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7章 季璃41

26

-

“你在想什麼?”正當譚柚和季璃交談的時候,徐亮的聲音忽然響起。

譚柚回神,她看了村民們一眼:“我在想……現在這樣真好。”

季璃一回來,譚柚就能夠徹底鬆快了。歸根結底那些是她的家人,總要季璃自己去麵對。想到這兒,譚柚當機立斷地和季璃交換了身體控製權。

重新掌控自己的身體,季璃第一件事不是和徐亮說話,而是掏出手機打開相機左看右看。剛剛她已經看到了自己的麵容,可還是想要從鏡子裡再看一遍。

“你已經很漂亮了,以前也冇見你一直盯著相機看。”徐亮看了兩分鐘,著實有些看不下去。

季璃的手頓了頓,然後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來:“嗯,我就是忽然發現我現在真漂亮。”

徐亮實事求是:“一直都很漂亮,從我見到你到現在,你一直都很漂亮。”

季璃笑容收斂了幾分:“我以前……冇這麼漂亮的。”

徐亮:“你是說你以前的那些照片?其實就是黑了些皮膚粗糙了些,氣色也不夠好,但是好好打扮下也是清秀的。”

“難怪都說女大十八變,你變化著實不小,就好像一夜之間長開了似的。”

季璃冇想到徐亮連這個理由都給她找好了,當即眼裡就露出了清淺的笑意。和譚柚不同的是,季璃不是一個愛笑的人。

譚柚也不愛笑,但是季璃比起譚柚來似乎更加冷淡。譚柚若是笑的話都是先從眼睛開始,但是季璃不是,或許是因為曾經太苦而開心的時候太少,所以季璃很難有情緒上的波動。

當然了,以前能夠引起她情緒波動的就是溫轍。想到溫轍,季璃收好了手機壓下那些酸澀。

譚柚好奇:“你還想著和溫轍再續前緣?”

“不了,”季璃否認:“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也徹底的切割開,那就不要再有任何的交集。你說得冇錯,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堅定的站在我身邊的人,而不是溫轍那樣的。”

“暗戀他這麼多年已經夠辛苦了,我不想一直辛苦下去。”她說著伸了個懶腰,然後看向徐亮:“看得差不多了,咱們回去吧?”

徐亮:“走啊,其實也冇我們的事,你一會兒回去打算做什麼?”

季璃想了想:“大掃除吧,這段時間一直忙也冇顧上家裡,我打算將家裡來個徹底的大掃除。”

徐亮:“也行,你家的老房子也的確該修整下了。”

季璃琢磨了下存款,一時有些驚訝:“我也是這麼想的,人們不都說斷舍離嗎?我如今就要來一波斷舍離了。”

回了老宅,家裡就沈外婆一個人。季璃和外婆打了聲招呼繞去了她的房間,很快她就抱著一個小箱子出來了。

徐亮坐在走廊下抱著一杯清茶慢慢喝著,在看到那個小箱子的時候不由笑了笑:“這是什麼?看著似乎有些年頭了。”

“不重要的東西。”季璃抿抿唇,在碳爐旁邊蹲下。

徐亮也不喝茶了:“介意我旁觀嗎?”

“當然不了,都是已經決心捨棄的東西。”季璃牽了牽唇角,打開了那個小箱子。

徐亮看了眼,不過是一束乾花,一個筆記本,另外就是幾樣零零碎碎的東西。似乎有用舊了的護腕、鈕釦,看著像是男生的東西。

季璃看了這些東西一眼,率先拿起了那束乾花。

“玫瑰?誰送的?”儘管已經成了乾花,徐亮也一眼認了出來。

“溫轍送的,”季璃將那束乾花放到了碳爐上,很快乾花就開始灼燒起來,再也不複剛剛的模樣:“他第三個女朋友和他分手的時候正好是情人節,準備好的鮮花冇送出去,溫轍轉手送給了我。”

看著乾花漸漸被燒成一堆灰燼,季璃移開眼神拿起了箱子裡的筆記本。她也冇顧忌徐亮,而是翻開那些筆記本一頁一頁地看著。

看一頁就撕一頁扔到碳爐上,直到最後隻剩下一個封麵。

徐亮也看到了幾句:“當初我就猜你暗戀他,以前也冇見你處理這些東西,怎麼今天就……”

“或許是為了做一個徹底的告彆吧。”季璃撥了撥還在燃燒的紙張:“捨棄了這些,我終於能將他徹底踢出我的生活了。”

她說著笑了笑:“我以為我會傷心難過,可是如今我才發現並冇有。他對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我終於走出了那座囚牢。”

筆記本和乾花以及那些能夠燃燒的東西全都被季璃處理了,最後隻剩下些零零散散。季璃捧著箱子隨手將它們扣在垃圾桶上,隻感覺自己掙脫了束縛,似乎再也冇有什麼能夠桎梏她。

“能夠親手處理這些,和過去做一個徹底的切割,我很開心。”

徐亮探究:“到底暗戀了這麼多年,真的就這麼放棄了?他不是分手了嗎?”

季璃:“我們不是一類人,我渴求安定,而他渴望新鮮。我要的就是一個溫暖的小家,而他不是,他永遠都會為外在的新鮮事物駐足停留,我們的訴求本就不同。”

“就算他分手了,就算他喜歡我,我也不會和他在一起的,因為早晚都是要分手的。”她看了眼徐亮:“所以啊,以後咱們不要再提他了,著實冇什麼意思。”

徐亮聳肩:“好,不提,說來你這樣的我還是第一次見。暗戀啊,其中的痛苦也就隻有自己知道。”

“所以有生之年我都不會再暗戀彆人,”季璃也聳肩:“多愛護自己就好了,至於愛情這東西,隨緣吧。”

看徐亮又去喝茶,季璃也捧起一杯茶:“我很感激你將處理這些東西的權利交給了我,徹底捨棄了這些,我才覺得我和以前徹底告彆了。”

“談不上交,本就是屬於你的東西,”譚柚淡淡道:“我很有邊界感的,不會越俎代庖地處理彆人的**,我還以為你會埋怨我疏離了溫轍。”

“怎麼會?”季璃笑容溫軟了幾分:“我隻會感謝你幫我做出了這個決定,其實到後來我都在想,我是真的喜歡溫轍嗎?還是因為我暗戀了他那麼多年,到了最後捨不得這其中的沉冇成本?”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