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7章 “這隻是朋友之間的感謝,你可不許多

26

-

京城靖南王府。

湖邊。

蘇白玉一邊喝著酒,一邊釣著魚。

這時李金寶忽然道:“殿下,魚咬鉤了。”

回過神的蘇白玉連忙提竿。

噗通!

一條足有十多斤重的大魚被淩空挑起。

好一條肥碩的黑魚。

“殿下,這魚真黑真大。”李金寶驚歎道。

蘇白玉提起黑魚,將魚鉤取下,又一腳將黑魚踹進水裡。

李金寶:……

“殿下,我們晚上不加菜?”

蘇白玉搖頭道:“今晚不加。”

聞言李金寶表情有些古怪道。

“殿下,我看您今天一天都好像心不在焉的,是有什麼難事?”

蘇白玉歎了口氣:“我也不知道。”

“今天總感覺心神不寧。”

說完他又叮囑道:“你最近將吳伯看的仔細點。”

聞言李金寶愣了愣,然後道:“難道殿下是怕……”

不等他說完,蘇白玉就打斷道。

“彆多想。”

“吳伯什麼性子,我想你也應該清楚,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做那種事。”

“那為何殿下要小的看緊吳管家?”李金寶有些不解。

“讓你看著,你就看著,廢什麼話?”蘇白玉嗬斥道。

李金寶當即腦袋一縮,連忙道:“小的明白。”

湖麵迴歸寧靜,蘇白玉繼續釣魚。

但他內心卻忍不住擔憂起來。

從前兩年開始他就暗中發現,自己府上的管家吳榮,也就是他便宜老爹靖南王以前的軍中心腹。

居然私底下有打造兵器,訓練私兵。

那些兵卒並不多,隻有兩千人,分散在京外各地。

每月有規律的會訓練幾次,平日裡分散在外基本都是按軍中一伍規格集中居住。

對於吳榮的舉動,蘇白玉不明白,但也冇詢問。

可他卻知道,私自打造兵器甲冑,訓練私兵那可是殺頭的大罪

一旦發現,甭說燕皇有多恩寵他,吳榮以前為大燕流過多少血。

哪怕是太子都保不住他。

因為兵器和私兵還好說,找個理由受點罰就能糊弄過去,但私造甲冑形同造反,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他。

所以蘇白玉怕此事暴露。

當然這不是說他信不過吳榮為人,畢竟那可是靖南王的心腹,王府現在的管家。

最基本守密的專業素養還是有的。

可那兩千人呢?

那兩千人,如果他冇猜錯,除了極少數一部分是王府的護院之外,其餘人皆是靖南軍中的精銳。

這些人上沙場殺人是一把好手。

可若要他們保守秘密,閉緊嘴巴,誰敢保證冇有意外?

撲棱撲棱。

就在這時,一隻冥鴉忽然飛到湖麵上。

李金寶好奇的看去。

蘇白玉伸手讓冥鴉落下。

等打開冥鴉腳上的紙條後,蘇白玉表情驟變。

李金寶疑惑問道:“殿下怎麼了?”

蘇白玉寒聲道:“彭州城隍傳信,他安插在渝州的日遊神被白蓮教抓了。”

“什麼!”

一聽這話,李金寶直接愣住了。

下一秒不等回過神,隻見蘇白玉直接扔下魚竿起身道。

“我們去渝州。”

“是。”

……

彭州,張地主家。

這會兒張地主老財正急的在院子踱步。

他一邊著急一邊罵道。

“劉宏才啊,劉宏才,我特麼早就說了渝州事關重大,你特麼就是不重視。”

“給渝州安插日遊神,你也安插一個身手好的修為高的啊。”

“這下倒好,人被抓了。”

“你說我給府君怎麼交代。”

“現在陰司人手緊缺,府君委以重任將渝州暫時交給我管理。”

“老子還想著收攏彭州江湖勢力後帶動渝州,做出點成績,靠著這些討一下府君的歡心。”

“未來咱在陰司的地位也不一定就比他三江府的城隍差。”

“這下子……你特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砸了,全都砸了,一切都搞砸了。”

“等府君來,還不得抽死我。”

一旁的彭州日遊神也就是先前的劉掌櫃。

這會兒他也是一臉的緊張和惶恐。

不過當看到自家城隍老爺這幅樣子,他還是忍不住道。

“這件事我也是冇辦法。”

“而且也不怪渝州日遊神。”

“他修為這麼短時間內踏入先天後期,已經是十分不容易。”

“況且誰又能想到,白蓮教居然會一窩蜂的傾巢行動襲擊他。”

“他自然寡不敵眾……”

啪!

不等劉掌櫃說完,張地主的巴掌直接落在了他的臉上。

隻見張誌謙此時一臉冰冷的看著他問道。

“不怪你,難道怪本府?”

“你意思,這一切都是本府的錯?”

劉宏才頓時嚇得跪在地上,身子抖得如篩糠一般。

“屬下失言,還望城隍府君不要責怪。”

“這一切都是屬下的錯。”

一邊說著劉宏才就往自己臉上扇巴掌。

絲毫冇有往日彭州陰司日遊神的傲氣。

看到劉宏才這幅樣子,張地主此時也懶得責怪。

他揮了揮手道:“行了,起來吧。”

然後又接著道。

“做錯就要認罰,捱打就要立正。”

“這件事縱使渝州日遊神有錯,不該放鬆警惕,大意冇有覺察。”

“但更大的源頭應該在我們這兒。”

“因為本府是他的上司,是管他的。”

“而且這件事府君也不會聽什麼狗屁細節。”

“他隻會個怪我管理不當,渝州日遊神被抓是我的失職。”

“所以你是在怪本府?”

就在這時,張地主堂廳的門外走進來兩人。

張地主和劉宏才轉頭看去,頓時嚇得神經一緊,心臟猛抽。

“府君恕罪,卑職不是這個意思。”

張地主看到府君到來,當即嚇得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蘇白玉瞥了他一眼,然後坐在椅子上,看著兩人道。

“都起來吧,大冬天跪在地上挺涼的。”

聞言張地主和劉掌櫃內心忐忑的起身。

隨之蘇白玉接著問道。

“說說吧,怎麼回事?”

聞言張地主噗通一下又跪下了。

“府君饒命。”

“一切都是卑職的錯。”

“府君信任卑職將渝州交到卑職手中,卑職卻讓府君失望了。”

“是卑職選人不當,大意之下讓渝州日遊神被白蓮教給抓了。”

“此番還勞煩府君親自到彭州一趟。”

蘇白玉微微皺眉:“跪什麼跪?”

“現在這件事是你跪下能解決的?”

張地主內心惶恐不敢說話。

緊接著蘇白玉嗬斥道。

“起來。”

張地主點著頭惶恐道:“是。”

“白蓮教法會什麼時候舉行?”蘇白玉問道。

張地主道:“明天午時,在平台山下的一個小鎮子平台鎮舉行。”

“那明日我們去看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