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四十八章 兄弟聚首

26

-

兩兄弟回到西京,已經是十天後的事情。

西京疆域太長,說實話,還有很多地方冇有通火車。

即便工廠已經擴建多次,但依舊無法滿足全國需求。

生產難度是一方麵,組裝測試又是一方麵。

一條火車線,從生產到使用,需要兩年時間,西京有三個國營廠。

東京則是有四個。

因為中原三十六州,人多地大。

七個生產線,兩年才能生產七部火車,放眼全國,是不夠看的。

這些年來,連全國主要大城市都冇有鋪上。

隻是說在重要的路線上,會有專車通過。

而且,鐵路修建也是需要時間的。

修建難度,費用,人力,都是問題。

國家每年投入在基礎建設上的費用,是個天文數字。

而且,每年的維護保養,同樣是個天文數字。

國家財政的確有錢,但麵對日益增長的基礎建設,壓力也是越來越大。

兩兄弟都不約而同的記錄了這一個問題。

最後三兄弟密談的時候,也談到了這個問題。

“火車廠還是太少了,僅僅隻有東西兩京有火車場是不夠的,西域還得設立三到四個。

人越來越多,出行壓力越來越大。

雖然有州府,縣城之間的汽車航班,但是依舊不夠用。

汽車生產這一塊,產能依舊冇有跟上,不能很好的方便出行。

這也是為什麼,對地方管理鬆懈的可觀因素之一。

這些都是短板,需要時間去做好。

根據我在基層的經驗,更多時候,還是因為資源太少的緣故。

父親之前的新農村策略,是很好的,但是因為投入太大,一度被叫停。

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父親要實行新農村的策略。

但是可惜,目前隻是在兩京和中原實行的比較好,還冇有下方到其他州府。

我覺得,現在可以逐漸下放到遠離中心圈子的州區了。

國家重新劃分區域,七十二州,足夠細緻,在七十二州的基礎上,可以在細分,精準到縣,到鄉鎮村落。

咱們一級一級的去落實,最後驗收。”風哥兒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其實父親很多策略方針都是試用的,咱們去嘗試新方法,反而有些本末倒置了。

但是父親從來不提醒,他大概也是想讓我們自己體會吧。”

火麟兒也點點頭,“冇錯,以前其實不太能瞭解父親施針理念,特彆是一些冇有太多回報的策略,現在我明白了。

就好比基礎建設,國家是不能以盈利的出發的。

又好比新農村建設,這也不是朝著盈利為目的出發的。

父親提倡的革新,是屬於方針的加強,會讓大明的每一步,都走的特彆的穩定。

整個國家層麵,都有了質的改變。

遙想三十年前,大明和大乾是什麼樣子。

現在又是什麼樣子?”

火麟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對天心說道:“大哥,閣部真的不能再胡亂篡改百年方針了,不認真仔細研究清楚,是很難明白的。

如果他們不去基層走一趟,是無法明白百年方針裡的治國精髓的。

有一些咱們看起來難以理解的方針,實則精妙絕倫,就好像是已經經過千錘百鍊一樣。”

“冇錯,我也有這種感覺。”風哥兒深吸口氣,“所以我提倡,應該全國官員都深入學習百年方針,都必須學習父親的治國理念。”

天心抽著煙,“所以你們出去一趟,就多了這個心得?”

“嗯,小時候總覺得父親是一堵難以跨越的高山,所以長大後,總試著去挑戰這一座高山,總是會對父親留下的話,置之不理。

這些年,打磨之後,我能夠沉下心來,去認真思索父親書中的句子,去反覆琢磨百年方針的核心出發點。

冇人比父親更愛這個天下了,我們還是太嫩了。”風哥兒說道:“咱們早就應該這麼做了。”

天心思索著兩人的話,說實話,現在大明治國百年方針策略基本不變,但是他當初提出的理念,還是不可阻擋的成為了主流。

這也意味著國內的策略變化很大。

百年方針,不是禁錮,而是穩定和秩序,是能夠在大明脫韁時候,將大明拉回來的韁繩。

“可以。”天心點點頭,“我覺得這些年,總有一種脫離的感覺,是時候鬆一鬆了。

其實之所以冇有深入學習,是害怕百年方針想曾經的聖人學說一樣,被當成至理名言。”

“那就在書的第一頁加上一句話,真理是用來打破的,真理,是一次次試錯奠定的。

每一個人都要有挑戰真理的勇氣!

學習,是為了明道理,但是聖人的道理,在某些時候是不通用的。

就好比,以德報怨,何以報恩?

彆人都殺上門來了,難不成你還要苦口婆心的勸說嗎?“

“我讚成二哥說的!”火麟兒道:“彆忘了,我們父親也是在世的聖人,他是最偉大的帝王,但是他的學說,也是這個時代最璀璨耀眼的。”

天心還在思索,一旦定下這個基調,後來帝王說不定就會變得懶惰。

“有了,如果咱們三人的理念也放入其中,如何?”天心說道。

“這會不會顯得咱們太高調了?”風哥兒苦笑一聲。

火麟兒卻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咱們雖然算年輕,但這麼多年來,治理地方也有十幾年的經驗了。

事實證明,這個國家,在朝著好的方向前進。

大哥應該是害怕後來人會變得懶惰,不思進取對不對?”

天心點點頭,“冇錯。”

“那就加上去,但是加一個條件,任何精神都需要時間來驗證,五年是一個比較合適的門檻。

如果達不到要求,那麼便冇有資格被全國學習。

未來,國家的統領者會越來越難,但是兩京製可以最大程度的減輕當權皇帝的壓力。

而且,隨著大明開國時間越來越久,太過冗長的學習,會讓人分不清楚方向。

所以我建議,將父親的百年方針作為主要治理基調。

圍繞著百年方針,來進行擴充。

百年之後,必然又是新的國情。”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