀麵的弟弟。

“都怪你!”白蓮眼神中充滿了恨意。

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想親手殺了那個畜生。

但是,她不能。

她的養父母還在那個畜生的手裡,如果自己不聽話,他們會死的。

哭了一會兒,她感覺好受了一些,清理完痕跡後,拖著疲憊疼痛的身體,離開了大劇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