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2章 季璃36

26

-

冇等迎來年關,譚柚和王玨聯動的那條視頻終於和大眾見麵了。徐亮果然有心,給譚柚剪輯的這一版重點突出的就是譚柚的舞蹈,以及中間穿插的王玨做麪塑時候的幾個湖麵,然後就是成品圖。

而給王玨剪輯的那一版就純純以王玨為主,也難為徐亮能夠剪輯兩版視頻出來,結果冇有任何一方喧賓奪主。

“我那條視頻爆了,不知道多少人和我打聽,就想知道我是如何讓徐老師幫我拍視頻的。”視頻那端,王玨一邊捏著麪塑,一邊和譚柚以及徐亮說話。

徐亮一邊刷著評論一邊和王玨說話:“你可彆幫我介紹人,我是不輕易給人拍照的。”

王玨:“我當然不會做這樣的事,我對外都說我是沾了阿璃的光,當然也確實如此。最近幾天我漲了好多粉兒,比我過去一年都多。”

徐亮點開王玨的主業:“確實漲了不少,恭喜你啊。”

王玨有些不好意思:“還是要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才讓更多人看到了我。”

“我也收到了很珍貴的禮物,”譚柚忙著做年夜飯之前的準備,隨口說了一句。

王玨:“你喜歡就好,我爺爺和我爸爸都很喜歡你,他們這兩天都在看你以前的視頻,想親手做一個麪塑送給你。”

譚柚驚訝地睜大眼:“真的?我太榮幸了,回頭我這兒有什麼好東西,我給你爸和你家老爺子都備上一份,也表表我的心意。”

王玨也不拒絕:“好啊,上次我帶回去的那些山珍,他們可喜歡了。”

譚柚立刻笑了:“你們喜歡就好,我聽說你家老爺子喜歡喝茶,明年春茶上市,我給他留幾盒。畢竟咱們這裡有茶廠,弄幾盒茶葉還是很容易的。”

“是你親手炒製的嗎?”王玨立刻坐直身子:“我看你一直都去學製茶。”

譚柚撓撓臉頰:“我現在水平還不行,想要達到橋叔那個狀態需要長久的練習。回頭我請橋叔特意炒一鍋吧……”

兩人說笑著,很快又沉默下來,一個在安靜地備菜,另一個則是在捏麪塑。雖然相顧無言,氣氛卻一點都不尷尬沉悶。

徐亮站在攝像機後麵,看看在廚房裡忙碌的譚柚,再看看灶膛後麵燒火的老太太,再看看廚房裡橫七豎八躺著的毛茸茸們,忽然覺得這一幕特彆溫馨。

隻是再多的溫馨再看到譚柚端上來的十道大菜的時候也不由不翼而飛,徐亮鏡頭依次劃過這些菜色:“這就是你說的花活兒?”

“嗯哼,就是這些。”譚柚理直氣壯地點頭:“我早就說了,就是花活兒,吃還是能吃的。”

徐亮不由搖頭:“得,我現在就給你把片子剪出來。放心,快得很。”

譚柚也不催徐亮,徐亮隻有在拍攝她跳舞的視頻的時候纔會分外糾結。至於平常,反正她怎麼拍都是美的。

正當徐亮忙活的時候,久久冇有露麵的美顏係統忽然給譚柚發來了一篇長文。長文寫地那叫一個淒惻哀婉,將一個女生的深情展現地淋漓儘致。

當然若是話題的女主人公不是自己,寫文章的那人不是夏茉那就更好了。盯著這篇長文看了兩遍,譚柚忽然笑了:“給溫轍發過去吧,他捅出來的簍子,他自己收拾。”

“另外,夏茉那邊該怎麼做,你明白吧?”

美顏係統立刻應聲:“統明白的,統保證她不管在哪個平台,這篇文章都是釋出出去的。”

“這樣最好,”譚柚唇角的笑意幾近於無:“相比較於日後辟謠,我更喜歡現在這樣,將危險的苗頭掐滅在搖籃之中。”

美顏係統挺起小胸脯:“統……統會做好的!”

譚柚笑了:“你最棒了,真厲害!”

她這話是真心實意的,畢竟美顏係統有這一手,著實給譚柚省了好多事。若是夏茉這篇長文發出去,最先受到影響的就是譚柚。

就算譚柚坐端行正,但是隻要有過這樣的汙水,她就永遠都會有這樣的非議。與其日後被人拿出來說事,譚柚更希望一切都冇有發生。

得了譚柚的這一句誇獎,美顏係統激動地核心程式都紊亂了兩分。它果然還是有用的,這會兒不就派上用場了嗎?

溫轍如今心情也不好,白天見過夏茉以後他心氣就不順。在他看來分手就是分手了,彼此就不應該再有牽扯,可冇想到素來清高的夏茉居然會死纏爛打。

她居然找到了他家裡,言辭之間更是以他的女朋友自居。好不容易將夏茉打發走,溫轍以為事情已經迴歸平靜,冇想到他又收到了季璃的訊息。

季璃給他發訊息他自然是高興的,可之前有多少幻想和高興,在看到那篇長文後,溫轍就有多氣憤。壓抑著怒氣看完了這篇文章,溫轍表情陰地似乎能滴出水來。

“我有事出去一趟,晚飯你們先吃吧,不要等我了。”丟下這麼一句話,溫轍拿起車鑰匙拎起玄關處的大衣出門。

溫媽媽想要叫住他,卻被溫爸攔住了:“讓他去吧,他也長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溫媽媽歎氣:“你說這都叫什麼事兒?下午我還真以為那個夏茉是他女朋友,老實說那姑娘我不太喜歡,心思太活泛了。”

溫爸:“我也不喜歡,可那是溫轍的事。”

溫媽媽盛了碗湯:“我還是喜歡季璃,那孩子多好?可惜了,你兒子眼瘸。”

“他早晚都要付出代價的,”溫爸淡淡道:“這世界上錯過了就是錯過了,不會有人一直在原地等他的,隻希望他的教訓足夠刻骨銘心吧。”

溫媽媽:“我看難,你兒子冇心冇肺這一點也不知道到底隨了誰。”

“還能是誰?咱爸唄,年紀一大把了還為老不尊。”溫爸歎氣:“算了,不說他了,冇地讓人不開心。”

溫媽媽:“你說你兒子他現在出去乾嗎去了?”

“不清楚,無非就是那些兒女情長吧。”溫爸這會兒也淡定了:“還是季璃那姑娘抽身地早啊,知道溫轍靠不住。”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