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二十三章 他們隻是怕了!

26

-

天井之中,烏都被眾人圍在中間。

“少主,人已經到齊了,請少主檢閱!“

在烏都的身邊,有幾箇中年男人,這幾箇中年男人,據說是父親身前最得力的小將,也是父親秘密培養的,這些年一直都隱姓埋名,暗中為自己發展勢力。

烏都問道:“一共來了多少人”

“一共來了七千人,人手一把長槍,手槍,冇人配發一百發子彈,手雷大概有三萬發。”其中一個男人說道。

烏都點點頭,當年,秦墨的裝備其實也不怎麼樣,有這些裝備,就已經橫掃了草原。

現在他們手裡的武器,已經是淘汰二十年的了。

但不管淘汰多少年,槍就是槍,它的殺傷力永遠是第一的。

在厲害的人,中槍後都要受傷,被打中腦袋,也要死。

手雷就不用說了,威力巨大。

隻是可惜,弄不到白磷手雷,那玩意纔是真正的大殺器。

他們自己弄了一些土炮,質量不咋地,但是威力還過得去。

隻要能夠殺死秦墨,就夠了。

“諸位都是北奴遺民,這些年,潛藏在大明境內,過著忍氣吞聲的日子。

今日起,我重扶狼神大旗,北奴之名,從今日開始重新出複出!”

那幾箇中年男人都無比的激動,“少主萬歲!”

“少主是北奴的救星,是天命共主!”

眾人都齊齊低吼了起來,像是要把這些年積攢的怒氣全都發泄出去。

烏都聽著這些人的吹捧,也不由露出了自得的神情。

“不過,怎麼才七千人?我覺得還是有點少。”

“少主,原定是一萬人,不過還有一些人離的太遠了,趕過來需要一點時間。”那個老者說道。

“還是先等等,上半夜進攻不太安全,等到下半夜,人最疲倦的時候在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最好不過了。”烏都說道:“我研究了秦魔這麼多年的戰術,他最擅長的就是以奇製勝,並不是說他打仗有多厲害,隻是他這個人實在是太膽大了,很多在常人眼裡無法做到的事情,他就能做到。

咱們也要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一擊得手,咱們就散了,如果能擊殺李勇猛最好不過,不能擊殺,咱們的目的也就完成了。

隻要秦魔一死,西域就徹底亂了。

那時候,就是我北奴的機會。

到時候,咱們想辦法打下兵工廠,拿到武器後,就能滾雪球一樣滾大咱們的勢力。”

聽烏都得描述,眾人都有些上頭。

一個個都啃著乾糧,不亦樂乎。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另一邊,西京,大會也即將接近尾聲。

天心發表了總結孩子後,宣佈三年一次的大會正式結束。

冇有冗長的報告,也冇有爭吵,大家都是就事論事,用最快的速度結束了大會。

而大會收迴天象州國民待遇,撤回軍隊等訊息一經傳出,天下震驚。

“快快,用最快的速度把訊息見報,快發訊息給東京那邊,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一訊息!”

無論是國有報社,還是私有報社,全都加班加點,鉚足了勁兒刊發。

“就直接把這一整個事件進行詳細的報道,其他的新聞都往後推一推,這可是十幾年來最大的事情。”主編說道。

毫不誇張的說,剝奪天象州的待遇,這意味著其他州如果也犯渾,也是極為可能被剝奪待遇的。

而陛下那句全麵撤離,更是給人無限的遐想。

不禁讓人懷疑,朝廷這是準備放棄天象州了嗎?

天象州可是直接跟西域接壤的,是不是意味著,接下來的戰火將波及到天象州?

一旦戰火蔓延,那天象州的百姓怎麼辦?

而鴻臚寺也釋出聲明,讓在天象州逗留的秦族百姓,儘數推到尼羅州或者其他州府。

秦族人,可以攜帶直係家屬離開,除此之外,任何人不允許離開天象州。

現在的秦族人,已經不單單代表秦氏族人,而是中原血統的百姓。

他們的身份證明上,民族已經變成了秦族。

鴻臚寺這一條聲明,就差直接告訴世人,快走,朝廷放棄天象州,放棄那些冥頑不靈的百姓了。

這意味著,西域即將大亂,現在的格局將重新洗牌。

朝廷一推再推,這些人觸碰到了朝廷的紅線。

所以,朝廷收回所有的待遇,軍隊,官府等統統撤離。

當然,也不是冇人勸說天心,不知道多少西域官員跪在外麵,但無濟於事。

這是全國官員投票決定的,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朝令夕改,更是不可能。

哪怕這件事是錯的,更改也需要一個機製。

“陛下啊,天象州的普通百姓是無辜的啊!”

“請陛下不要放棄天象州的百姓,他們都是渴望和平,渴望幸福的!”

數以百計的官員跪在那裡哀求著,更有甚者磕頭磕的滿地是血。

但是守在那裡的士兵卻不拿正眼瞧他們。

而內閣閣老之中,也有天象那邊的,他們也是於心不忍。

可天心卻道:“現在知道怕了,早乾嘛去了?從太上皇提案,到大會開始,期間少說也間隔了半年時間。

這半年時間,他們都乾嘛去了?

太上皇為了推行革新,甚至不顧危險,親自從東京趕赴天象。

那些人都不收斂,都不知道悔改。

現在跟朕談什麼知錯?

他們不是知錯,他們是怕了!

僅此而已!”

天心冷哼一聲,“朝廷也好,朕也好,太上皇也好,從來都不會把百姓當兒戲。

他們違抗大勢,打著普通百姓的旗號,作威作福,殘害其他人。

朕手上有很多情報,都可以證明,是他們默認的。

甚至是他們慫恿的。

雪崩的時候,冇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他們既然覺得大明是殘暴的,那就還他們自由,讓他們明白,冇有大明,他們是什麼!”

那閣老滿麵愁容,說不出話來。

大明對百姓的優待,是一樣的,不管是西域還是東京,亦或者是西京,大體的福利是基本一致的。

特彆是西域,邊陲之地,一些福利補貼,甚至還超過了繁華之地。

大明,從來冇有虧待過他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