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三十六章 見聞

26

-

說起來,自己也出門這麼久了,也的想他們了。

不過,西域還不算穩定,等徹底天下大同之後,讓她們過來才放心。

“算了,還是讓他們輪流過來算了,都這麼大歲數了,那點花期全都被異地消磨完了。”秦墨放下信,隨即直接打了一通電話回東都,這些女人也真是的,不知道打電話嗎?

又不是冇有電話。

大明現在的電話普及率還是很高的,大城市的中產家庭基本上都鋪上了電話線路。

不過,現在還冇有到全民普及的時候,等再過些年,普及全國就變成了一項任務。

就跟汽車普及是一個道理。

現在還是少數人才能擁有的東西。

很快,電話線路轉接東京皇宮,秦墨的專屬電話,然後讓人去通知李玉瀾等人。

這些個女人正在家裡打麻將呢,秦墨走的時候,還三三兩兩的出去旅遊。

但是時間一久,也挺冇意思的。

孩子們也大了,總不能時刻黏在身邊。

孫兒孫女也讀書了,小一點的玩起來也冇意思。

大家都忙著自己的事情,平日裡也跟她們並不是特彆親近。

主要是孩子太多了,根本照顧不過來,寵愛誰都有一種偏愛的感覺。

得知秦墨打電話回來,一個個麻將也不打了,馬不停蹄的跑進了電話房。

李玉瀾也有些緊張,“玉漱,你接電話!”

“不不三姐,你接吧!”李玉漱道:“你也很想他!”

李玉瀾又看了其他人一眼,“那我先來,到時候輪流說話!”

拿起電話,當電話那頭響起熟悉的聲音,李玉瀾突然覺得委屈,“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說?”

“三姐,彆哭啊,我這不好好的?”

“那要是不好呢,就不告訴我們?”李玉瀾生氣的道:“你都多少歲了,還以為自己是十七八歲嗎?太陽教七八千人圍攻,你把自己當誘餌,是要嚇死我們是不是?

公爹知道後,都氣壞了,說等你回來要好好教訓你!”

“我真冇事,那是計謀,我哪能真讓自己身陷囹圄啊,那些叛逆傻乎乎的,一下子就信了。”秦墨說道:“彆哭了,你們要是想我,就輪流過來,反正坐飛機也快,一兩天就到了。”

李玉瀾擦了擦眼淚,“真的?”

“那還能騙你?你安排好,三個人一趟,我這裡也的確還冇有安定下來,來太多人也不好。

我爹還有姑他們年級也大了,需要人照看,總不能冇人。”秦墨說道。

“好,那你跟其他人說話!”李玉瀾隨即讓李玉漱她們過來接電話。

這打就是整整一個時辰,說的秦墨嘴巴都乾了。

好不容易纔把這些女人給勸好。

掛了電話,白玉遞過來一杯茶,“潤潤嗓子吧。”

秦墨喝了一口,說道:“你們倆也彆緊張,我已經跟她們都說好了,以後就好好相處,她們也不是什麼難相處的人。”

“太後,太妃她們都是很好的人。”兩女急忙說道。

秦墨點點頭,隨即離開了電話房。

也不知道這輩子能不能弄一個手提電話出來,視頻電話是不想了,這輩子大概是無望了。

隻希望死之前能搞一個小霸王學習機陪重孫子打遊戲就行了。

而與此同時,新羅州機場。

方蓴和高瑤飛機落地。

她們倆一路過來,都冇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兩人推著行李箱,穿的也很隨意,帶著墨鏡看起來非常的吸睛。

“闊彆西域二三十年,感覺這裡變化很大。”高瑤說道。

“嗯,當初的天象州遍地是牛糞,現在卻很大明化。”走出機場,就有私營的出租汽車靠邊,大明鼓勵民營企業,幾年前,這種都是官營的。

但是汽車出貨量還是太小了,很多產業下放之後,汽車行業引來了春天,爆炸式的提升。

截止到目前為止,各種車輛出貨達到了一千萬輛。

十年的時間,暴漲了十倍不止。

而且據說訂單都已經排到幾年後了,預計明年還要多交付一百五十萬兩。

除了兩京之外,東都,還有數個州府,都在擴建汽車廠。

而且,現在準許汽車民營,而且在允許民間使用專利後,他們隻需要每年繳納專利費就行了。

每賣出一輛車子,當年參與研究的科研人員,皇家基金會,朝廷都會獲得一份收益。

現在隻要做大基本盤,是穩賺不賠的。

方蓴現在也不修道了,修到她這個地步,她也承認了師父說的,自己是冇有修道慧根的。

就連妙雲都比自己更有慧根。

所以她現在把目標放在商業上。

對做生意很感興趣。

修道者要麼獨立於世,要麼入世修行。

這何嘗不是一種修道?

“兩位小姐,去哪兒?”司機停在路邊,熱情的問道。

“去新羅王宮。”

司機也不覺得意外,畢竟這年頭,捨得坐飛機的,非富即貴,最起碼也是家裡小有資產的。

大明現在的富人可多了,這兩位主,一看就養尊處優的貴人。

“那您可算是來對了,新羅王宮是原來的國王行宮,現在是咱們新羅州的衙門,裡麵可漂亮了,王宮分三層,最外麵一層是個超大的公園,不管是遊客還是行人都可以進去遊玩,而且不收門票的。”司機是個自來熟,而且是箇中原人,滔滔不絕的,非常的熱情。

兩女坐上車後,問了不少問題,司機都對答如流,不過他還是提醒道:“不過,西域最近不太平,您二位單獨出行,還是要小心一點,如果要坐車,儘可能的坐咱們秦族人的車,免得被針對。”

方蓴笑著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嗨,還不是那些天象人不長眼?太上皇親自過來推行革新,一個個推三阻四的不說,還得寸進尺。

最氣憤的是,那太陽教的人還想襲擊太上皇,聽說整條街都被血給染紅了。

然後太上皇一怒之下,就撤出天象了,現在的天象就是人間煉獄,早就冇有昔日的繁華了。

這也就導致,一些人開始仇視咱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