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五十七章 好人

26

-

林克點點頭,對軍官說了句謝謝,就帶著幸運的兩個人離開。

這兩個幸運兒拜彆了親人,收拾東西離開,對他們而言,這裡不值得留戀。

看著林克的背影,不少人都在背後大罵林克忘恩負義,發達了就忘記他們,忘了自己當牛做馬的時候。

但是罵完了之後,他們又會像其他工友炫耀,他們5號通鋪出了個大老爺。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他自己當了大老爺一樣,說不出的高傲。

林克的故事會在這裡持續很久,刺激著每一個在這裡勞作的人,很多年輕人會用林克的故事激勵著自己。

他們更加賣力的工作,但是碰到那些‘走狗’,他們任然會一遍大罵,然後羨慕。

而他們甚至希望林克能回來5號大通鋪看看他們這些窮朋友。

但是,那以後,林克冇在回來過。

但是軍官偶爾會說一些有關於林克的訊息。

林克出去後,分到了一棟大宅子,那是曾經貴族老爺才能使用的。

他還分到了上百畝最上等的土地,甚至運氣好,還被朝廷分配了兩個西域婆娘。

後來做起了生意,一下子就成了富豪。

據說還生了好多孩子。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整個西域的勞工超過了千萬,每個月,都有一兩個幸運兒被挑中,成為大明老爺。

這些例子,都深深地刺激著他們。

甚至他們覺得,這樣的日子,比他們之前還要有盼頭。

一個個更加賣力的工作。

李勇猛不懂,問秦墨,“為什麼這些人這麼乖巧,一點都不怨恨咱們?難道真的是因為方法用的好嗎?”

秦墨搖搖頭,“不是,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存在階級,但是任何一個國家的階級都比大明更加的嚴重。

哪怕是曾經的大乾,階級固化都冇有這些人嚴重。

他們覺得血統纔是一切,窮人的孩子生來隻能當窮人,將軍的孩子就是天生的將軍。

這些人在西域被壓迫了這麼多年,他麼是冇有任何希望的,就像是天象那些最底層的人一樣。

大明壓榨他們嗎?

是在壓榨他們,但是卻給了他們一口飽飯。

他們不用思索,今天討好貴族老爺,來獲得那可憐到不能讓一家人吃飽飯的薪水。

他們生病了,甚至還有藥可以用。

他們有地方住,他們甚至還有希望當上大明老爺。

你說,他們有什麼資格不滿足的?

有些時候我都覺得我太仁慈了,像是來這裡做善事一樣。”

李勇猛哈哈大笑起來,“好像真是這樣,你看那些人,好像還挺感激我們的。”

秦墨點點頭,“大明,用了幾十年的時間,走完了人家上千年的路,你看西域就知道,這些人的觀念有多麼的落後了。

大明的超前,哪怕隻是一點,都讓他們如沐春風。

你說,天下大同是好還是不好?”

“好,當然是好。”李勇猛這才明白,為什麼秦墨能讓竇遺愛來管理西域。

說實話,所謂的勞改營,相比幾十年前,已經升級過很多次了。

可就算如此,也比這些西域原住民曾經的生活還要好。

那種感覺就好像,我明明是侵略,最後才發現,自己居然是過來解救他們的。

做了好事,又好像冇做好事。

莫名就被人冠上了好人的標簽,怪無語的。

“那接下來西域怎麼搞?”李勇猛問道。

“西域原來有四十國,恰好西京發了通告,要把十二州改為七十二州,我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夠,索性直接把七十二州改為一百零八州。

把各國原來的勞工全都掉轉到其他國家,把那些不合格的建築,通通給我拆了。”

西域四十國有多少錢?

收穫的金銀,抵得上大明二十年的財政。

到現在為止,都一個多月了,還冇有清點完畢。

不單單是王宮貴族的財富,還有民間藏匿的財富。

秦墨心裡估算,這一次直接獲利應該超過了一千五百億元。

有了這一千五百億,可以大肆投入基礎建設。

其次就是西域建造。

原來的四十國直接冇了,在這個基礎上新老結合,修建三十六城,從各地調任官員來這裡管理。

然後就是移民。

未來五年內,陸續會有三五百萬的百姓移民過來。

二十多年前,秦墨需要從西域買人口充實。

而現在,人口大爆炸,已經可以反哺西域了。

主要還是以秦族人為主。

這裡還留下了兩三百萬適齡的西域少女,就等著她們過來。

算上駐紮在這裡的軍隊,西域的人口實際上並冇有太多的變化。

再過三十年,這些勞工,又能留下幾個?

真到了那時候,給他們一個大明居民身份又如何?

那時候他們已經失去了未來。

而且,這些勞工,不可能一直在西域,全國還有這麼多大工程,都需要人呢。

各地都開始打報告,盯上了這些人。

不誇張的說,一個勞工,一年勞作起碼能帶來千元的創收,一萬個,就是千萬創收。

成本低的可憐。

而一旦工程落成,那就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大事。

所以他們盯上這些人也不奇怪。

秦墨想了想,三十六城,留下三百萬勞工,剩下的全都發到全國各地,獎勵給那些州府,這些人絕對能夠讓大明縮短二十年的時間。

他看了西京那邊遞交上來的意見書,上麵羅列了很多客觀的因素。

比如為什麼新南道在短時間內接連爆發起義。

就是因為基礎建設不行,聯絡困難,教育不行,再加上當地人太過野蠻。

就如同秦墨說的,大明用幾十年的時間走了上千年的路。

這個路對西域人來說領先了千年,對新南道那些野人來說,可能千年都不止。

你奢望他們用幾十年時間就變得跟大明人一樣溫文爾雅嗎?

那不可能。

所以,新南道應該像天象州,西域一樣,大破大立,重新塑造。

既然不能改變他們,那就改變自己。

徹底把新南道變成自己的樣子。

又要開戰嗎?

秦墨思索著,“打吧,都到這份上了,也不差這一個地方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