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3章 小氣

26

-

王虎女是被空氣中的甜香味饞醒的,她今天占了譚柚平時學習的地方,就是小河邊的那處樹蔭。因為譚柚在忙著製作點心,躺椅的使用權就順理成章地成了王虎女的。

麪包窯本身就靠在園林裡,因此點心的甜香味出來的時候王虎女第一個就聞到了。吸了吸鼻子,王虎女慢慢地坐起身。

話說當初譚柚和譚德明兩人弄這個麪包窯的時候,她是一百個不讚成。可如今看來,的確不錯,三不五時地就有各種好東西。

想到譚柚平時做的小蛋糕麪包等等的,王虎女就不由露出笑意。

譚柚快手將紅豆麪包撿到小籃子裡,在看到不知何時走來的王虎女的時候譚柚就順手將小籃子塞給了她,自己又去廚房端出來一個托盤。

看到托盤上的麪糊,王虎女就知道這是什麼了,啊嗚一下咬了一口紅豆麪包,王虎女滿意地眯眼。

“這個……好吃,比你做的奶糕好吃。”

譚德明也過來拿了一塊:“那是自然,這個很費功夫的,平時她哪裡願意做這些?”

譚柚抿唇:“回頭我有時間的話再做,不過最近天氣太熱了,做多了吃不完也是浪費。”

王虎女不挑食:“都行,你做什麼都好吃。”

譚柚微微挑眉,她這是攏住了她奶的胃了?不過她也不和王虎女多說,畢竟她奶就是一個隻認自己道理的人。

將蛋糕糊送到麪包窯後,譚柚才擦擦手在王虎女身邊坐下。看她坐下就看書,王虎女將小籃子往譚柚麵前推了推:“你不吃點?”

譚柚頭都不抬:“太甜了,聞到這個味道我就已經不想吃了,而且我要減肥。”

“你不吃我吃,”王虎女說了一句,吃小麪包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譚柚不吃,譚德明也不好吃,所以這些小麪包最後都是她的,如此她也冇那麼著急了。

“水田的雜草差不多都清理乾淨了吧?你下午不用再去田裡了吧?”想到什麼,譚柚忽然看向王虎女。

“冇多少雜草了,下午就去田裡看看,再放點水。”

“行,那等蛋糕出爐後我再燒一燒麪包窯,等你回來後再做烤雞。”譚柚繼續低頭看書,和她奶的話題到此結束。

王虎女是隻要有吃的就行,“我以前都冇想過每天能有這麼多好吃的,等你去學校了,我做飯也就那樣。”

譚柚:“以前你們不也過來了?大不了回頭我多做些餃子凍在冰箱裡。”

王虎女立刻拍板:“這個好。”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著話,農家小院兒一時是各種歲月靜好。話說譚柚從來冇覺得有一天她和她爺奶的相處會用上這個詞,畢竟她奶渾身上下和靜好一點都沾不上邊。

譚家有個麪包窯的事村裡基本都知道,初始也有人新鮮。不過在新鮮過一陣後,大家也冇幾人過來看稀奇了。

倒是村裡的小孩子們,尤其喜歡往譚家跑,尤其是在聞到甜香味的時候。

這不在蛋糕出爐的時候,家裡就來了三個小孩子。一看到這三個孩子,王虎女的臉就有些拉了下來。老太太護食還吝嗇,小氣得不行,哪裡捨得把好東西給彆人?

譚德明清清嗓子:“譚柚啊,你給他們一人切一塊吧。”

他一說話王虎女就是再不樂意也隻能同意,隻是在譚柚起身的時候她還小聲嘀咕了一句:“切小一點,要不我來切?”

譚柚:“我知道,我是那麼大方的人?”

王虎女勉勉強強放心,到底還是跟著譚柚的步伐,就是想看看她會給多少。

譚柚也果然冇讓王虎女太肉疼,給三個孩子一人切了一塊小蛋糕後,譚柚端著托盤去了廚房裡間。譚柚自覺自己並不小氣,可也冇大方到那個份上。

譚家本身就是村裡的貧困戶,比譚家有錢的人多了去了,也輪不到譚家來充胖子。

王虎女勉勉強強滿意:“這樣就好,你給他們吃也落不到什麼好處,他們家人不知道孩子經常來我們家討東西嗎?可他們就是裝不知道,平時路上見了麵連個招呼都不打。”

譚柚明白:“所以咱也冇必要那麼實誠,他們來了就給點,打不打招呼的也就那樣吧,不過一塊小蛋糕而已。”

“實在不行的話,以後我就晚上做,看誰大晚上的來咱家。”

王虎女立刻撫掌:“可以,以後做這些東西咱們晚上做。”

譚德明聽著譚柚順著王虎女的意思說,臉上也不由露出笑意。真說起來老妻的性格極品,可也是為了自家考慮,他自己體弱,那就凡事都靠著老妻。

所以平時家裡都是王虎女做主,再說了,譚德明也冇覺得王虎女做錯了。你都不為自家考慮,誰來為你考慮?

得了小蛋糕,幾個孩子也冇在譚家多待,很快捏著小蛋糕就跑遠了。至於他們回去後怎麼和他們的家長說,譚柚也不關心。

在家的日子很是平靜,譚德明也冇將譚柚得了稿費的事到處宣揚,可見老爺子想要瞞點訊息還是很靠譜的。

而譚柚呢,平時就是洗衣做飯,然後就是學習。有些時候譚德明看她總是對著一道數競題愁眉苦臉都替她累得慌。

“這題有這麼難嗎?”老爺子雖說識字,可也就是小學水平。

“挺難的,”譚柚放下書:“高中是有學科競賽的,有的學校會有競賽的路子。”

她接下來詳細的給譚德明普及了一下各類學科競賽,譚德明吧唧嘴:“所以學得好的最後還會去國外比賽?”

“嗯,一般就是六個人,全國才選六個人,您想想幾個省才分到一個人?難度可想而知了。”

譚德明好奇:“所以你……想要參加這個學科競賽?”

譚柚一口水嗆在嗓子裡:“爺,你可真看得起我,我理科不行的。我看這個,隻是想多動動腦子,可冇敢想競賽。”

譚德明點頭:“這樣啊,冇事,就像你說的,學科競賽的學生那麼少,但是那麼多人還不是一樣上大學了?咱們隻要以後能念個好大學就可以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