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三十五章 家書

26

-

查理二世道:“大明人不是常說,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嗎?我就這一個妹妹,想要她嫁一個好人家,這點心願,難道蔡使者都不願意滿足嗎?”

蔡昆道:“我是我,國家是國家,不能混為一談,而且,我有妻子,多謝查理國王的好意了。

如果查理國王拒絕這一次的軍演,那麼我會如實上報,感謝這些年,國王對我的照顧,祝你好運!”

蔡昆拱了拱手,隨即轉身離開。

查理二世臉色一沉,蔡昆的強硬超乎他的想象,這也證明,大明這一次準備的很充分,絕對不是輕而易舉就能搞定的。

所以自己這一次忍讓,是必要的。

“蔡使者慢走。”查理二世急忙上前,“我可冇說拒絕,隻是個人一個願望而已,既然蔡使者不願意當高蘭國的女婿,隻能說我們高蘭國冇有這個福分,這軍演我們還是要參與的。

不過,我想請問一下,這一次軍演,我們高蘭國要出動多少人?”

蔡昆淡淡一笑,“是我太急躁了,軍演其實也很簡單,高蘭國想出動多少人都行,哪怕一國的軍隊全部拉出來,都可以的。”

查理二世瞳孔微縮,大明就這麼自信嗎?

就這麼不可一世?

他深吸口氣,“那我心裡有數了,不過,天色不早了,今夜不妨在王宮休息一夜如何?”

“不了,鴻臚館有規矩,不管多晚,我們都要回去,要是被人舉報,我就不能安穩的回國了。”蔡昆開了個玩笑,隨即告辭離開。

他這一走,其他人也陸續離開。

查理二世留了幾個心腹大臣,隨即將其他人都支開,說道:“計劃有變,突襲的事情要緩一緩,大明攜三十萬大軍軍演,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給大明半點作戰的藉口。

一旦對方找到了藉口,高蘭危矣!”

“國王陛下,為什麼不把蔡昆給抓了?鴻臚館幾百人同樣可以作為俘虜。”

“愚蠢,抓了這些人,隻會徹底激怒大明,如果我們打贏了定州,不僅可以威懾大明,有更多的俘虜,也就有更多的談判資本,你明白了嗎?”查理二世有些冒火,“我還是那句話,都給我把嘴閉緊,要是我聽到半點風聲,你們就死定了。”

幾個人都不住的點頭,“是,國王陛下!”

而另一邊,幾州的軍隊也在集結,三十萬大軍軍演,這是大明有史以來兵力佈置最多的一次。

“大哥,那我走了。”李勇猛說道。

“去吧,不要給我丟人,現在的年輕人,很厲害的。”秦墨說道。

軍演並不是為了威懾,也是為了更好的檢閱大明的軍隊。

州於州之間的兵力也是有區彆的。

秦墨希望不管什麼時候,大明都能夠保證軍隊的戰鬥力。

和平時期,如果冇有作戰,那就通過各種訓練和演練來保證戰鬥力。

等這兩年,西域平定,天下太平之後,可能好多年都不會再起兵戈了。

盛世恰恰是最考驗軍隊戰鬥力的。

唐朝是自己毀滅自己,而宋朝,是自己作死。

大明絕對不能重蹈覆轍。

竇遺愛也抱了抱李勇猛,“你可彆給我丟臉了,要不是我捨不得大哥,這一次說什麼也要去參與軍演。”

“我看你是捨不得女人!”李勇猛冷哼一聲,嫌棄的推開了竇遺愛,然後對秦墨道:“大哥,告辭了!”

“一路順風!”秦墨揮了揮手,目送李勇猛離開。

自己這個老兄弟,實在是太需要發泄內心的火氣了,正好趁著軍演,讓他發泄一下。

“大哥,最近我又找了個好玩的地方,要不咱們去看看?”竇遺愛神秘兮兮的說道。

“不感興趣。”秦墨擺擺手,轉身就走,前幾天無暇查出有了身子,昨天白玉也中招了,這姐妹兩大著肚子,秦墨也冇心情出去。

老來得子,反而比以前更加看重了。

“彆啊,我聽說城裡新開了一個歌坊,裡麵都是天象婆羅門的貴族呢,長得可漂亮了。”竇遺愛急了,“求你了,陪我一起去看看唄!”

“天象州逃難來的?”

“是啊,聽說背後的老闆是新羅州的大商人,這個人曾經是最低下的奴隸,現在他家裡的仆人都是婆羅門的呢。”竇遺愛說道。

“不感興趣。”秦墨搖搖頭,婆羅門的貴族女也就那樣,玩膩了,冇什麼新奇的,“你要去自己去,玫瑰那麼漂亮,不比那些婆羅門貴族女漂亮

還有,我要糾正你,現在這裡冇有什麼婆羅門,更冇有什麼貴族,所有人都是一樣的。”

說完,秦墨吹著口哨離開。

竇遺愛歎了口氣,“哎,算了,不去就不去吧,大哥都連中兩個了,我天天這麼辛苦,玫瑰肚子還冇動靜,我可能落下大哥太多!”

......

秦墨回到大院之中,白玉無暇姐妹兩急忙迎了上來。

現在秦墨已經不允許她們時刻跟著自己。

“太上皇,東京來信了,是太後孃娘發來的。”白玉將一封信遞了過去。

秦墨接過來,也冇有馬上看,而是拉著兩女坐到一旁的涼亭,隨後纔打開信箋看了起來。

這信是手寫的,並不是電報。

開頭第一句就是:電報顯得不夠重視,再所有姐妹的要求下,特地讓我代筆。

七妹問你,再西域好不好玩,是不是把她這個糟糠之妻給忘記了?

六妹讓我問你,是不是忘了家裡還有一個人在心心念念著你?

思甜讓我跟你說,她一切都好,就是想你的緊。

小雪說,你再不回來,她都快忘記你長什麼樣子了。

蕭姐姐說,你再不回來,她就直接殺過去找你。

師姐已經提前走了,她性子你也知道,向來果斷,我們都攔不住她。

一起走的還有小高,她說想你想的快發瘋了,就跟師姐結伴一起去找你了。

靜雅也走了,那丫頭也是個膽大包天的主兒。

小十九說想姐夫想的睡不著,你多心狠呀,丟下孤兒寡母的不管。

秦墨看著信上的內容,苦笑起來,“哎這下麻煩了,師姐殺過來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