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章

26

-

秦穗掏了掏口袋,從口袋中掏出了十枚銅錢,惜字如金道:“有,給你。”

知春接過銅錢,被她家暖心長公主體貼的淚眼汪汪,“我把錢全買了店鋪,公主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經營,讓公主成為宮中最富有的人。”

秦穗清清淡淡地“嗯”了一聲。

知秋上前拍拍知春的肩膀,道:“公主不在乎這些身外之物,賠光了也沒關係。”

知春搖頭,鏗鏘有力道:“公主不在乎,我們做丫鬟的有要替公主在乎。”

秦穗低頭,慢吞吞地脫掉鞋,拆開鞋麵,把藏在裡麵的地契遞給知春。

地契是先皇給她的。

五師兄把地契縫在了鞋麵裡。

知春打開了地契,神色凝重。

這份地契是整個後秦的邊界地帶,上連北荒之地,下接乞康諸族,左近餘國高溫之地,右及東陵。

這份地契中,全是後秦排兵佈陣的地方。

知春看了眼落款人,把地契收好,心事重重。

宮裡宮外皆羨慕長公主位尊身貴,卻不知先皇對她不公。

熟知內情的,又有幾人?

室內,寂靜,沉重。

秦穗把寒刀收入刀鞘,站起身,學先皇安慰她的樣子,揉了揉知春的頭。

“享萬民朝拜,便要護一方安寧。”

知春拍拍臉,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些,她不想再打擾長公主難得的平靜閒適。

知秋自始至終都垂著頭,思忖著,她們四個伺候長公主的丫鬟中,最好吃懶作的知春都開始奮發圖強地盤店鋪給公主掙錢,她自己是不是太不爭氣了。

知春喜歡攢錢,也是商戶出身,有一套做生意的眼光和直覺。知春這種讓長公主成為宮中最富有人的想法,雖有些誇大其詞難以實現,但,起碼能讓公主成為後宮中最富有的人。

知夏和知冬各有所長,進入金雀殿後,便像枯木遇見柴火似的,異常高昂地投入到提升技能當中。

隻有她還無所事事地晃盪著。

以往讓她在各個宮殿混的如魚得水的腿腳功夫在長公主麵前就是花拳繡腿,遇見危險,不是她來保護長公主,而是長公主來保護她。

還有讓她引以為傲的輕功在長公主麵前更是不夠看。長公主的輕功如何,她冇見過,暫且不提。隻論長公主昨日稍稍露出了實力,就足夠她家長公主跟任何人當麵剛了。

知秋反思著,她在長公主這裡還有什麼用。

久等不來。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手牽著手地來都秦穗這裡催促。

秦穗把寒刀歸還管家,帶著一行人走出戎府。

來戎府的時候,隻帶了一竹籃的糕點,走的時候,大包小包,滿噹噹的。

秦穗帶著人,直接來到大皇子的德親王府上。

王府的門房有眼色,看見寶桂和知春知秋的走路姿勢,便知這是宮裡出來的。

門房派小童速去找胡管家後,恭敬地打開大門,迎一行人進入中堂。

秦穗剛在中堂落腳,胡管家就緊跟著走了過來,他跟著大皇子進過宮,一眼認出了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心中猜測著被兩位小主子讓在主座的是哪位姑奶奶。

即使猜不出,胡管家的臉上也冇露出任何的疑惑,周到細緻地招待著主子們。

大皇子挺著個大肚子,氣喘籲籲地挪到中堂。

他的腰幾乎占據了他身高的一半。

大皇子每日上朝,自然知曉被父皇親自接回宮的長公主。

他應喊她姑姑。

可,喊不出口。

她太小了。

秦穗看著他呼吸粗短行動遲緩費力的樣子,緩緩道:“每日下朝,來皇林書院。”

大皇子滿眼疑惑。

十一皇子蹦到他身邊,小聲道:“小姑姑的意思是,你以後跟著我們一塊訓練。”

大皇子一臉愁苦地看向秦穗,“不管用,我已經認命了,隻想在剩下的兩年裡多看兩眼兒子。要是歲兒走了,活著也冇意思了。”

秦穗眼神變得黑沉冰冷,無聲地流轉無相功。

屋內人像被人捂住了嘴巴捏住了鼻子般呼吸不暢。

大皇子被堵住了氣,紅潤白胖的臉變的蠟黃。

胡管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秦穗散開無相功,冷漠地看著大皇子。

十一皇子深呼吸,喘平氣,對著大皇子悄聲道:“小姑姑生氣了。”

大皇子仍大喘著氣,心中誠惶誠恐。

十一能看出來的事情,他又豈能看不出來。

胡管家唯恐這位所有人都惹不起的姑奶奶再生氣,急匆匆地給她倒了一杯平心靜氣地清茶,眼露懇求地看著大皇子。

大皇子無奈地承諾道:“明日起,在皇林書院準時報道。”

秦穗的目光從大皇子身上移開。

大皇子用袖口擦了擦臉上和脖子上的冷汗。

胡管家帶路。

秦穗走向病房。

十一皇子拉著大皇子的袖子,遠遠地墜在最後麵。

十一皇子仰著頭,對大皇子嚴厲地訓斥道:“人既然還活著,就應該拚命地活著,遇見點挫折就要死要活的,最是惹人厭惡。”

大皇子一臉羞愧。

十一皇子的語氣放緩,“以後乖乖聽小姑姑的話,小姑姑讓乾什麼,你就去乾什麼,彆惹小姑姑生氣,剛剛你也知道了,惹怒小姑姑的後果很嚴重,小姑姑可以讓人生不如死。”

大皇子即使被十一皇子如此冇有長幼地訓斥著,也隻點頭應是。

他的生母曾是皇後的貼身侍女,侍女背主爬床又瞞天過海地生下孩子的後果不外乎遭人厭棄。

有這樣的生母,又占據長子之位,被排擠敵視的大皇子養成了這幅懦弱膽怯的性格。

秦穗全部的神思都放在德親王府的地勢佈局上,還不知道十一皇子一根大棒一個棗地管教著大皇子。

她跟在胡管家身後,進入病房。

她的小皇侄孫像個骷髏娃娃那般,死氣沉沉地看著她。

第011章

.給錢

秦年歲這副瘮人的鬼模樣,讓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僵在了門外。

秦穗靠近,麵無異色,心無波瀾。

她剛從萬獸坑爬出來的時候,比他還甚。

看多了也就順眼了。

秦穗坐到床頭,手指放在小骷髏的手腕上,把脈。

脈相,斷斷續續,一時躁亂,一時細綿。

小骷髏有氣無力地動了動手指頭。

秦穗掃了眼他看向窗外的眼神,兩手托起他,走向門外。

大皇子和胡管家一左一右地攔住了她。

“歲兒經不起任何的風寒。”大皇子央求地看著秦穗。

秦穗低頭看小骷髏。

小骷髏藏在暮氣沉沉中的微弱亮光,慢慢地消散,重歸死寂。

秦穗看向大皇子,緩緩道:“他想出去。”

大皇子垂著頭,攔在路上,不言不語。

他不敢拿兒子的命去賭。

東陵小質子扯了扯十一皇子的手。

十一皇子接收到他的信號,擋在小姑姑的麵前,在大皇子和胡管家中間擠開一條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