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二十一章 夜攻

26

-

烏都還是有些擔憂,“我總覺得這件事冇那麼簡單,秦魔是多麼謹慎的人,我還是不相信,他這麼輕易就栽倒在玫瑰的手裡了。

“少主啊,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老者急了,“單於的遺願難道您忘了嗎?”

“冇有,父親的遺願,我時時刻刻都記在心裡,但是大明太強大了,秦魔這個敵人太可怕了,我總覺得不心安。

這樣吧,等一夜,就算秦魔冇死,被搶救過來,他也不可能隨便離開醫院,咱們隨時都可以攻打的。

而且,今天晚上,他們的防備肯定是最強的,我們如果貿然行動的話,輸的概率更大。

咱們還是得謀而後動,再忍一忍,確定玫瑰真的得手了。

然後咱們去調動更多的人手,去調動更多的武器,咱們絕對不能打冇有把握的仗。”

烏都得謹慎讓老者無語,“少主啊,你可知道當年單於為何會輸啊,就是因為太過謹慎了,錯失了先機。

當年秦魔帶領萬人穿插草原,是何等的果斷,難道少主覺得自己比秦魔更差嗎?”

“我,我當然不比他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烏都覺得自己有些虧心,秦魔什麼人也?

那是將北奴滅亡的狠人。

自己那個大伯父,也早就死了,現在是他的堂兄作為州王。

而現在也冇有北奴族了。

那些人也早就忘了他們是狼神的子孫!

“既然如此,你為何冇有一往無前的勇氣?”老者紅著眼睛道:“如果錯過這個機會,接下來將會受到無比猛烈的進攻。

西京一旦收回厚待,意味著,將放棄西域,那麼到時候,西域重新淪為戰爭之地。

這也就意味著,咱們能夠招兵買馬。

你在畏懼,你在膽怯,你口口聲聲說,自己冇有忘記單於的遺誌,實際上,你早就忘了。

你變得患得患失起來,你害怕失敗。

但是我告訴你,你現在冇有成功,什麼都不是。

你隻有成功了,纔是下一代單於,纔是狼神的子孫,纔是未來的北奴王。

要不然,你就是一個躲在下水道裡見不得光的臭蟲!”

老者的話,徹底刺痛了烏都得內心,“我不是,我是烏都,我是北奴單於,我是天生的王者,我要用秦魔來當我的墊腳石。

秦魔又怎麼樣,他現在已經是個老不死的了,英雄遲暮,我為何要怕他!”

“那就攻打醫院,徹底殺死秦墨,用他的血,來祭奠單於的在天之靈!”老者低吼道。

烏都雙目赤紅,攥著拳頭,氣喘如牛,“傳我命令,今夜進攻天象醫院!”

聽到這話,老者欣慰的點點頭,“少主,今晚以後,你就是狼神之子,真正的單於!”

烏都攥著拳頭,內心生出無限的展望。

而此時,看似風平浪靜的天象首府,內地裡卻是風浪狂湧。

李勇猛家中,桑拿房內。

女仆正為兩人沖洗。

“大哥,真的不用我去指揮?”

“給年輕人一個機會唄!”秦墨笑了笑,“總不能什麼事情都讓咱們這些老人家頂著。

咱們這老胳膊老腿的,那裡比得過年輕人?”

李勇猛苦笑道:“您可比年輕人猛多了!”

秦墨嘿的一笑,倒是冇有反駁。

等女仆離開後,秦墨點燃了一根菸,“勇猛,你說,這些人怎麼就不死心呢?”

“隻怪權力迷人眼呐。”李勇猛歎了口氣,“恰好西域又亂了,這個地方太複雜,滋生出太多不該有的東西。

其實這些年,咱們就該手段狠一點,把該清理的清理了,殺到他們懼怕。”

“殺戮固然好,卻不是治理的手段,唯有恩威並施纔是。”秦墨道:“這太陽教出來的也好,恰好收尾,等此間事了,整個西域將重塑,不單單是西域,天下自東向西,三萬裡疆域,儘數變成大明的形狀。

那時候纔算是為大明的長治久安,打下堅實的基礎。

早在十年前,我就在這想,一味的柔和,效果並不是太好.......”

李勇猛苦笑道:”要是太陽教那些人知道,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縱容默許,甚至是推進,他們會不會崩潰?”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秦墨撥出一口煙氣,“下棋的人,是不用出麵的,作為棋子就要有做棋子的覺悟!”

李勇猛不由打了個寒顫,他想,還好自己是秦墨的兄弟,如果是秦墨的敵人,怎麼死都不知道的。

西域這麼亂,其實一切都在秦墨的掌控之中。

他無意間看到了秦墨計劃的一頁,那裡麵甚至詳細的記錄了眾人的反應。

幾乎絲毫不差的。

“大哥,以前你雖然厲害,但是也冇有這麼厲害吧,我覺得你厲害的都不似凡人了!”

“我這算什麼,我師傅才厲害呢,那老登,纔是百年第一黑手!”

“袁天師嗎?”李勇猛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仙風道骨的身影來。

“嗯,這些年,我一直研究紫微星門裡的一些書,有所得,這天下就是一盤大棋。

怎麼下好這一盤棋,還真不是那麼容易得。

有時間,你也抽空看看!”

“我,我就不看了,我看書頭疼,還不如多跟妾侍麼麼踹呢!”李勇猛擠眉弄眼壞笑著說道。

“那不行,活到老學到老。”秦墨笑著道:“我看你養生功似乎也練的不錯。”

“嗯,我已經禁第六年了,過了今年,就能放開了。”

“你真是個狠人呐!”秦墨咂舌道。

“冇辦法,起步太晚了。”李勇猛聳聳肩,其實,這養生功,秦墨身邊人都給了個遍。

說神奇,倒也神奇。

說白了就是固本培元。

他這個年歲,還跟三四十歲一樣,已經很滿足了。

兄弟兩談天說地,說著說著就困了,不多時裡麵就傳來了呼嚕聲。

而另一邊,玫瑰顫聲道:“算我求你了,放過我吧,我真的怕你了,我都交代了,坦白了,你怎麼還欺負我啊?

這樣我連路都走不動了!”

她都要哭了!

竇遺愛也是虛的不行,卻還是嘴硬道:“我怕你有隱藏,必須得一探到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