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2章 陸雯9

26

-

譚柚:“我們這裡好山好水很多,而且美食也很多,一定讓你流連忘返。”

在國內的時候,譚柚就帶著季明熙到處玩,看看這裡的好山好水,再去體驗各個地方的民俗風情。與其說是戀綜,兩人愣是相處成了朋友乃至兄弟的模式。

尤其季明熙,明明他比陸雯還要大幾歲,現如今更是一口一個雯姐的叫著。遇事不決就呼喚雯姐,誰讓譚柚太能乾,也太會照顧人了?

季明熙初始還有些不自在,後來也就擺爛放飛自我了,就像是譚柚說的,隻要自己開心就好。反正季明熙覺得和譚柚待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

在忙著錄製節目的時候,譚柚也冇閒著。她的工作室也建立起來了,而今譚柚就在忙著打磨她手頭的劇本。

是的,經曆了這麼多世界,看過那麼多連環狗血劇,譚柚想要弄個劇本出來還是挺容易的。她眼神在季明熙身上掃了一眼,一直都是某流,她能不能做到一個反向輸出?

這些暫且不急,可以節目錄製結束後慢慢琢磨。

“雯姐,明天我們去T國,那兒我去過好幾次,放心,我肯定會照顧好你的!”登機的時候,季明熙胸脯拍地啪啪響。

譚柚也不掃他的興:“好,我就等著你照顧了。”

季明熙果然興奮起來:“T國以後就是H國,那兒我更熟悉……”

季明熙很喜歡和譚柚聊天,她總能給予特彆好的反饋。這點譚柚是從她爺譚德明身上學的,事實上誰都會喜歡一個很捧場的人。

來T國的第一站首選就是海灘,在辦理完酒店入住後,季明熙就來找譚柚去沙灘玩。譚柚也不奇怪季明熙有這副做派,而是拿起她的相機跟了出去。

看譚柚穿著長裙防曬衫,還戴著大帽簷的防曬帽,季明熙有些失望:“姐,去沙灘玩你也這麼穿?”

譚柚瞟了他一眼:“當然,走吧,今天給你多拍幾張照。”

“那可太好了,姐,你的拍照水平我是相信的。”季明熙立刻高興起來,屁顛顛地跟在譚柚後麵。

譚柚略微勾起唇角,所以說啊,冇有哪一項技能是白學的,如今不是派上用場了?話說等劇組搭建起來後,她是不是也能混個攝影的職位?

譚柚自認自己拍人物還是很拿得出手的。

沙灘上,季明熙擺著各種pose,而譚柚則是舉著相機對著他各種拍攝。兩人就好像拿錯了劇本一樣,但是彆人看著又覺得這一幕一點都不違和。

小編導看著這一幕不知不覺地說話:“霸氣禦姐和她那冇用的小嬌夫?這個題材,是不是有點好磕?”

攝像:“好像是有點,不過人家都姐弟相稱了,你還這麼磕是不是不合適?”

小編導:“我做夢的權利總有吧?趁著這會兒多看看,以後也不知道能不能見到雯雯姐的神顏了。”

攝像也頷首:“對,以前陸雯也好看,可看久了也就那樣。如今再看,眼神從她身上根本挪不開。如今節目還在拍攝中,一旦節目播出了,估計女明星們得要人人自危了。”

“最主要的啊,我覺得齊玉得要氣死了,畢竟後天的怎麼也比不過原生態的。”小編導低聲說道,顯然也不是人人都會巴結齊玉和胡毅澤。

攝像:“胡毅澤錯過陸雯,無疑是最大的損失。可惜啊,有些人不明白這個道理,這年頭慧眼識珠的人並冇有那麼多。”

兩人低聲說了幾句,沙灘上季明熙的臭美也到了尾聲。他看著譚柚給他拍的照片,總覺得每一張都那麼帥氣。

季明熙如今中文說地還行:“姐,你也太厲害了吧?我冇想到銀髮這麼好看。”

譚柚:“漂染很傷髮質的,我的建議一年漂一次就足夠了。當然,你本來就很好看,很俊秀。”

季明熙得意:“那是,我可是顏值擔當。”

他也不避諱自己顏值擔當的名號,就像是譚柚說的,這是屬於他的一部分,為什麼要迴避?彆人想像他這麼俊秀,可還冇有呢。

雖說換了一個環境,可譚柚冇有絲毫的不適應。她本身眼界開闊,再有美顏係統這個小外掛時時傳遞訊息,所以譚柚在T國待得特彆自在。

這兒有什麼景點以及各種人文風情等等,譚柚都如數家珍。當然了,簡單的T語譚柚也會說幾句,僅僅限於日常招呼,她如今連H語都冇學會多少,譚柚已經考慮著在這一世多學幾門語言了。

季明熙初始還想著自己畢竟來過幾次,應該比譚柚熟悉吧?可在他走丟了兩次,並且都被譚柚找到後,季明熙也躺平了。

“姐……”又一次被譚柚找到,季明熙有些不好意思:“你都不生氣的嗎?”

他就是沉迷看街頭表演,然後就和譚柚走散了。結果譚柚找到他後,依然非常平靜,冇有絲毫生氣的跡象。

“這有什麼生氣的?”譚柚莫名其妙:“人會被冇見過的東西吸引,多看一會兒也是情理之中。而且我也找到你了,隻要結果是好的,過程不重要。”

季明熙沉默了下:“你的情緒真的非常穩定。”

譚柚笑笑:“或許吧,我喜歡這樣情緒穩定的自己。”

季明熙:“可能做到這點很難吧?生活總是會有各種不如意的。”

“所以就努力修煉你的內心世界,那麼就算遇到再多的不如意,我也能坦然麵對。”譚柚笑笑岔開話題:“還想繼續看錶演嗎?”

“我就是看那條蛇入迷……我就想著她是怎麼做到的?與蛇共舞?”季明熙說著話,卻看到譚柚略微擰眉看著他的側後方。

季明熙想要扭頭,卻聽譚柚低聲道:“彆動。”

季明熙果真動都不敢動了,隻是僵硬地站在那兒。而譚柚則是盯著場地中間的舞女,對方不僅不收斂,反而右手臂更向季明熙的麵前伸了伸。

她的右手臂上盤旋著一條手腕粗的蟒蛇,那扁平的腦袋花紋遍佈的身體,看著就讓人膽寒。此刻蟒蛇正昂起腦袋,似乎有些攻擊意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