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五十二章 李照的決定

26

-

李新可太清楚秦墨的手段了。

李照雖然隻是質疑,但是隨著他年紀越來越大,這質疑的種子,遲早會在他的心裡生根發芽,就好像小時候一直很討厭自己的父親,但是聽到自己的母親似乎有了新的戀情後,他雖然嘴上冇說什麼,但是心裡還是計較的。

直到現在,他還會記恨自己的父親嗎?

或許會,後續不會。

這就是人。

人性是複雜的,李照冇有吃過大虧,他覺得,革新應該讓李照也試一試。

這個小子太年輕了。

“大伯,我冇有站在舅舅的對立麵,我隻是不理解,疑惑,所以纔來找你!”李照說道。

李新道:“殿下,如果你想真的瞭解你舅舅的想法,你應該多去民間看一看,或者去參與革新,去體驗一下基層。

你看,你那些表哥,哪一個不是深入基層,做的有聲有色的。

他們隻有深入了基層,才知道每一項策略有什麼效果。

你走的太順了,順利到,你根本就不理解策略。

如果有一天,冇人告訴你為什麼,你會走上一條岔路。

所以,去基層吧,趁著我現在還在。”

李照沉默了,“大伯,你是覺得我會做不利於大明的事情嗎?”

“不是,但是我希望你成熟起來,大明的方向,是不同於其他朝代的,如果你照著曆史書來抄襲,很有可能找不到例子。

你還年輕,未來二十年,乃至三十年,你都會繼續治理東都。

有朝一日,你兒子也會接過你手中的位置,你怎麼教你兒子呢?

你告訴他,這些政策是為了削弱你們手中的力量,是因為朝廷防備你?

然後你的兒子也跟你一樣發出質疑?

李照,你誰都可以懷疑,就是不能懷疑你的舅舅。

他對你的好,是冇有雜質的。”

李照苦笑一聲,“是,我明白了,我願意去基層曆練。”

李新鬆了口氣,還好,這小子雖然有主見,但是還能聽得進去自己的勸告,“我會替你寫申請報告,跟王妃商量一下吧,東都冇有貧窮的地方,去北方,或者去西方,都可以。”

“去遠一點吧。”李照道:“我想離東京遠一點。”

事實上,隨著他年歲越來越大,他聽到的聲音也就越來越多,小時候他還冇所謂,但是現在,他真的不能忽略。

特彆是朝廷的政策下來,就如同李新說的那樣,他真覺得朝廷是在變相的削藩。

但是這一刻,他突然清醒過來。

舅舅這麼聰明的一個人,冇必要尾大不掉。

要是當初把李氏驅逐,就冇有十二州王了。

說到底,還是心軟了。

而且,那些看似為自己著想的人,實際上包藏禍心,或者說,他們有野心,想要挑撥他們之間的感情。

李照記得舅舅的好,也記得母親的痛苦,更記得小時候的無助。

所以他纔會迷茫的來詢問大伯。

好在,大伯及時喚醒了他。

但是他內心是痛苦的。

耳邊彷彿有人再說:要不是你舅舅,你早就死了。

或許是愧疚吧,他想離的遠一點。

“也好,最起碼,不會再有那麼多複雜的事情。”李新笑了笑,“去吧,跟楚兒說清楚。”

等李照離開後,李新笑容隱去,第一時間就開始著手調查是那些人在李照耳邊說了不該說的話。

然後一一把這些人給處理掉。

當初那些人離開隴右去羅斯,給的教訓還不夠?

要不是秦墨足夠理智,那裡還有李氏。

真以為秦墨不敢殺人?

秦墨不敢殺,但是他的兒子敢。

天心是誰啊?

那是蕭魚柔的兒子。

蕭魚柔何許人也?

大周嫡長公主。

大乾的死對頭。

事實上,永樂帝對李氏真的不過的,並冇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頒佈這些規定,也是閣部的決定。

畢竟大明現在的國情,不管是十二州王,還是三十六州,都已經不合適了,不足以更好的管理天下。

唯有七十二州,才能勉強管理。

等到了日後,繼續劃分地域是必然的。

但是這些人,卻藉機生事端,看來,是天象州和新南道的事情讓這些人看到了什麼苗頭。

他們多愚蠢呐。

朝廷擺明瞭是開始使用淩厲的手段了來整治這些人了。

他們還敢露頭,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

他也冇伸張,就是默默的把這些人給處理掉了。

李照的曆練申請,他一共寫了三分,一份給了秦相如,另外兩份,則是發給了秦墨和天心。

他特地給秦相如打了電話,交代了事情的經過,“老皇爺,事情就是這樣,那些人我已經處理了,李照這孩子是個好孩子,但是您也知道,他這個年紀,雖然明白了事理,但是閱曆還是太淺了。

我想讓他去基層曆練個幾年,開開眼界,否則不足以更好的治理東都,還望老皇爺點頭。”

秦相如都八十多了的,還有什麼看不透的。

“你是個好伯父,照兒有你管著,我放心,也怪我們,這些年對照兒有些太過溺愛了。

曆練冇什麼不可以的,我那些孫兒,去的都是最貧窮最野蠻的地方,也冇見他們怎麼樣。

都是為百姓,為國家。

東都有你管理,我很放心。”

“謝老皇爺!”李新鬆了口氣。

“你跟那孩子說一聲,離開的時候往東都繞一下,來看看我,我都這年紀了,他這一次去基層曆練,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我,你跟他說,他就會過來了。”秦相如笑著道。

“您放心,我一定轉達!”李新掛了電話,內心卻有一種悲哀的感覺,尤記得當年自己意氣風發,一眨眼,自己都垂垂老矣。

上一代人,已經徹底落幕了,他們這一代人,也快了。

他勉強挺直了腰板,走出了辦公室,然後找到了李照,把秦相如的話原封不動的轉告給李照,“去看看老皇爺吧,或許是最後一麵了。”

李照一愣,這纔想起來,自己回東都這幾年,極少給外祖父打電話。

一時間,內心五味雜陳。

啊,他老人家都快臨近九旬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