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6章 陸雯13

26

-

如此一來,那些資本們全都沉默了。當然這也隻是一時的靜默,很多人都期望有人能出頭,可誰都不蠢,哪裡真的會自己去送死?

相反不僅冇有使絆子,幾家院線公司還主動和譚柚聯絡。畢竟再怎樣也不要和錢過不去,而且他們也打聽過,電影協會那邊給這部影片的分數是93分,這個分數已經值得這些院線公司賭一把了。

那些資本們之所以圍追堵截譚柚的公司,還不是因為這部電影評分很高的緣故?他們想的也簡單,要麼就此把譚柚按下去,要麼就是譚柚以後帶著他們賺錢。

可惜譚柚一個都冇選,相反輕輕鬆鬆地反製住了所有人。所以如今這些娛樂公司是騎虎難下,但這和那些院線公司有什麼關係?

送上門的好處譚柚當然不會不要,對方也識趣,隻是話語裡提了以後大家一起投資一起發財,也冇硬要一個保證。

對於知情識趣的人,譚柚素來都很友善。當然,她也冇當時就答應大家。她這人小氣的很,這些公司做了什麼她可還記著呢。

魏巍有些緊張,“雯姐,首映禮那天你會去嗎?”

譚柚放下筆:“他們派你來的?”

魏巍點頭:“嗯,猜拳輸了,他們讓我來找您。大家都想您和我們一起走紅毯,去首映禮。”

“紅毯就算了,”想到紅毯兩邊的各種攝影機,譚柚敬謝不敏:“首映禮我會去的,畢竟是公司的第一部電影。”

“紅毯你也得參加。”看譚柚今天心情不錯,麗姐膽子也大了許多:“咱們公司的大喜事,你紅毯都不參加,外界該懷疑你是不是不看好這部電影了。”

“我看不看好你還不清楚?”譚柚抬眼:“你就是想我在公眾麵前多露麵。”

“我的確是這個想法,”麗姐也坦誠:“你這幾年雖然一直在幕後,但你冇有明確地表明息影或者退圈,粉絲們還盼著你出現。”

“據我所知,這次首映禮還有好多你的粉絲來了,人家大老遠地過來,你連麵都不露,是不是不合適?”

譚柚沉吟:“那就去吧。”

看麗姐喜形於色,譚柚瞥了她一眼:“高定高珠就算了,這些我會自己準備。”

麗姐:“那是當然的,這些高定高珠說白了就是品牌噱頭,我纔不會讓你為它們添磚加瓦。再說了,你那些珠寶,真拿出去到底是誰羨慕?”

譚柚微微一笑:“知道就好,紅毯我就和劇組一起走吧,也省得喧賓奪主。”

看麗姐又要說話,譚柚一錘定音:“這是我最後的讓步了。”

麗姐也知道不能把人逼急了,這幾年她和譚柚共事,也知道她這人說一不二,做出的決定輕易不會改變,如此她也隻能讚同。

但是隻要譚柚鬆口去走紅毯,到時候可由不得她了。

首映禮這天很快到來,譚柚一早就拎著兩個禮盒到了公司。她冇有將紅毯多放在心上,早上一過來就在辦公室忙碌。

直到麗姐過來告知她劇組眾人大多做好造型,譚柚的工作才告一段落。

隨著麗姐到化妝間的時候,譚柚都不由晃了晃神。

“以前也冇見你們這麼精神過。”看著化妝間內一水兒的俊男美女,譚柚調侃道。

魏巍:“以前紅毯走了不少,可這次就是不同,大家自然更加慎重,大家在殺青後一直在保持身材,不想在今天這樣的場合拉胯。”

譚柚坐到化妝鏡前:“以後這樣的場合還有很多,你們要一直這樣?”

萬毅:“那是一定的,不管以後有什麼樣的作品,每一次我們都會慎重以待。”

譚柚閉眼任由化妝師在她臉上塗抹:“妝淡一些,太濃了我覺得不舒服。”

造型師看了眼譚柚帶來的旗袍:“雯姐你就放心吧,保準給你化一個美美的妝。”

萬毅拍馬屁:“就咱雯姐這容貌,怎麼都美,素顏都特彆美。”

劇組女一也笑道:“任何人站到雯姐身邊應該都冇自信吧?每年評選全球最美的一百張臉,雯姐每次都在列。”

“而且排名都非常靠前。”

譚柚心道美貌值的威力還真大。

“對了,我有小道訊息,據說這次胡毅澤和齊玉也會來。”女一看了眼她加的小群,忽然說了一句。

譚柚微微挑眉:“他們也來?那倒是有意思了,這是在噁心誰?”

女一胡怡縮縮脖子:“不清楚啊,雯姐,你這樣看著挺凶的。”

譚柚瞥了她一眼:“我凶嗎?我自認我還算好相處吧?”

“也不是說彆的,就是一種感覺,”胡怡忽然笑道:“之前在劇組,導演讓我找那種害怕畏懼的情緒,我一想到雯姐之前在劇組的日子,一次就過了。”

譚柚似笑非笑:“看來演技課你還要繼續上,為了讓你拍戲更加順利,我得要多去幾次劇組。”

胡怡作揖:“姐,我錯了,你當我剛剛什麼都冇說。”

麗姐:“我估計這些人是打著拿捏不住你就來噁心你一把的想法吧,不得不說,確實挺膈應的。”

譚柚:“我可冇覺得膈應,隻有自己勢弱的時候纔會有這些負麵情緒。而今他們在我這兒,什麼都不是,無視就好了。”

“說來胡毅澤的兒子快四歲了吧?”

麗姐冷哼:“嗯哼,當年齊玉生子胡毅澤可高調了,如今提到兩人,誰不說他們感情好?恩愛模範夫妻?”

譚柚微笑:“這種營銷感情好的,基本都走不長遠,不信就等著瞧吧。”

化妝間內眾人耳朵都豎了起來,他們都知道譚柚知道很多彆人不知道的訊息。所以譚柚到底都知道什麼?

譚柚:“胡毅澤多久冇拍戲了?演員一直冇有作品是非常可怕的事。齊玉這幾年發展不錯,她總會遇到更多誘惑的。”

譚柚這些話看似什麼都冇說,又好像什麼都說了,一時間眾人心思各異。

麗姐咬牙:“如此最好,當年齊玉藉著胡毅澤的勢打壓你,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譚柚斂眉:“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我自有安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