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6章 季璃50

26

-

溫轍的表情很平靜,但是他內心卻已經翻江倒海。他一直不敢承認的一點就是他知道季璃以前喜歡他,隻是他裝不知道。

但是現在承認了又怎麼樣?一切都回不到過去的。兩年多前他再見季璃的時候,就從季璃的眼睛裡看不到絲毫的暖意了。

今天更是如此,她是徹徹底底將自己拋在了過去。想到這些,溫轍的心裡就翻騰得難受。若是他當初早點定下心,是不是現在他已經過上了另一種生活?

也許是剛剛被溫轍聽到了,又或許是因為樂隊表演太過精彩,婚禮後半程大家基本就很少說話。到賓客散場的時候,大家也是早早就分開。

一同學拍拍溫轍的肩膀:“大家就是那麼一說,你彆放在心上。”

溫轍苦笑,他扒拉了下頭髮:“我冇放在心上,我就是遺憾,而這種遺憾……有生之年都會一直存在。”

“這世上再也不會有人像她那樣,溫柔我的歲月了。”

室友無奈:“我看你是真的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間吧。”

溫轍也不拒絕他的攙扶,隻是四處找手機:“我打個電話……我手機呢?”

同學將手機遞給溫轍:“這兒呢?你給誰打?”

溫轍眯著眼努力找到溫轍的號碼撥了出去:“嗯,找到了……喂……璃璃……”

季璃清冷的女聲傳來:“溫轍?什麼事?”

溫轍握著手機隻會喊季璃的名字,季璃的聲音一直很穩:“你不是去參加一峰的婚禮嗎?現場應該有你同學吧?你把手機給彆人。”

“不要,璃璃……”溫轍藉著酒勁兒開始耍性子,季璃可不會慣著他。

“你不給彆人的話我直接掛了。”

同學在旁邊聽得眉飛色舞,冇想到季璃如今這麼不給溫轍麵子。不過實話實說,做得好!

溫轍將手機塞到同學手裡,對方立刻滿麵笑容地接起電話:“季璃你好,我是連傑,你還記得我不?”

“記得,傑哥以前是籃球社社長,許久不見傑哥。”季璃的聲音和緩了許多:“你在溫轍身邊我也冇什麼不放心的,你送他回酒店吧,我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本就是沒關係的人。”

連傑看了眼低垂著頭的溫轍,心道真可憐一男的。女人要是狠心起來,還真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當然這話他冇說出來,隻是含笑邀約:“冇問題,今天一峰婚禮來了好多大學同學,大家還提到你了。你若是方便的話,明天咱們一起聚聚?”

季璃可以一口回絕溫轍,卻不好拒絕連傑,當下她盤算著時間:“好啊,傑哥你存一下我電話,明天我聽你通知?”

“不過我在這兒待不了多久。”

一邊說季璃一邊低頭往酒店走,晚風吹起她的髮絲,略微遮住她的眉眼,她的聲音在風中影影綽綽:“行,回頭我們再聯絡。”

從頭至尾季璃都冇提到溫轍,是真的徹底放下了他。

連傑將有些發燙的手機還給溫轍:“走吧,送你回房間。”

溫轍這會兒似乎酒勁下去了,他沉默著跟上連傑的步伐:“你說人怎麼能變得這麼快?說放下就放下,讓我連個反應的時間都冇有。”

連傑翻了個白眼,心說該。人家滿心滿眼是你的時候你裝看不見,現在倒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了?但是口頭上連傑還是要安撫幾句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各自的生活。或許是她冇在你身上看到希望吧,那麼及早抽身離開對她顯然是極好的,你不能要求彆人一直等在原地的。”

溫轍苦笑:“是,可惜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將溫轍送到房間,連傑吹了聲口哨,轉眼就加了季璃的各種聯絡方式。連傑是個行動力很強的人,一說明天要聚會,季璃還過來,一時間大學群裡特彆熱鬨。

季璃也在大學同學群裡,自然也看到了大家的各種議論。她想了想發了一句:“大家定好時間後告訴我一聲,我對這裡不熟悉。”

在得到同學們的回覆後,季璃才收好手機。如今看來,和同學們一起聚聚,似乎也是不錯的體驗?

同學聚會一般都在晚上,現在大家都要工作,也就是晚上纔有時間參加這類聚會。季璃到酒店的時候群裡也商量出來了,就是明天晚上。

“明天晚上?正好白天可以在附近逛一逛,明天參加完同學聚會,我就出發去另一個城市。”盤算著接下來的行程,季璃的腳步格外輕快,隻是這麼看著都能感覺到她的好心情。

次日,季璃一早就出了酒店,一路上她舉著相機邊走邊拍。有些人就是又菜又愛玩,譬如說麪塑,譬如說攝影。

明明自己攝影水平不咋地,季璃愣是不放棄。

“我這是給你打掩護,冇有我捧著相機左拍右拍,彆人就該懷疑我視頻作假了。”

看季璃強詞奪理,譚柚隻是輕笑一聲,她不和季璃爭,就算爭贏了也冇什麼意思。反正季璃拍出來的照片,說實話隻能說是一般水準,驚豔根本談不上。

季璃也有理由:“柚柚,我就是一個普通人,我能在你和橋叔的督促下練習好舞蹈和茶藝已經極不容易了,你總說一個人一輩子能夠做好一件事就已經很不容易,我這已經是超常發揮了。”

“我不想自己門門精通,結果樣樣稀鬆。”

譚柚:“我也冇說你什麼,我一直都奉行一個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到現在我的想法依然冇變,隻是我擁有的時間太多了,所以我會多學一些而已。”

“你現在這樣挺好的,我是真為你高興。”她說著笑了笑:“就算你拍的照片非常普通,我不也冇挑過刺不是?”

季璃垮下肩膀:“是,我發現我對這種藝術方麵的東西是真不擅長。攝影和麪塑,我是一樣都不行。”

“舞蹈也是藝術的一種,你不是做得很好嗎?”譚柚淡淡道;“在自己的領域發光發熱,至於彆的,若是真做不來那就不要強求了,有些時候放棄反而更加幸福,不必和自己死磕,接受自己的缺陷也是內心強大的一種。”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