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7章 季璃31

26

-

譚柚摸了摸花色大狗的腦袋:“今晚就在家裡住下?我帶你去看看環境?”

大狗嘴巴拱了拱譚柚的手,譚柚點點它的鼻子,站起身揪了揪大狗脖頸上的軟皮:“走吧,我特意放了一個墊子,拚了一個你的圖案。”

她走一步大狗就跟一步,譚柚領著大狗鑽進了其中最大的豪華狗彆墅,彆墅內的空間很寬敞,躺下譚柚都綽綽有餘。

狗窩的最角落放了一塊大大的墊子,墊子正麵是一隻花色大狗的圖案。花色大狗盯著圖案看了一眼,下一秒在墊子旁邊趴下了。

譚柚好笑的捏捏它的耳朵:“我給你做了兩塊墊子,這塊臟了我給你換另一塊,冇事兒。”

大狗依言在墊子上趴下,譚柚點點它的鼻子:“以後呢,你若是想出去玩就出去玩,若是累了餓了就回來,我還是養得起你的。”

大狗拱拱譚柚的手腕,和譚柚很是親近。

花色大狗一領頭,剩下的狗窩也被其餘的狗子們占領了。譚柚點了點數量:“很好,全都在這兒了,平時不要走在路中間,貼邊走……”

她又揪著花色大狗叮囑了好幾句,大狗趴在譚柚腳邊安安靜靜地聽著。溫轍看著這一幕,漸漸出了神。

在他的記憶中季璃不是這個樣子的,她很少說話很內向,也冇幾個朋友,但是她的眼神總是追逐著自己。

小學時候就被人送情書的溫轍太明白這種眼神的含義了,可如今他看不到這樣的眼神了。他在對方的眼神裡看到的全都是冷漠,這讓溫轍特彆難以接受。

一道聲音忽然響起:“你這個眼神,倒是像被人拋棄後的惘然。”

溫轍扭頭看徐亮,對方正抱著杯子老神自在。看溫轍疑惑的眼神,徐亮笑道:“我是攝影師,很多人的情緒都能夠捕捉到,若是冒犯了你也請你多見諒。”

“不會……”溫轍搖頭:“我隻是覺得難過,為什麼她忽然之間就變了?快的我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

徐亮笑笑:“人的成長以及變化往往隻在那一瞬間,大家都有各自的人生要走,怎麼可能彆人的一舉一動你都時刻關注到?”

溫轍喃喃自語:“她……她以前不是這樣的……”

徐亮起了好奇心:“她……她以前是什麼樣的?”

溫轍卻閉口不言了,徐亮聳聳肩:“阿璃,要我給你幫忙嗎?”

譚柚揚聲道;“那你把烤鵝刷上一層醬汁吧,我現在著實騰不出手。”

“得嘞!”徐亮放下杯子,很快就從廚房端出來醬汁,溫轍一個人坐在屋簷下也怪難受的,索性徐亮走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

至於譚柚那兒,溫轍顯然不敢去的。也不知道怎地,如今他看到譚柚都有些打怵,以前能夠輕輕鬆鬆地摟肩搭背,但是現在,他若是敢伸手,溫轍總覺得會發生什麼很不好的事。

“這是麪包窯?”蹲在造型可愛的麪包窯麵前,溫轍的眼神有些稀罕。儘管已經從視頻裡見到過,但是實地看到,溫轍才終於有種真實感。

“嗯哼,”徐亮仔細地給烤鵝刷醬汁:“再烤一會兒,對了,等我忙完這個,我去給你收拾客房。平時這裡很少有客人來,若是哪兒招待不週你儘管跟我說。”

溫轍聽著他這像是主人家的話,心裡不知怎地就湧起了一股子鬱氣,他盯著徐亮:“你們……是什麼關係?”

“我們?”徐亮一怔,忽然笑彎了腰,在溫轍臉越來越黑之前,他才止住了笑聲:“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

“你們看著太親近了,”溫轍沉著臉:“似乎無話不談一樣。”

“我們當然無話不談。”徐亮將烤鵝又推到了麪包窯內:“我們是非常知心的朋友、”

除此之外徐亮再不多說彆的,隻是去給溫轍整理客房了。溫轍看著老宅有些猶豫:“我能四處看看嗎?”

徐亮:“除了她的房間彆的地方你都可以隨便進,阿璃對自己的空間看地很重,不喜歡彆人隨意進出。”

“我有這麼苛刻?”譚柚靠在門邊似笑非笑:“我自認我還是挺好說話的。”

“是,你最好說話!”徐亮放聲大笑:“你這會兒來叫我們,是晚飯好了?”

“嗯哼,”譚柚哼了一聲:“我是來叫王玨的,你隻是順帶。”

“果然,你對女生總是更溫和一些,”徐亮裝模作樣地捧著心口,在跟上譚柚腳步的時候還不忘記叫上溫轍:“今天家裡來了客人,吃飯的時候你就見到了。”

王玨也是個偏沉默內向的性格,被譚柚從舞蹈室叫出來後她還有些回不過神。在看到溫轍後她有些驚訝的看向譚柚,顯然對這個陌生人很好奇。

譚柚言簡意賅:“溫轍,我大學同學。”

“我們……隻是大學同學的關係嗎?”溫轍自嘲:“我以為我們最起碼是朋友。”

“哦,也是朋友。”譚柚從善如流,朋友就朋友吧,隻是掛個名頭而已。

王玨看看譚柚,又看看一臉鬱氣的溫轍,明智地不開口。看著譚柚端上來的一大盆飯,裡麵牛排、羊肉、鴨肉、雞蛋、西藍花、南瓜等等一應俱全,王玨不由有些驚訝。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做的飯。”嚐了一口,王玨的眼睛立刻亮晶晶的。

徐亮好笑地聳聳肩,“這是她專門為那些小流浪們琢磨出來的,俗稱狗飯。但是我更喜歡稱呼它為大雜燴,畢竟咱是人不是?”

王玨筷子頓了頓,然後又扒拉了兩口,才含糊不清道:“若是能夠做地這麼好吃,你稱呼它豬食我都樂意。”

徐亮愣了下,忽然笑了出來。他怎麼都冇想到王玨幾乎和他說出同樣的話來,說來今天短短見了大半天,好幾次他和王玨的腦迴路都撞上了。

譚柚看了眼麵前的兩人,不易察覺地勾起唇角,“吃過晚飯我們一起去鎮上,家裡就留給他們住,你方便嗎?”

王玨:“當然方便,我想去洗個澡,長途奔波我有些累,想洗個澡放鬆放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