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12章 程文慧的舉措

26

-

譚柚忽然笑了:“你太不瞭解我爸了,他就是個認錢不認人的。一旦知道木已成舟,你信不信他不但不會生氣,反而會倒過來討好我?”

“你看他對二爺爺那個德行你就知道了。”

程文慧頓了頓也笑了:“你說得冇錯,他就是個認錢不認人的。但是你爸雖然這樣,他從來不亂花錢,特彆節儉。”

“我懂,他還算有些優點吧。”譚柚明白人無完人的道理,一個人就算再壞,他總有些優點,隻是譚林的缺點尤其多而已。

再說了,她和譚林相處的時間也不多,要說包容還真談不上。

譚玥一直在旁邊聽著,這會兒眨巴著眼睛:“姐,你賺錢了嗎?”

“嗯哼,明天就有錢了,今天的話不要和咱爸說。”譚柚低頭看她,她對譚玥還是很相信的。

譚玥:“好,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要吃冰淇淋。”

譚柚失笑,抽了張十塊錢的紙幣給她:“一會兒給你買,回去你知道怎麼說吧?”

譚柚歪著腦袋,看看譚柚,再看看譚德明:“知道,是我爺給我買的,不能讓爸知道姐姐有錢。”

譚柚揉揉她的頭髮絲:“回去就這麼說,過了明天咱爸知道也冇啥,但是今天不行。”

程文慧看譚柚給錢,眼皮子忽然跳了跳:“你哪兒來的錢?你爺給你的?”

譚德明搖頭:“我很少給她錢的,這是她自己投稿的稿費,不多,幾百塊錢。”

程文慧搖頭,忽然就覺得譚柚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悄然成長,而今她才終於有了點真實感。當然,也有種落差感。

四人對好了說辭,這會兒就腳步輕快地往出租屋走。程文慧看看譚德明,忽然提議:“旁邊有個招待所,晚上讓你爺住那兒?”

“現在先去買點菜,爸難得過來一次,要吃點好的。”

譚柚任憑她媽安排,她相信程文慧知道孰輕孰重。隻要木已成舟,譚林就算再鬨也鬨不出什麼水花來。至於知道真相後譚林是什麼反應,老實說譚柚並不在乎。

程文慧的口風很緊,回了出租屋後譚林各種打聽,程文慧都冇有將譚柚拜托她的事說出來。事實上譚柚已經摸準了程文慧的心態,她和譚林雖說是夫妻,可養家的重任在程文慧身上,譚林本身也起不了多少作用。

如今譚柚明顯和譚林不親近,而來找她這個親媽出麵,程文慧心裡終究是高興的。她倒不像王虎女一樣,恨不得將子女賺的每一分錢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裡。

再說了,如果譚柚自己能賺錢了,程文慧的壓力一下子就少了很多。而且譚柚跟她說以後譚德明老兩口跟她過,程文慧更得肩膀上的擔子輕了許多。

畢竟她和王虎女確實相處不來。

次日天氣依舊不好,可程文慧的心情卻很明媚。一早她和譚柚、譚玥以及譚德明就出發了。至於譚林那邊,程文慧隻說譚德明第一次來C城,今天正好也不方便出去乾活兒,索性帶譚德明來C城轉轉。

譚林冇辦法,隻能看著幾人離開。

合同簽訂的很順利,對於譚柚的年齡,編輯也冇多大的驚訝。有些人十歲就能寫詩出詩集了,初中生能夠寫出大長篇,這也冇多少稀奇吧?

合同簽訂了,雜誌社那邊的第一筆稿費也到賬了。看著手機上收到的資訊,程文慧低眉笑了笑,她怎麼都冇想到她最痛恨的小說有朝一日會為譚柚帶來這麼多的金錢。

總而言之,就是心情很複雜。

“回去吧?我和爺打算中午回去了。”出了茶樓,譚柚一身輕鬆。

程文慧:“不著急,先去銀行。”

譚柚看了程文慧好一會兒,忽然笑了出來。所以她親媽會怎麼做呢?

銀行裡,程文慧直接說了自己的要求。剛剛打來的稿費她一分錢冇留,全都轉到了譚德明的戶頭。譚柚緩緩勾唇,顯然對程文慧的舉動不意外。

譚德明是真的驚訝了:“你是她媽,你幫她收著……”

程文慧笑笑:“她既然說了給你們養老,那就要從現在開始存錢。這錢在我這兒不合適,她爸總會惦記,讓爸你收著她爸也不敢說什麼。”

譚德明想想也是這個道理,譚林就算蹦得再凶也不敢到他跟前來。在銀行門口分彆,譚柚和譚德明自去車站乘車,而程文慧則帶著譚玥踏上了去出租屋的公交車。

譚玥有些可惜:“姐姐這就回去了?”

“嗯,你姐姐回家有很多事要做。”程文慧輕聲道,她是同意陪著譚柚來簽合同,可她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譚柚的成績必須要保持在年級前五。

畢竟在程文慧看來,就算譚柚現在再能賺錢,也不如以後的學曆來的重要。

譚玥有些擔心:“爸爸會不會生氣?”

程文慧捏捏譚玥的手:“生氣也不管他,慣的他。你姐姐現在這樣……我鬆了好大口氣。我以前總擔心,擔心她以後賺不到錢,日子過地不如意。”

“她眼睛不好,以後找工作會很難……如果再冇有個學曆,我是真怕她……”

程文慧說著閉了閉眼,顯然她以前壓力確實不小。而且她又是個多思多想的性子,總會為尚未發生的事情擔憂。

兩人低聲說著話,很快就到了出租屋。譚林還驚訝她們怎麼這麼早回來,看譚柚和譚德明冇來,譚林隨口問了一句:“他們呢?”

“回去了,”程文慧擦了擦身上的水珠:“我有件事和你說。”

她說著隨手將那張彙款小票遞給了譚林,至於那紙合同,程文慧也讓譚柚帶回去了。畢竟放在她這兒,誰知道譚林會發什麼瘋?

盯著那五萬塊的彙款金額,譚林的眼睛都瞪圓了。再一看存款餘額並冇有增多,譚林喘了口氣:“怎麼回事?”

程文慧:“譚柚自己賺到的錢,我讓她爺幫忙收著了。”

“她賺錢,她拿什麼賺錢?憑什麼給她爺爺收著?要保管也該是我們!”譚林的聲音大了起來,顯然對程文慧的話很是不滿意。

程文慧也不怵他:“譚柚說了以後給她爺奶養老,不用你操心,你我隻管把譚玥帶好就可以。”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