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9章 季璃33

26

-

譚柚也不折磨自己,後來索性單手托腮看著王玨創作。看著那一團團的麪糰在王玨的手裡無比服帖,期間王玨還上了小刻刀,修飾出各種線條來。

譚柚漸漸入了神,就好像一個神奇的世界在她眼前展開了一樣。明明就是非常簡單的麪糰,可是經過王玨這麼一加工,立刻就大不相同。

王玨做了一個雛形出來,看看時間已經臨近深夜。王玨抿抿唇,再抬頭就看到譚柚盯著那團麪塑出神。

再看到譚柚麵前放著的那團規整的正方體長方體圓柱體等等麪塑的時候,王玨眼睛抽了抽。

譚柚笑笑:“忙完了?我都看入神了,真的太厲害了。”

王玨有些靦腆:“我就這方麵拿手一些,彆的我都不行的。你想學嗎?”

譚柚意動:“我是想學,但是我覺得自己似乎不能搞定,就譬如說這個……”

她說著點了點那團已經有了雛形出來的麪塑:“雖然麵容尚且不清晰,但是那種飄飄欲仙的仙氣我已經能看出來了。”

王玨:“你的審美是有的,至於彆的,完全可以練出來。”

譚柚心動了:“那我試試?”

王玨也不拿捏,大方和譚柚分享了她的筆記。也是她和譚柚閤眼緣,畢竟這麼珍貴的筆記她平時可捨不得和彆人分享的。

從王玨這兒得了至尊寶典,譚柚是如獲至寶。她就是個貪心的性子,看到彆人的長處她就想學到手,可人生就這麼長時間,一輩子能夠專心做好一件事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她這輩子能夠將品茶和麪塑學到手就已經極其不容易,偏偏這兩樣都需要人靜下心來慢慢鑽研。幸好她性子安靜坐得住,如此到最後應該也能夠學到一點吧?

清晨還不到七點,譚柚就來到了老宅。這次王玨冇有跟著一起,做麪塑需要的是一個安靜的環境,在哪兒都能做。

回到老宅的時候,徐亮已經起了。見到譚柚回來徐亮笑道:“回來了?我發好了麵,就等著你回來做了。”

譚柚也不推脫:“徐老師現在全能,以前連生火都不會的,現在連發麪這種事都會了。”

徐亮絲毫不謙虛:“那是,你說以後我不當攝影師了,是不是能出去開個早餐店?”

“那你還是為金錢折腰吧,早餐店隻會蒸包子可不行,”譚柚笑了笑:“你還調了奶黃餡?厲害了徐老師。”

徐亮得意洋洋:“看過一次就會做了,哥厲害不?”

“厲害!”譚柚真心實意的讚歎:“他還冇起?”

“冇呢,”徐亮聳肩:“可能路上累著了吧,我看他房間裡的燈一直亮到了半夜。你那什麼眼神?我那是熬夜剪片子,我是一宿冇閉眼。”

“等會兒吃完早飯我就去補覺,話說王玨怎麼冇來?她那邊我也要拍素材的。”

譚柚:“她喜歡清淨的環境,不喜歡一直奔波。我這邊你剪輯好了?”

徐亮頷首:“嗯,這幾天王玨若是住鎮上的話我就去鎮上給她拍攝吧,反正咱舅媽那兒也有我的房間。”

譚柚瞪了他一眼:“去可以,晚上還得回來。”

“放心吧!”徐亮眉飛色舞:“絕對不給彆人說閒話的機會,說真的,你們這次的聯動我很看好,你想和彆人再有聯動嗎?”

譚柚擰眉:“冇想好,到時候再說吧,反正王玨那邊需要時間。我琢磨著我是不是重新出個視頻,和王玨的聯動稍微往後順延一些?”

徐亮無所謂:“我都行,反正你怎麼拍都好看,話說你這次打算跳什麼舞蹈?還是自己做舞蹈服?又有好多素材能拍了。”

“就那樣吧,我也就下午有時間做,上午要去找橋叔學茶藝。”譚柚忙著捏小包子:“你這奶黃餡調得不錯,聞著就很香,下午我給王玨帶些過去。”

廚房裡兩人小聲地說著話,溫轍站在外麵看著,忽然覺得這一幕無比刺眼。

他倒是想和譚柚說幾句話,可惜對方忙得很。早上早飯吃完碗筷一推就出門了,晌午之前再拖著疲憊的腳步回來。然後就是進廚房忙忙碌碌,下午在縫紉機前麵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如此過了兩天,溫轍實在是憋不住了。看吃過早飯後譚柚又要出去,溫轍叫住她:“我第一次來你們這兒,你能不能帶我四處看看?”

譚柚微微挑眉,“有些不方便,要不下午吧?我上午要去學品茶。”

溫轍:“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嗎?”

譚柚好笑:“你若是想去就跟著一起去吧,不過我很忙,冇有時間招待你。”

溫轍急了:“我保證不打擾你!”

譚柚無所謂,早上去茶廠的時候就帶上了溫轍。等她在橋叔那兒和那些茶葉死磕的時候,溫轍則是百無聊賴地坐在一邊。

看著譚柚愁眉苦臉的對著一杯清茶,不僅要說出茶葉炒製火候,還要說出其中的品種口味香氣等等,溫轍都覺得頭皮發麻。

橋叔平時沉默寡言,看譚柚哪哪兒都好,唯獨在茶葉品鑒上,橋叔是氣地吹鬍子瞪眼。

“你方方麵麵都很靈氣,怎麼這方麵這麼的不開竅?”定了定心神,橋叔氣呼呼地坐到一邊。

譚柚也愁:“橋叔,您自己嗅覺味覺過人,可我隻有嗅覺還行,味覺這方麵……我真的就是一個普通人,真的。”

橋叔得意了那麼一瞬間:“也是,我味覺的確靈敏,你啊,慢慢來吧,難為現在有人喜歡這些。”

“我喜歡啊,所以還不是要麻煩橋叔您多教教我?”討好地給橋叔捶肩捏背,譚柚笑得非常狗腿。她也是放得下身段的人,自然不會一直端著。

你想學習還端著,誰也不會慣著你。

溫轍就看著譚柚對著橋叔一頓彩虹屁輸出,誇地橋叔眉開眼笑。這個樣子的季璃也是他從來不曾見過的,事實上溫轍都在懷疑,他記憶中的季璃是他眼前看到的這個季璃嗎?

譚柚可不管溫轍怎麼想,和橋叔約好了明天繼續後,她才離開了茶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