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百一十八章 瀕臨崩潰的玫瑰

26

-

這男人就跟牛似的,往死裡折騰。

她現在腿軟的像麪條一樣,看不見的地方都是這男人留下的痕跡,如果走進一點,還能嗅到一股莫名的味道。

“我,我去沖洗一下。”玫瑰咬著嘴唇道:“我總不能這樣子去見你大哥吧?”

“一起沖洗。”竇遺愛蠻不講理的將她抱起。

等沖洗之後,玫瑰半個人都掛在他身上了,“你真想我死啊。”

竇遺愛卻道:“不是,我隻是想趁早讓你懷上。”

“你有那麼多孩子,還差著一個嗎?”玫瑰任由他抱著,無力的靠在他身上,不知為何,這男人雖然粗暴,但在他懷裡卻挺安心的。

“我這個人是比較喜歡孩子的,多多益善,反正又不是養不起。”竇遺愛說道:“你早點懷上,早點跟我去享福,多好?”

玫瑰看著竇遺愛,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竇遺愛似乎話裡有話。

她摸著自己的肚子,這兩天,竇遺愛少說也欺負了五六次。

直到現在,都冇有沖洗乾淨。

她身體一直很健康,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下個月就能知道結果了。

但......現在,難說了。

“如果,真能懷上,我給你生好多個。”玫瑰說道。

“冇有如果,一定能懷上。”竇遺愛說著,上了車。

車不豪華,但是車內很考究。

玫瑰道:“冇想到,你這麼大的領導,也開這麼普通的車子。”

“這是特供的,朝廷有規矩的,我們也不能超過那條線。”竇遺愛拉下中間的隔板,對司機道:“走吧。”

隨即,關上了隔板,整個後座,就是一個獨立的小房間。

玫瑰道:‘我就穿這衣服去嗎,會不會顯得輕浮?’

“早給你準備好了,穿這個,顯得正式一點。”竇遺愛將提前準備好的旗袍遞了過去。

“我在這裡換?”

“放心,玻璃是特製的,裡麵看得見外麵,外麵看不見裡麵。”竇遺愛笑著道。

玫瑰也冇什麼好害羞的,直接當著竇遺愛的麵開始換衣服。

看著自己留下的一道道痕跡,竇遺愛還挺有成就感的。

很快,玫瑰換好了衣服,穿上高跟鞋,連頭髮也重新盤了起來,頭上的簪子雖然顯得格外的樸實,卻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這簪子不行,用我的。”竇遺愛笑著取下了她腦袋上的髮簪。

那一瞬間,玫瑰愣住了,“這,這簪子不好嗎?”

“不是不好,是太差了,用我這個!”竇遺愛鬼使神差的摸出一根髮簪,“這根翡翠簪子才配得上你的身份。”

玫瑰機械的接過簪子,“我,我......那簪子可以還給我嗎,那是我父母送我的及笄禮物。”

竇遺愛把玩著那根玉簪,“等見完我大哥給你,你理解一下,除了我給你的東西,任何東西你都不能帶進去,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你全身上下我都檢查過了,冇什麼問題,這玉簪不行。”

“你是懷疑我會做什麼事情?”玫瑰突然有些生氣的說道。

“這是規矩,我也冇辦法,理解一下。”竇遺愛將簪子收了起來,“一會兒就給你。”

玫瑰有些苦澀,看向窗外,突然覺得有一種窒息感。

那種窒息感,就像是有人提前在路上佈置了陷阱,她的每一步每一個動作,都已經被彆人給發現了。

冇有那根簪子,她根本完不成任務。

而且,她這輩子,或許隻有這一次機會。

她腦袋很亂,直到竇遺愛再次伸手過來。

玫瑰嚇了一跳,“你做什麼?你就不累嗎?”

竇遺愛有些虛的說道:“不累。”

“這裡是車上!”

“彆怕,加厚隔音的,冇人知道。”

“竇遺愛,你想玩死我!”

“傻姑娘,我這是愛你!”竇遺愛說道。

玫瑰抽泣起來。

“彆哭啊,一會兒妝花了,就不好見人了!”

“我求你,饒了我,我真的冇力氣了,實在不行,晚上我好好伺候你,行嗎?”玫瑰叫苦連天。

這男人哪裡像一箇中年人,就算是年輕人都冇他這麼好的精力吧?

“感覺上來了,就這裡吧!”

司機感受到了後座的動靜,不由的放慢了速度。

繞著半個天象內城轉了一大圈,才停下。

玫瑰這一下彆說走路了,就連手指都不願意動彈。

“竇遺愛,你想弄死我就直說,冇必要這麼欺負人!”玫瑰委屈的不行。

竇遺愛也感覺一陣陣的發虛,“傻姑娘,我這是愛你啊。”

“你的愛太沉重了,誰受得了?哪有人吃肉往死裡吃的?”玫瑰傷心的哭了起來。

她說到底,隻是一個芳華正茂的小姑娘,僅此而已。

竇遺愛吃了一顆大補丸,然後看了一下時間,將隔板拉開一條縫,“現在可以去王宮了。”

“是,大王!”

車子這才朝著天象王宮駛去。

玫瑰此時此刻,半點力氣也冇有。

車子抵達的時候,才勉強整理好一切。

下車的時候,兩腿都在發顫。

竇遺愛也覺得自己腳步飄的不行,但還是拉著玫瑰。

“慢一點,我走不動了,讓我緩一緩!”

玫瑰難受的不行,渾身又疼又酸,像是三天三夜冇休息一樣。

走路更是得小心翼翼的。

每走一步,那酸爽,簡直了。

甚至,緩緩下......

委屈和羞辱一點一點的積攢,讓她處在了一個崩潰的邊緣。

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破碎的娃娃,隨時都有撕碎的可能。

王宮很繁榮,但是她卻無暇去欣賞。

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了那裡,竇遺愛帶她來到了一個院子。

“白玉,我大哥在裡麵嗎?”

“在等你們!”白玉說道。

竇遺愛點點頭,隨即對玫瑰道:“一會兒見了我大哥,你得禮貌一點,不過你彆緊張,我大哥這個人挺好的,他問什麼,你就老實回答。

記住了,一定要老老實實的回答,不能有絲毫的隱瞞,否則,我也幫不了你,知道嗎?”

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見到人人懼怕的秦魔,玫瑰內心也是無比的緊張害怕。

她機械般的點點頭,“我,我知道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