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8章 季璃32

26

-

譚柚笑容生動了幾分:“家裡還有個大浴缸,回頭你可以泡泡澡。”

“那可太好了,”遇到投機的人,王玨難免會多說幾句:“下午看到你跳舞的時候,我腦子裡的靈感就一直在往外冒。”

“回頭我把阿璃的視頻發給你,”徐亮插了句話,顯然不想就此被落下。

王玨:“好吧,其實不發也沒關係,我已經記住了阿璃的神情和狀態了,今晚我就可以做一個出來。”

“好啊,”譚柚興致勃勃:“我能在旁邊看看嗎?我就是特彆好奇。”

“當然可以,”王玨不藏私,若是有更多人的知道麪塑,並且將它傳播開來,她當然更高興。

她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關鍵是自己都聽得懂,卻不明白她們說的是什麼意思,溫轍一時就有些氣悶。

撥了撥盤中晶瑩剔透的米飯,溫轍努力找話題:“璃璃,我都不知道你還會跳舞……我第一次看到你視頻的時候,我都驚呆了。”

譚柚笑笑:“以前爸媽在的時候,有送我去上過興趣班。後來我到處找兼職,也在舞蹈機構待過,當助理而已。”

“就算是朋友,也不會對對方的所有事都瞭如指掌。”簡單說了兩句,譚柚又和王玨說起了話,偶爾徐亮會插上幾句,徒留溫轍像個外人似的格格不入。

溫轍覺得這種氛圍真的特彆不好。明明他和季璃不過就是半年多冇見,怎麼如今變成這個樣子了?

譚柚可不管溫轍的百轉千回,她心情很好,或許是因為她和王玨的性格有些相似吧。她們都不愛說話,都喜歡用藝術來表現自己的內心世界。

她是舞蹈,而王玨是通過麪塑。她能夠通過王玨的麪塑看到她的內心世界,而王玨也能夠透過她的舞蹈看到她自由不羈的靈魂。

如願吃到了大雜燴,徐亮又給自己添了一碗,王玨緊隨其後,在看到屋簷下吃地正歡的狗子們的時候,忽然說了一句:“狗狗們好喜歡吃你做的飯。”

正準備吃飯的徐亮聞言抬頭看了王玨一眼,王玨才反應過來自己說的話有些歧義。但是她冇有任何不自在,反而挖了一大勺米飯塞進嘴裡,含含糊糊地說了一句:“我也喜歡。”

徐亮立刻笑了,然後笑容越來越大,“你……真的很有趣。”

“你是第一個說我有趣的人。”王玨聳聳肩:“我的親人朋友他們對我的評價是安靜內向,甚至有些刻板,從來不曾有人說過我有趣。”

徐亮:“我就覺得你很有趣。”

譚柚:“所謂有不有趣不在於彆人的看法,而在於我們自己。”

王玨頓了下,又扒拉了一口飯:“你說地冇錯,我自覺我內心還是挺豐富多彩的。”

她說著撥了一下碗裡的各色肉菜:“剛剛我看大盆裡有顆蛋黃的,我還特意找了……”

徐亮夾起那顆蛋黃晃了晃:“被我捷足先登了。”

王玨有些惋惜,轉而看向譚柚:“阿璃,我明天還想吃這個……大雜燴。”

譚柚笑笑:“明天給你做個不一樣的,總是吃一種也會膩。明天下午我做個小零食。”

王玨是隻要有的吃就什麼都不問,聽得這話她笑了笑:“好啊,看來我在這兒有口福了。”

“阿璃,你真的好厲害啊,我除了會捏麪塑,其餘什麼都不會了。”

譚柚苦笑:“我會地也不多,我如今在橋叔那邊學品茶,我都感覺自己是個榆木腦袋。徐老師的剪輯攝像技巧,我有看過他推薦的書,但是我一時半會兒也很難上手。”

“反正徐老師看我拍的照片,隻能說是平平無奇。”

王玨很認真:“平平無奇已經很好了,很多人他連平平無奇都做不到的。而且這些東西雖說需要天賦和靈氣,但是經驗的積累也很重要。”

“審美……是可以培養熏陶出來的,可以多去各種博物館或者文化展走走,更能開闊眼界。”

譚柚想了想:“等以後有時間吧,我如今暫時走不開。”

王玨也不再多說彆的,朋友之間最忌諱的就是交淺言深。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理應對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規劃,彆人指手畫腳算什麼?

吃過晚飯,徐亮自覺的收拾碗筷,溫轍要幫忙卻被徐亮按住了:“你是客人,可不興你幫忙,你隻要在這兒住地開開心心就好了。”

溫轍疑惑:“你……不是客人?”

“他給了報酬的,”譚柚說了一句:“我包吃住,徐老師幫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當然歸根結底是我賺了。”

徐亮好笑:“其實我也賺到了,自從我成為你的專屬攝影師以後,找我拍照的人不知凡幾。可惜他們都不閤眼緣,話說回頭我給你拍照吧?”

“免費的,我覺得你挺閤眼緣的。”徐亮這話是對著王玨說的,他下午也看到了王玨捏麪塑的樣子,很認真很專注。

麪塑不像舞蹈一樣絢爛,往往完成一個作品需要很長時間。而舞蹈不是,舞蹈能夠直擊人的心靈,所以如今徐亮就很好奇王玨的內心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

事實上這種綿長安靜地表達自己內心世界的藝術是徐亮從來都不曾接觸過的,所以如今他是真的好奇了。

王玨抬眼:“好啊,也是免費?”

“那是自然,”徐亮得意地挑起眉梢:“我早就說了,我隻給閤眼緣的人拍攝。至於那些重金邀請我的,等我哪天山窮水儘了,可能我會考慮吧。”

“反正我如今不差錢,咱們阿璃是真能啊,我跟著你理財,絕了。”

譚柚笑笑:“運氣好而已。”

徐亮擺手:“是,運氣。”

彆的他不多說,隻是利索地在廚房洗刷。眾人說說笑笑,自成一派天地。

晚上,沈舅舅家的客房內,王玨和譚柚相對而坐。兩人的麵前都擺著一個麪糰,王玨在專心致誌地創作,譚柚也不打擾她,而是自己捏地開心。

隻是她這人的想象力著實匱乏,最後也隻能夠捏個方方正正的長方體或者正方體出來,了不起能捏個五角星,至於彆的,譚柚著實不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