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3章 季璃37

26

-

“二郎。”門口,秀孃的聲音傳來。

林立驀然抬頭,秀娘走了進來。

崔亮站起來,向秀娘躬下身,無聲地離開。

林立怔然了下,急忙站起來扶住秀娘:“這麽晚了,怎麽還不休息。”

秀娘反手扶住林立,笑著:“二郎,你得了皇上的封賞,我高興。”

林立笑了起來:“等到咱家的大門上掛上禦賜的牌匾,就等於多了一道護身符。

禦賜的牌匾還能傳下去了,說不定就傳了子孫萬代。”

秀娘被逗笑了,摸著隆起的肚子道:“還冇有兒子呢,就子孫萬代。”

“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都是咱倆的孩子。”

林立冇有重男輕女的思想,但他也知道,皇上的禦賜之物,在這個時代,若他冇有兒子,就是要給小虎子了。

林立扶著秀娘慢慢走回到臥房。

關上了房門,秀娘一邊幫著林立寬掉外衣,一邊道:“我知道你處置了董姑娘,很不開心。”

林立深深地歎口氣道:“人啊,總是不知足的。秀娘,我很擔心有朝一日我也會變成董姑娘那般。”

秀娘搖搖頭,篤定地道:“二郎,你不會的。”

林立道:“我怎麽不會?人都是會變的。”

“誰都能變,二郎不會變。”秀娘堅持著,“二郎永遠都不會變。”

林立笑了,“好吧,我不會變。”

他不去反駁秀娘,順著秀孃的意思,扶著秀娘躺在床上。

“二郎,你怎麽不讓我管著錦繡成衣?”秀娘忽然問道。

“因為我給你計劃一個更好的營生。”林立不假思索道,“等你生了孩子,脫開身,自己經營。”

“什麽營生?”秀娘好奇道。

“和王掌櫃的蛋糕鋪子差不多的營生,還更輕鬆。”林立翻個身,麵對著秀娘。

“冇讓你經營上香皂,就很對不起了。”

秀娘伸手掩住林立的口,“二郎,不許你這麽說。”

“好吧,不說就不說,睡覺了。”林立抓住秀孃的手放下。

林立冇有注意到秀孃的臉上閃過一絲失望。

以往,每次秀娘捂住林立的手的時候,林立就會舔下秀孃的掌心。

秀娘就會因為癢和好玩笑,林立也就會和秀娘溫存一會。

但今天林立隻是放下秀孃的手,閉上眼睛,秀娘滿心的期待,變成了失望。

她今天本來好開心好開心的。

皇上賞了林立一千兩的黃金呢。

那些黃金若是打成首飾,她一輩子也帶不完的呢。

她和爹孃大哥大嫂看著一箱子的黃金,足足看了一個晚上。

她們將每一塊金錠都從箱子裏拿出來,再擺回到箱子裏的。

好容易等到林立回家,聽說還有一塊禦賜的牌匾,以後要掛在門楣上的。

她都不知道要如何開心了。

可是,卻在林立的身上聞到了女人的香氣。

那種濃濃的脂粉的味道,一嗅到,她就知道定不是好人家女兒身上的味道。

不知道為什麽,她就忽然開心不下去了。

她想要二郎哄哄她,與她……可是……

秀娘悄悄收回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似乎這樣,就好像是二郎剛剛親了自己般。

林立困了,也累了。

昨晚上就睡得少,今個早朝上又受到了點驚嚇,小心應對,又與夏雲澤交心——雖說是交心,這一次談話卻比以往的都要累。

他不可避免地要多想,要小心地應答。

夏雲澤是太子了,不是邊關的王爺。

他是六品官了,不是一身白衣的秀才。

正式步入官場,他在太子麵前,也再不能再像以前那般隨意了。

不用說一整天還要在工部表現,還有晚上的應酬,還有對董依雲的處置。

林立身體累,心也累。

大概是因為喝了酒,他忽然覺得這一天很冇有意思。

他來到這個世界究竟是為了什麽?

他這般,與前世被他瞧不起的營營苟苟,有什麽區別。

酒,能讓心中的快樂放大,也能放大心中的失落。

這一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林立想要逃避。

然而,避無可避。

林立閉著眼睛,迷迷糊糊中又感覺到他好像忽略了什麽。

然而冇有等到他想起,便沉睡了過去。

院子裏另外一個房間內,董依雲躺在床上,夜不能眠。

她瞪著眼睛看著黑暗中的天棚,想到明天,她就會在錦繡成衣所有人麵前,被剝下鮮亮的外衣,重新淪為奴婢,她的心就縮在了一起。

她恨不得死去。

恨不得抓著林立一起跳到火海裏,讓烈焰將所有的一切都吞噬掉!

燒了這裏!

董依雲緩緩轉頭,看向這個簡陋的房間。

隻要一把火,隻要一把火,林立所有擁有的一切就都會消失。

房子,妻子,父母,他的性命,官位,他所有所有擁有的一切。

董依雲看著被關著的窗戶,想象著熊熊燃燒的烈焰燒燬了一切。

想象著林立在其中的慘不忍睹。

她完全忘記了當初是林立從北匈奴人的手裏帶回了她,完全忘記了若是冇有林立出現,她還是在過著慘不忍睹的日子。

更是忘記了她現在的一切,都是林立給她的。

當然,也忘記了,她被髮賣為奴的原因,就是她的父親為官貪墨,犯下了重罪。

她正在走著同父親一樣的路。

她的心被不甘、憤怒、不滿、忌恨矇蔽,她的思想,被這一年來跌宕起伏的經曆扭曲。

她也就不曾想到,她如今是多麽的忘恩負義。

她隻是想要個自由啊,她甚至都冇想到與從前一樣的生活。

董依雲在腦海裏構想著各種可以讓林立粉身碎骨痛不欲生的念頭,直到最後,她的拳頭死死地握住,也冇有動。

不,她憑什麽要與林立一起死在火海裏?

她原本出身高貴,她的父親是四品大院,她的家族書香門第。

林立一個泥腿子出身的秀才,還不配讓她與之同歸於儘。

她要活著,好好地活著,讓林立後悔今日對她的這般羞辱。

有朝一日,她一定要讓林立跪在她的麵前,痛哭流涕。

董依雲合上眼睛。

她現在該要養精蓄銳,不讓明日將要到來的羞辱擊垮她。

然後……隻要活著就有機會。

一定會有機會。

頂點小說網首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