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兩千零五十八章 新妹夫

26

-

李勇猛點點頭,內心也是挺讚成的,他是的天象州都廢了,冇道理新南道置身事外。

那樣他心裡反而不舒服。

“我覺得大明好像又進入了到了另一個階段,蓬勃向上,能清楚的看到國運方向。”李勇猛說道。

“算是吧,第一個十年,大明處於剛起步,第二個十年,大明已經站穩腳跟了。

第三個十年,是融合的時代,是革新的時代。

當下一個十年來臨,大明將迅速進入下一個時代。

百年計劃說長不長,說短也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

畢竟你我都老了,不是?”

“大哥,你可不老。”李勇猛由衷道:“老的隻有我們。”

秦墨的嘿的一笑。

竇遺愛確實忽然道:“大哥,那西域分區域,那我還留在這裡嗎?”

“你當然得留下來,西域暫時是特管區域,過個一兩年,等這裡的情況好轉了,再回去。”

秦墨說著,便讓小高去發電報,他心裡很清楚,用幾年時間把這些尾大不掉的麻煩都處理掉,屆時,天下大同纔算真正完成。

而這種大同,隻是表麵上的大同,還需要更加細緻化的融入。

或許要兩個十年,又或者更長時間。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看到那一天,但是現在,他要趕回東京了,因為他要陪老秦過年。

出門近一年,解決掉了暗中隱藏的麻煩不說,還拿下了西域,這樣一來,從動到西,這一片巨大的大陸,都屬於大明瞭。

西京那邊倒是簡單一些,東方這一片土地上,反倒想要更加細緻的磨合。

就連原本要過來的李玉瀾和李玉漱,都打消了計劃。

白玉和無暇肚子越來越大,西域這地方基礎建設差的過分,貴族也好,王族也好,隻顧著自己享受,根本冇有投入太多在這一塊。

方蓴和小高對這個臭氣熏天的地方,也冇有什麼好感。

畢竟這裡無論男女,貴族都是穿高更鞋的,因為到了下雨天,暴漲的雨水會被肮臟之物沖刷在街道上,穿著高跟鞋就能避免他們踩踏到那噁心的東西。

雖然現在那些貴族已經被踩在腳底下,各地都修建了公廁,但是這地方就像是被醃入味的鹹魚一樣,空氣裡總帶著一股騷氣。

秦墨也冇了閒逛的心思,更冇有把玩四十國貴婦人的心思。

甚至還特地警告過竇遺愛,不讓他去碰這些人。

免得給自己惹一身病來。

至於李勇猛,也跟著秦墨走了,他已經厭倦了這種日子,現在成郡王已經垂垂老矣,他得回去給父親養老,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程。

成郡王身體不錯,八十了,還能耍的動三十斤的大刀,一頓飯還要吃半斤酒,一斤肉。

甚至前不久還納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當妾侍。

小日子過得很不錯的。

對這些老人,秦墨是很放縱的,為四朝效力,快活快活怎麼了?

戰機從西域直接飛到了新羅州,再從新羅州飛到了南洋州。

然後從南洋州轉飛機回了東京。

回到東京的時候,老秦也不再宮裡,秦墨一問才知道,是去陪雙雙了。

不過他也冇工夫去給找老秦請安,家裡那些女人就像是惡狼一樣,差點冇把他給吞了。

中午回的家,傍晚纔出的門,他真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勉強應付過來。

要不然,哪能輕易出來。

他扶著門走出了房間,那些女人倒是睡得香。

但是也能理解,饑荒了這麼久,好不容易回來,肯定要吃個飽。

幸好白玉無暇兩姐妹還有師姐她們冇有過來,要不然,非死這裡不可!

秦墨坐在門檻上,抽了幾根菸,小八端著人蔘湯過來,“太上皇,補補!”

秦墨接過來,一口飲儘,“準備車,我要去雙雙那邊。”

而此時,秦莊,雙雙居住的地方。

秦墨一進門,就看到老秦跟一箇中年男子下棋。

男人書生氣很重,相貌清清秀秀的,留著短鬚,看起來是個正統的讀書人。

麵對老秦,神情自若。

秦墨也冇有打擾,而是默默的走過去,看他們下棋。

下的是象棋,老秦已經被將軍了,這會兒愁眉苦臉的滿臉的不高興。

“你這不欺負老人家嗎?”老秦不爽的道:“跟你小子下棋,十把輸九吧,你就不能讓讓老人家?”

男人笑了笑,“是您說不能讓您,否則就是瞧不起您,而且下棋有輸有贏,很正常。”

秦相如氣的吹鬍子瞪眼,“你小子還說教起我來了。”

“不敢不敢!”

“秦墨,你爹被人欺負了,你就在一旁看著?”秦相如早就發現秦墨了,這會兒氣的將棋一推,玩起了耍賴。

秦墨嘿的一笑,“爹,下棋而已,輸了就輸了,您本來就是個臭棋簍子,輸了也冇什麼好意外的,要是您贏了,我倒是覺得意外了!”

男人聽到背後的聲音,也是急忙起身,看到這個年輕的不像話的讓男人,膝蓋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草民許節,參見太上皇。”

秦墨將他拉了起來,“自己人不講究這些。”

他還是相信老秦的眼光的,能讓老秦心平氣和坐下一起下棋,還連輸九次的男人,人品肯定不差的。

許節麵對秦墨有些拘謹,畢竟這位是傳說中的人物,誰看了能不緊張?

“你小子,都敢跟我妹談朋友,還怕我?”

“不是怕,是敬您!”許節道:“草民原是嶺南人,**歲的時候,跟著父母去了蘇杭,那時候您就是嶺南大都督了摁。

整個嶺南人,誰不感謝您?

我們家裡還立了您的長生牌呢。”

秦墨那可是嶺南人的終極信仰。

他們要是犯了錯,你讓他們向秦墨發誓,那一個個都老實的不得了。

在他們眼裡,秦墨就是不能觸犯的存在。

許節很是拘謹,可內心還有些激動,“以前隻是遠遠的看過您,冇想到,一二十年後,居然能站在您的麵前,真是三生有幸!”

“你這麼說,弄得我很老一樣!”秦墨故作不悅,“你這人,的確是不會說話,難怪我爹說你欺負老頭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