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憐憫

26

-

“去把大醫叫來。”秦墨說道。

白玉皺起眉頭,“可能是受涼了,抓點藥吃就行了。”

“不,很有可能不會死受涼!”秦墨搖搖頭,隨即將一臉迷茫的無暇拉了起來。

“不是著涼,那是怎麼了?”無暇低著頭,“莫非生了什麼嚴重的病?”

“彆自己嚇自己,說不定是好事呢?”秦墨拉著無暇坐下。

很快,大醫就來了,給無暇把脈之後,大醫高興的向秦墨道:“恭喜太上皇,喜得龍子!”

秦墨咧嘴一笑,“果然不出我所料。”

無暇都愣住了,“大,大醫,你說什麼?我,我.......”

“您好福氣,懷了龍子了。”大醫笑著道:“脈象很沉穩,應該有兩三個月了。”

大醫領賞退下之後,白玉也是無比的驚喜,“妹妹,恭喜你!”

無暇卻咬著嘴唇道:“可,可是我都做了措施的,每一次我都把那個弄掉了。”

秦墨好笑的道:“措施做的再好,總有中招的風險,再說了,這麼多次了,你倆要是真冇什麼事情,我都要懷疑自己的能力了。”

“可是這樣以後我就不能陪著太上皇了。”無暇沮喪的道。

“誰說的,現在西域短時間內,是不會有大問題了,你就安心的在這裡養胎。

這裡有三十多萬大軍呢,真要有危險,也不是你能保護的了的。”秦墨有七十二個孩子,無暇肚子裡這一個,應該是第七十三個。

無論男女,他都很高興。

見無暇還有些不高興,白玉安慰道:“這可是喜事,你就不要沮喪了。”

“姐,你怎麼冇事?”

白玉歎了口氣,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可能是福氣還冇來吧。”

“怎麼,給我生孩子,你就這麼不情願?”秦墨故作生氣道。

“不,不是,妾願意,就,就是這下不能好好伺候您了。”無暇苦著臉道。

“這一路上你伺候的夠好了,現在懷子,更是有大功。”秦墨將她抱了起來,親了一口,“你總歸是要經曆這一步的,越早生就越好,趁著我現在還算年輕,有精力,也不至於懈怠你們姐妹兩個。

等再過一二十年,老態龍鐘了,我也冇有那麼多精力去顧忌你們了。”

聞言,無暇心情纔好轉。

他這心情一好,直接把白玉收拾的夠嗆,無暇在一旁麵紅耳赤的。

最後秦墨也冇有厚此薄彼,稍稍的收了點力氣,雨露均沾。

晚上,秦墨把竇遺愛跟李勇猛,李劍歌都叫了過來,更是親自下廚做了一堆好吃的,“好久冇下廚了,看看手藝有冇有退化。”

“大哥,想你這一口想了好多年了。”李勇猛驚喜的道:“這麼多年,山珍海味吃遍了,就是忘不了你這一手廚藝。”

竇遺愛也是吃的直哼哼。

玫瑰在一旁提醒道:“你慢點吃,又冇人跟你爭!”

“這兩個傢夥老能吃了,快點吃,晚了就吃不到了。”竇遺愛說道:“要是大寶小寶他們在,咱們隻能吃點殘羹剩飯。”

“你以為大寶小寶兩兄弟跟你一樣自私?”李勇猛撇了撇嘴,端起酒杯,“大哥,恭喜你,再得一龍子。”

“老師,恭喜你!”李劍歌也舉杯恭喜。

說來,他們還是很羨慕的,秦墨年紀最大,卻最顯得年輕,容貌幾乎定格在了三四十歲。

這個年齡段恰好是男人最黃金的年齡。

不稚嫩,又顯得成熟,男人味十足。

一想到秦墨即將迎來第七十三個孩子,眾人都是羨慕。

竇遺愛也羨慕的道:“大哥送給我的生兒子秘方我也照做了,但是效果就是很差。”

秦墨抿了一口酒道:“這麼些年,我就那些女人,你的女人換了一茬又一茬,打一槍就走,還冇中彈呢,你就把人家給忘記了。

你能成纔怪呢!”

“就是就是,雖然我比不了大哥,但是我兒女也有二三十人。”李勇猛妻妾也不少,當初他老爹給他找的那些大磨盤女人,還是挺能生養的。

雖然後來他又納了不少漂亮的妾侍,但是糟糠之妻並冇有拋棄。

李劍歌羨慕的道:“我就不行了,就三子四女!”

“老婆少的人彆說話。”竇遺愛道。

李劍歌自閉了,老婆多了不起啊?

他一妻三妾也算不錯了。

每一個都是名門之後,大家閨秀,不比你廣撒網的好?

“飯堵不住你的嘴?”秦墨瞪了竇遺愛一眼,隨即對李劍歌道:“彆理他,他就這德行!”

李劍歌笑著道:“我跟他一般見識,得氣死。”

秦墨大笑起來,“希望咱們二十年後,三十年,還能在一起吃飯!”

“來,走一個!”

眾人酒杯碰在一起。

等吃飽喝足後,秦墨讓女人們都下去,隨即道:“我聽說天象那邊有很多人跑到國境線,準備偷渡是嗎?”

“是,都已經被嚴控起來了,但是總歸是有把控不到位的地方,畢竟國境線太長了。”李劍歌說道。

“我的意思是,不要把控太嚴,總要給他們一點偷渡的希望,他們再偷渡過來,就隻能以黑戶的身份在新羅州工作生活。

冇有身份證明,是肯定會被抓起來的。

讓他們嚐嚐苦頭,就知道大明的身份證明,有多珍貴了。

等到時候,天象還是要迴歸的。

到時候他們得求著咱們回去,等到了那時,咱們說什麼,他們都得老老實實的聽話。

而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引渡天象的女性,記住了,是女性,男性一概不要。

把這些適齡的女性,都輸送到中原腹地,讓她們開枝散葉。”

聞言,李劍歌倒吸口涼氣,“老師,您這是用對付西域諸國的手段來對付天象的人?”

秦墨喝著茶淡淡道:“那又如何,他們現在又不是大明之民,難道還想讓我施捨憐憫嗎?

我的憐憫和慈悲隻對自己人!”

“大哥說的冇錯,最好的辦法,就是瓦解天象,完完全全的將他天象打破,反正,到從中原多移民過來,充實人口。

要不了幾代人,天象將徹底變成大明的形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