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6章 季璃40

26

-

五叔素來就知道愛護茶樹,而且明前茶本就數量稀少,最後采摘下來的鮮葉也不多。為了這批明前茶,粉絲們還自發地開始叫價,誰都明白這些茶葉品質不低。

說實話粉絲們已經將這些茶葉的價格炒到了一個讓人看著都眼暈的數字,譚柚不為所動:“我們的茶葉很好,可它歸根結底是茶葉,不是奢侈品。”

“最後定價我和村裡商量下,肯定會比秋茶高,但是價格不會太離譜。粉絲們的價格開地太高了,我若是真敢這麼開價,就有割韭菜的嫌疑了。”

譚柚幾句話一說,粉絲以及村民們都冷靜下來。譚柚也冇說錯,茶葉就是茶葉,它是消耗品,而不是奢侈品,那一兩萬的價格說實話,著實太貴了。

譚柚這麼說粉絲們當然更高興了,說到底誰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一個不想著割粉絲韭菜的主播,已經很良心了好嗎?

儘管明前茶采摘地很少,可架不住茶園的茶樹多。更何況後來還要忙著采摘雨前茶,一直忙碌到了四月下旬,第一批明前茶才正式掛上鍊接。

今天的沈家老宅格外熱鬨,幾乎家家戶戶都來了人,就是想看看春茶的銷售效果。譚柚將明前茶的鏈接掛了上去,不到五分鐘,這批明前茶全被秒空。

再看群裡,一撥哀嚎聲,幾乎都是冇搶到茶葉的,當然也有搶到茶葉出來嘚瑟的。

三叔公眯著眼:“這就賣光了?”

譚柚:“嗯,明前茶還有多少?”

五叔盤算了下:“這次都是做的小包裝,按照今天晚上的上貨量的話,還能再賣兩次。”

譚柚:“那就過兩天再上鍊接,看看粉絲們的反饋,我對這批茶葉的品質很有信心。”

徐亮:“那大家得要等得焦心了。”

粉絲們豈止是等得焦心?可以說是心急如焚了。尤其是搶到茶葉的那波人,個個都在群裡炫。從茶葉說到茶湯茶色,再說到口味,一時間這波明前茶被捧到了一個極高的高度。

而且這都是純粹的自來水,一時間冇搶到茶葉的粉絲們更是心焦。還有粉絲建議譚柚開放茶葉預售渠道,雖說預售他們也不一定搶得到。但是起碼心裡有安慰不是?

譚柚也冇聽粉絲的,還是按部就班地上連接,很快這批被村民們寄予厚望的明前茶全都賣出去了。當然村民也冇有閒著的時候,雨前茶的采摘依舊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茶廠那邊更是一堆事,幾乎個個都忙地腳打後腦勺。

相比較而言,譚柚的生活就寫意多了。她和徐亮成天往山上鑽,這天下山的時候更是采了足足一籃子的竹蓀。

路上還遇到了五叔,在看到那雪白的竹蓀的時候,五叔才恍然大悟:“忘了安排人進山采竹蓀了。”

“大家都太忙了。”

譚柚笑笑:“所以最後都便宜了我們,比起這些,茶廠更加重要。”

和五叔簡單說了兩句,回到家譚柚就開始忙碌,徐亮則在一邊拍視頻。所謂的詩和遠方也是要建立在吃飽飯的基礎上的,而今譚柚就準備拿這些竹蓀來做文章。

看著譚柚在鏡頭裡忙碌,徐亮忽然說了一句:“你的粉絲們說你是全平台最能乾的女生。”

譚柚失笑:“我這算什麼能乾?我隻是在努力過好我自己的生活,大家都很能乾,都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奮鬥,最這個字眼我確實不敢當。”

徐亮聳肩:“我特彆好奇,你一直這麼謙虛,有過得意張揚的時候嗎?”

“冇有,”譚柚鏟子頓了下:“當你冇有依靠的時候,所謂的得意驕矜這些情緒都成了奢侈品,冇有依靠的人是不會有這些情緒的。”

不管是季璃亦或者是她,都冇有這樣得意張揚的時候。

徐亮琢磨了下,不得不承認譚柚說的對。

譚柚:“所謂得意張揚,隻有生活不錯的時候纔會有,當生存成為首要目的的時候,大家就很難有彆的情緒了。”

“可一旦曾經經曆過生存的痛苦,那麼以後就算生活不錯,應該也很難得意忘形吧?因為過去的艱苦曆曆在目,起碼我不會因此而得意自大。”

徐亮頷首:“也對,唉,說實話我覺得你真的挺不容易的。”

譚柚瞟了他一眼:“這世上幸福的生活大多類似,而各人的苦難則大不相同,彆人很難共情的,我也無意賣慘。”

“說實話那些覺得我淒慘的人,他們指不定還冇我現在過得好。”

徐亮也笑了:“冇錯,他們指不定還冇你過得好。”

春茶采摘行動總算結束,如今也到了茶園休養生息時刻。而今村裡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分錢。畢竟大家忙忙碌碌幾個月,就是為瞭如今這一刻。

看著會計依次給村民們打款,村民個個喜笑顏開的模樣,譚柚唇角也牽起了一絲笑意、不管曾經有過多少矛盾或失望,譚柚終歸希望大家的日子越來越好。

就在這一刻譚柚忽然挑眉,季璃居然在這個時候甦醒了。她之前還在疑惑季璃怎麼還不醒來?冇想到居然是現在。

說來季璃應該是她遇到的甦醒最快的委托人了吧?韓亭亭那一世她用了五年,池沫和易茹那一世她好像用了兩年的時間。

而季璃這邊滿打滿算還不到一年吧?

所謂委托人的甦醒時間還真有些難以捉摸,但是不管怎麼說,季璃現在的境遇和她上一世絕對大不相同。

季璃也有些懵:“我這就是大博主了?柚柚,你這麼能,可我什麼都不會啊。”

“我不會跳舞,不會做衣服……勉強會做飯……炒茶製茶這些更是一竅不通,我現在根本就搞不定啊!”

譚柚麵無表情:“不會就去學,我相信你願意多學一些。”

“是,我是願意,可那需要時間,”季璃圖窮匕見:“所以柚柚你多留一段時間,多教教我……求你了……”

季璃在彆人麵前很難低頭彎腰,可是在譚柚麵前那是說撒嬌就撒嬌,就差喵喵叫了。她就怕譚柚這會兒回去,她若是穿幫了怎麼辦?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