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四十七章 無愧

26

-

現在,這裡已經是三十六州立中等偏上發達的區域。

若是有一天,開放這裡的石油或者天然氣產業,這裡將成為三十六州數一數二的存在。

回想起五年前,自己剛來這裡,一切都是那麼的落後貧窮。

再看現在,已經成了全國最大的漁業市場,說不感慨是假的。

“大王,最新的報紙!”秘書將報紙擺放在辦公桌上。

北部的氣溫本來就低,冬天更是零下,秘書點燃了壁爐,使得整個房間溫暖如春。

風哥兒關上窗戶,熄滅了香菸,端一杯茶,開始日常的工作。

當他看到朝廷半步的第二召回令,皺起眉頭,“新南道那邊已經到這種程度了嗎?

果然,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那裡的人即便接受了朝廷這麼多年的教化,也依舊野蠻的厲害。”

按照這種程度下去,父親天下大同的計劃,估計又要延後了。

他放下茶杯,這樣循環往複,很容易傷害各族團結。

他有心想要提醒一下天心,但想到自己現在還處於曆練之中,也忍住了。

大哥是皇帝,他肯定有自己的考量。

就好比天象州,那也是父親首肯下才放棄的。

眼下西域正在打仗,目的很明顯,那就是重塑西域,震懾那些不安分的人。

真正聰明的人是不會這麼做的,隻有新南道那些蠻子,纔會自以為成功。

脫離了大明,等待他們的,隻有死路一條!

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起來,“大王,有西京的電話!”

“轉過來!”風哥兒說了句,很快裡麵就傳來了聲音。

“老二,這些年在北部辛苦你了。”

“大哥!”聽著那熟悉的聲音,風哥兒也是急忙站起了身,他們兄弟關係很好,隔三差五都會通話。

“回來吧。”天心也冇有拐彎抹角,“我需要你!”

風哥兒道:“很著急嗎?我這裡還有一點工作冇有收尾。”

“很著急。”天心道:“你應該知道,最近全國上下局勢有些動盪,我想讓你重新回來住持工作。

老三那邊我也會通知,你們已經曆練五年了,該回來了。”

“回來容易,隻是我一走,革新這一塊,恐怕又.......”

“朝廷自有安排,第二輪革新目前已經達成,效果比我想象中更好,我看了今年各地的報告,成績斐然。

不管是西京還是東京,改變很大。”天心說道:“你儘快回來吧。”

聽著電話裡的忙音,風哥兒苦笑一聲,大哥還是跟以前一樣雷厲風行。

事實上他們兄弟之間,也不需要過多的客套。

“也是時候該走了。”風哥兒站起身,把秘書叫了進來,“通知下去,把所有人叫過來。”

.....

而與此同時,最靠近新南道的,東臨道,這裡可比風哥兒所在還要遠。

他在這裡五年,最主要的任務就是開荒,

北部多荒漠,多沙地。

而東部多森林,山巒眾多,樹林廣袤,

火麟兒在這裡乾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開荒,修橋鋪路,開鑿隧道。

東部難發展起來,最大的原因就是路。

彆看這裡比北部雨水多,但是這裡幾乎年年洪澇。

而且瘴氣多,有各種蛇蟲毒蟻,其實不太適合人居住。

大明用了這麼短時間就打造出了西京這樣的奇蹟。

可離開西京圈後,各地的開發取決於資源的豐富。

如東部,這裡幾乎是西京最窮的地方之一。

哪怕重新劃分了三十六州,這裡也是排名落後的州。

火麟兒來這裡五年,落水五次,感染瘴氣兩次,被蟲子咬更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有一次開鑿隧道,他險些被山上滾落的石頭給砸死。

這些年來,他都是親自趕赴第一線指導工作。

那股子乾勁,也感染了所有人。

東部也在他的帶領下,煥發了心生。

五年前,這裡還是蛇蟲鼠蟻的天下,五年後的今天,這裡成了適合養老度假的世外桃源。

道路聯通全國,噹噹是他開鑿出來的隧道長度,加起來就超過了五萬米。

有很多人倒在了開荒的路上,但是留下的卻是不屈的精神和鬥誌。

在接到大哥電話,火麟兒召集了自己的手下,有太多的有誌青年,來到這裡,經受磨礪。

得知火麟兒要走,一個個都是不捨。

特彆是東部的百姓,更是拉著橫幅,跪在衙門口,“大王,彆走!”

“大王,東部百姓需要您!”

火麟兒站在窗戶口,看著跪在門口的百姓,密密麻麻的,幾乎一眼望不到頭。

兩行熱淚話落。

他深吸一口氣,看著身後的妻兒,“走吧,該回家了!”

他走出衙門,看著跪在那裡的百姓,“大家對我的愛護,我無以為報,不過,我要走了。

會有更優秀的後繼者來主持工作。

感謝有你們!”

“大王,彆走!”

“大王,留下來!”

百姓哭著喊著讓火麟兒不要走。

但是車子上來的那一刻,他還是帶著妻兒上了車。

他極少哭,但是這一刻,真的忍不住。

這些百姓自發相送,是對他努力的最大認可。

他可以拍著胸脯說,自己無愧國家,無愧朝廷,無愧百姓,無愧父兄!

他做到了。

雖然還想繼續留在東部,但是東部已經徹底走上正軌,要不了十年,這裡將成為西京三十六州數一數二的強州。

全國還有更多需要他們的地方,他不能隻留在一個地方。

他太清楚,一個好州長對當地百姓的重要程度。

“大王,您彆走!”

“司機,加快速度!”

汽車加快了速度,身後的哭聲越來越小。

火麟兒回顧這五年,就像是做夢一樣。

他也更加能理解父親為何要革新,因為,不深入百姓,永遠不知道百姓需要什麼。

不深入百姓,就不會有同理心。

從書本裡找治國之道,從基層找富民之策!

父親,真的很偉大,眼光也很超前。

但是現在,國家需要他,他隻能忍著不捨回去。

“夫君,我們還會回來嗎?”妻子也是眼含熱淚,看著那些還在身後追逐的百姓問道。

“等老了,咱們來這邊養老如何?”火麟兒笑著問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