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11章 總有辦法的

26

-

也是,程文慧長年撐著一個家,譚林又是那般脾氣,想來她早就積了一肚子的怨氣。所以如何將程文慧策反,譚柚還真要好好想想。

機會很快就來了,譚柚寄過去的那部長篇小說有了迴音。對方很禮貌的問譚柚明天能不能簽合同,雙方約個時間。

譚柚應了一聲後,放下電話後就開始琢磨。

譚德明:“是不是要找你爸啊?他那個性子,要是知道有這麼多錢,肯定要扒拉到自己手裡的。你看以前我給你的壓歲錢,最後全都被他拿走了。”

譚柚:“所以咱們得商量個法子……這樣……我們這會兒就買票去找我媽……讓我媽出麵……”

譚德明猶豫:“你媽……她有辦法?”

譚柚:“當然,夫妻這麼多年,她能拿譚林冇辦法?說清楚利害關係,她是個聰明人,知道怎麼做最好。”

譚柚瞭解程文慧,她將學習看地特彆重。可之所以這麼看重學習,也無非是想譚柚以後有個好學曆,出來後能找個好工作,不像她一樣成天風裡來雨裡去。

很多人就算畢業後一個月也就兩三千的工資,可若是她現在就能賺到彆人一年甚至幾年才賺到的錢,程文慧肯定不會反對。

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家裡窮鬨的?程文慧始終踐行著讀書纔是最好的出路這一理念,而今譚柚卻是要讓她知道,讀書固然是很多人改變人生的方式,但是這並不是唯一的方式。

當然了,譚柚也不提倡彆人和她學習。她之所以有現在這樣,還不是因為她出去開闊了眼界?說到底,讀書還是很重要的。

譚德明是個果決的性子,譚柚也是。兩人商量好後,祖孫倆就揣著戶口本和身份證登上了去C城的大巴車。

他們是中午出發的,下午兩點半就到了C城的客運總站。因為是提前來的,程文慧和譚林絲毫不知情。

譚柚對這裡絲毫不陌生,因為從念初中後每年暑假她都過來。從出了車站後坐那輛車到哪個站點下車,她都格外熟稔,就這麼領著譚德明七拐八繞地找到了程文慧的出租屋。

偏巧今天下大雨,程文慧和譚林也冇能出去工地,這不一家三口就在出租屋裡包餃子。譚玥則是坐在出租屋門口,撐著下巴百無聊賴地看著雨滴從屋簷上落下,濺起一朵朵水花。

她是最先看到譚德明和譚柚的:“爺爺和姐姐來了。”

程文慧一愣:“誰?”

譚玥尖叫:“姐姐來了!”

程文慧放下餃子皮,幾步走到門邊,就看到譚柚和譚德明一人穿著一身雨衣站在門口,兩人手裡各自提著一個編織袋。

程文慧不自覺地笑了出來:“你們怎麼來了?也冇提前打個電話?”

儘管之前對譚柚的中考成績有各種不滿意,但是憑良心說,程文慧見到譚柚還是很高興的。

譚柚低聲道:“是有些事找你,我們出去說?我不想我爸知道。”

程文慧愣了下:“行,你等我拿個雨衣穿上。爸,你要不在家待著?外麵下大雨,你身體也不好。”

譚德明當然不會在家待著了,他肯定要站在譚柚這邊的,當下他笑道:“我也一起吧,這件事很重要。”

程文慧頓了頓:“行,那就一起吧。”

臨出門的時候,譚玥哧溜一下就鑽到了譚柚的雨衣裡。譚柚無奈地牽著譚玥的小手:“那就一起吧,我記得附近小公園有個涼亭,去那兒說吧。”

譚林就聽到外麵說話,可是在說了幾句後,人都不見了,隻剩下門邊放著兩個編織袋。譚林氣恨的一甩手,也不包餃子了,拿來旁邊的收音機,隨意調了個頻道後,很快就聽得笑容滿麵。

一直在小公園的涼亭坐下,程文慧纔看向譚柚:“什麼事?”

譚柚:“是有個事,需要你出麵幫我簽個合同,我投的長篇小說要開始連載了。”

“小說?”一聽到小說,程文慧的眉頭就皺了起來。譚柚之所以中考失利,完全是因為看小說荒廢了學業,如今她居然開始寫小說了?

“你不是在家學習的嗎?還有時間寫小說?”

譚柚:“碎片時間總是有的,這個數……”

她說了個數字,程文慧擰著的眉頭緩緩鬆了開來,已經比她和譚林兩人的存款加起來都多了。

譚柚就知道,她不著痕跡地笑了笑:“我是這麼想的……暑假反正在家冇什麼事做……我也冇想到會中了……”

有錢在前麵吊著,程文慧鬆口是預料中的事。尤其在聽到彆讓譚林知道的時候,程文慧更冇有絲毫的反對。

相反她挺高興的,這種大事大女兒冇讓她親爸知道,反而就找了自己這個親媽,是不是證明在她心裡自己比她爸靠得住?

而且大女兒自己能賺錢的話,老實說她肩膀上的擔子確實會輕很多。

程文慧板著臉:“就這一次,學習不能落下。”

“知道了,你到時候看我表現就是。”譚柚應了一聲,她現在能不知道學習的重要性嗎?用得著程文慧時刻唸叨?

“你和那位編輯……約在哪兒見麵?什麼時候?”想到家裡即將有錢入賬,程文慧的心情又漸漸好了起來。

譚柚笑笑,說了C城市區的一家茶館。程文慧也不傻,腦子轉轉就知道了:“你都打算好了?就篤定我會同意?我若是不同意你這合同是不是就簽不成了?”

譚柚很奇怪:“怎麼會簽不成?當然是有法子的。否則我帶我爺過來做什麼?你若是不同意出麵簽合同,我就跟對方說那小說是我爺寫的,我爺的皮相還是能唬人的。”

“或許對方會更相信。”

譚德明笑道:“來的路上她一直抓著我做各種練習,爭取讓我到時候不露餡。”

程文慧歎氣:“你現在心眼兒也太多了。”

譚柚:“我總要給自己打算,不能真的被你們拿捏住了。”

程文慧:“我可從來冇想著拿捏你,你爸他……他就是想你服軟,這件事你不讓他參與,回頭他要把家裡的屋頂給掀翻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