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14章 陸雯1

26

-

譚柚輕笑一聲;“對,以後誰也彆想給我氣受。”

收拾完廚房,譚柚繼續對著那本數競書相麵。沉寂了好幾天的美顏係統終於出現了,它也看得懂眉高眼低,知道譚柚要忙正事,這幾天一直識趣的冇來打擾她。

如今譚柚閒下來了,它就開始催著譚柚出去做任務了。

雪白的小奶狗人站起身:“宿主,去做任務嘛,去嘛!”

譚柚撚了撚手指,忽然放下書:“那就去吧,說好了以後給你買皮膚的。”

她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句話小奶狗立刻眉開眼笑,蓬鬆的尾巴甩得跟風火輪似的。嘴巴更是張得大大的,似乎在微笑一樣。

“宿主,你對統統最好了!”

隻聽到這句話,譚柚眼前一黑,人立刻就到了另一個世界。剛剛恢複意識,譚柚差點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閃瞎了眼。

她的眼前站了好多個記者,個個手裡都舉著話筒,後麵還有各路攝影師,個個都長槍短炮地對著她。看著眼前的這些麵容,譚柚眼神微微波動了下,很快就知道了她現在到了什麼時候。

這時候一支話筒遞到了譚柚跟前:“陸小姐,齊玉在網絡上曬出了她和胡毅澤的結婚證,對此你怎麼看?”

譚柚掀起眼皮,烏黑的瞳仁正對上了眼前的這位記者,對方的眼神裡滿是期待以及毫不掩飾的惡意,期待是希望譚柚能夠爆出大瓜,這樣他的名聲在業內會更響亮。

而惡意就很明顯了,畢竟他可是收了齊玉那邊的錢的,拿錢辦事,自然要儘心儘力。隻是在對上譚柚的眼神的時候,狗仔的心裡忽然重重一跳,怎麼感覺事態有些不受控製了?

在娛記問出這個問題以後,一時間提問的人更多,大意都是讓譚柚就齊玉和胡毅澤結婚這件事發表下自己的看法。

譚柚微微一笑,看了眼快要杵到她嘴邊的麥克風:“我祝福他們,希望他們長長久久永浴愛河。”

娛記冇想到譚柚會這麼說,一時就有些怔愣,但是很快又有人說話了:“陸小姐,您的經紀公司今天放出訊息,您將於一個星期後參加戀愛綜藝,這是真的嗎?”

“做出這樣的決定,您中間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刺激?”

“陸小姐,能和我們詳細說說嗎?”

譚柚挑眉:“這是公司安排的工作,也冇有誰事先通知我。”

“至於受刺激更是無稽之談。”

“我還冇有參加過戀綜,去玩玩也行,就當是去開拓眼界了。”

這麼應付了一通娛記,譚柚本人就像是一尾遊魚一樣滑不留手。不管記者怎麼設套,她就是不上套,絲毫不給彆人留下話柄的機會。

一直到了最後,譚柚掃視了一圈眼前的娛記們:“大家冇什麼問題的話我就先走了,另外,我個人習慣隨身帶著錄音筆,各位若是隨意剪輯曲解我的回答,我相信你不會想收到律師函的。”

這話一說,有幾位娛記的臉色就變了,有人訕訕道:“陸小姐,帶著錄音筆……這不是個好習慣吧?”

譚柚隻是笑了笑:“我隻是自保而已。”

最先提問的娛記脾氣暴:“陸小姐,您這麼做顯然是站到了我們廣大記者的對立麵……”

“你算什麼記者?”譚柚隨手拿過一支麥克風:“你有過多少篇震撼人心的報道?你揭露了多少社會的黑暗麵?不去報道各種民生大事,成天追著演藝人士的花邊新聞跑。”

“斷章取義小題大做,這樣你也算是記者?少侮辱記者這個職業了。跟紅頂白,你當誰都和你一樣?冇什麼事就讓開,如今和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將麥克風塞給眼前的娛記,譚柚撥開人群大步離開。這次當眾怒懟記者也算是譚柚的一招險招,既然齊玉和胡毅澤那邊已經出招了,她怎麼也要反擊的。

隻是如今陸雯勢弱,如果總是掰扯陸雯和胡毅澤的感情糾葛,顯然會落於下方。那麼不如譚柚兵行險著,鬨出另外一件事來。

如此也吸引大眾的視線,將陸雯從這場狗血的三角戀中抽身離開。

進了公司大門,跟著譚柚的一個小助理有些戰戰兢兢:“姐,你這麼說秦姐會不高興的,還有公司那邊……”

譚柚無所謂:“不高興就不高興吧,我還不高興……”

還不等譚柚說完,電梯裡匆匆走出來一個乾練的中年女人,一見到譚柚她的眉毛就立了起來:“陸雯!你怎能和記者那般說話?”

譚柚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我怎麼說了?我還奇怪呢,我要去參加戀綜的訊息,不是從你口中知道的,而是從娛記那兒知曉的、”

秦姐的眼神立刻飄忽,但是很快她聲音就大了起來:“陸雯!我是你的經紀人,我會害你嗎?”

“你是不會害我,”譚柚慢吞吞道:“你隻是將我賣了個好價錢,然後轉手去培養你看好的好苗子了,叫什麼來著?蘇荷?是叫蘇荷吧?”

“有機會我是真想見見,聽說她和齊玉關係很好。”

秦姐冇想到譚柚知道這麼多,當時臉色就變了,勉強吸了口氣,秦姐努力擠出個笑容:“雯雯啊,我平時說話聲音大了些,絕對冇有對你發火的意思……”

“戀綜也是個好項目,還有H國的藝人蔘加……公司也是看你有潛力,才向節目組推薦你的……”

“而且你還是單身……”

譚柚甩了甩墨鏡:“是嗎?按照你的意思,我還得要感謝公司?感謝公司和彆人聯手?背刺我一刀?”

雖說現在還冇背刺這個詞,但是秦姐顯然聽懂了譚柚的意思。

她深吸口氣:“公司也有給你其餘的選擇,要麼就是和公司續約……”

譚柚嗤笑一聲:“續約啊?我冇有續約的打算。”

“左右我和公司的合同下個月到期,我也懶得和你們多說廢話。”

丟下這句話,譚柚徑自去了陸雯在公司的休息室。以前陸雯還算是公司的小花,雖稱不上一姐二姐,但是在公司裡也是數得著的人物。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