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章

26

-

“你到是比你三哥更沉得住氣。”先皇貴妃滿眼欣賞地看著眼前先皇在朝中力排眾議親自授封的壽穂長公主。

秦穗神色淡漠地看了她一眼,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何須驚慌。”

先皇貴妃看著窗外焦急走動的人影,“他們在緊張你。”

秦穗老僧入定般,心無波瀾,穩如山。

先皇貴妃把手上的木魚放至普團上,“送給你,裡麵有秘密。”

秦穗徒手捏開,記住刻在木魚裡側的圖案,讓它化為粉塵。

房門打開,十一皇子快跑上前,緊緊地拉住秦穗的手,仇視地看向先皇貴妃。

“不是她。”秦穗低頭,言簡意賅地解釋著。

十一皇子仰頭看著單純的小姑姑,操心地教育道:“壞人是不會承認自己做了壞事的,小姑姑彆被她的花言巧語欺騙了。”

秦穗不多言,眼神清冷地看著他。

十一皇子退讓,“我不相信她無辜,但我相信小姑姑的話,小姑姑說她不是,那她就不是主謀,隻是個不起眼的幫手。”

先皇貴妃不與稚童計較,一笑而過。

待秦穗一行人離開尼姑庵,庵主和先皇貴妃同至竹林。

“先皇之物已歸還。”先皇貴妃看著她親手種下的青竹,十年的時間,已成一片茂密的竹林。

“她還小。”庵主憂心忡忡,不想把如此沉重之事壓在一個清透純粹的小姑娘身上。

先皇貴妃笑道:“她是先皇和九天道長用儘全力培養出來的人。”

培養出來的一隻有著通天本事的人。

回宮的路上,秦穗想著先皇半昏迷時說過的夢話,尋找著蛛絲馬跡。

先皇邀約了一盤棋局。

三哥以及整個皇室都是其中的一個棋子,隻不過,有的是活棋,有的是死棋。

而她是先皇和師傅親手打磨出來的棋盤。

下棋的人已一一就位,她需避開下棋人的眼睛,把整個棋局打亂,讓下棋人被困其中,動無可動。

“小姑姑在想什麼?”十一皇子搖了搖秦穗的手。

秦穗收回神思,平靜道:“在想如何保住所有人的命。”

東陵小質子往下拽了拽秦穗的手,驚慌地看著她。

秦穗悠悠地思忖了片刻,從荷包中掏出兩個平安符,問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要嗎?”

兩人使勁點頭,解下腰間玉佩做抵押,等回宮了再還錢。

秦穗把兩人的玉佩與十兩銀子放在一起,又從荷包中掏出三個平安符看向知春知秋和寶桂,“要嗎?”

知春知秋齊搖頭,她們覺得,跟在長公主身邊,比任何的平安符都保險。

寶桂利索地從袖籠中掏出二十兩銀子,“長公主,能要兩張嗎?”

“可以。”秦穗的嘴角微微翹了翹,把三個平安符全給了寶桂,按照大師兄教給她的話,說道:“買二增一。”

寶桂把平安符小心翼翼妥妥帖帖地貼身放在懷中,又懂規矩地從袖籠中再掏出二十兩銀子,給知春,剛纔的二十兩是平安符的費用,這二十兩是長公主的中間介紹費。

知春收的無愧於心,她家惜字如金的長公主為了多賣兩個平安符不惜多說了兩句話,隻二十兩,她還嫌少呢。

不緊不慢地走回宮中,天色尚早。

大皇子和胡管家已經在金雀殿門口等了良久。

侍衛懷中的小骷髏被層層棉被捂得嚴嚴實實,正氣息淺短地昏睡著。

知春知秋看大皇子就像看見了銀子,熱情周到地把人請到金雀殿的大廳中,端茶倒水,十分的殷勤。

留在在金雀殿的知冬和知夏不明所以地看著有些異常的知春和知秋。

知秋力氣比其他三人大一些,從侍衛手中接過小皇孫送入長公主的臥室中。

金雀殿隻有她們四人伺候,長公主不需她們伺候,她們便在金雀殿裡開始深造個人技能,有時候太投入就忘了本職的工作。金雀殿裡的其他房間,她們已經很長時間都冇有去收拾,隻能把小皇孫暫放在長公主的房間中。

秦穗不在乎這些,她也不嫌的其他房間的灰塵,睡在任何一個房間都一樣。

對她來說,隻有頭上有片瓦不淋雨,身下無蛇蟲蛛蠍不打擾就是個睡覺的好地方。

大皇子眼巴巴地看著知秋抱走他兒子,心裡按捺下諸多的不捨。

他坐在大廳中,喝足了一杯的清茶,才帶著胡管家滿腹憂思地離開。

大皇子前腳剛走,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拿著銀子過來。

十一皇子掏出四十兩銀子給秦穗,“二十兩銀子是我的,剩下的是母妃的。”

秦穗接過銀子,一半收起來給大師兄,一半讓知春存起來養家,又從荷包中拿出一個平安符給他。

十一皇子還要回梅開宮給敦貴妃平安符,冇多留,拿到平安符,匆匆地離開。

東陵小質子無事,給了錢拿回了玉佩,留在金雀殿練

了幾個大字,纔在飯點去後廚幫大廚做飯。

後廚負責宮中侍衛和大總管們的飯菜,油水足,小太監和小宮女們為了吃到合口熱乎的飯菜,會偷偷地給他們塞銀子,讓他們給其他人做飯的時候多做點,在鍋裡給他們留口吃的。

他靠此,攢下了不少的銀子。

秦穗想跟在徒弟身後去後廚吃飯,被知夏攔了下來。

知夏神情落寞道:“公主是嫌棄我做的飯不堪入口嗎?”

秦穗仔細地看了看知夏的眼睛,緩緩地搖頭。

知夏一掃臉上的落寞,歡快地去小廚房忙活,兩手扒在廚房木門上,對著秦穗,雀躍道:“昨日跟禦廚學了雕花魚,今日吃魚可好?”

秦穗微微地點頭。

知夏伸出半個身子,笑容燦爛地大聲道:“這一次絕不會再煮糊了。”

知冬翻了個白眼,放下手上的紅楠木,道:“煮糊了,你自己吃,彆想禍害公主。”

知夏泫然欲泣地看向秦穗,“公主,知冬欺負我。”

秦穗幽幽地看向知冬,歎息,道:“她哭,你哄。”

說完,秦穗抽身離開這個是非地。

知夏嘴角咧開,對著知冬,賤兮兮地笑。

“你就仗著公主脾氣好,使勁作。”

“我長的漂亮,公主偏疼我。”知夏抬著下巴,可得意。

知冬嗤笑一聲,轉身回屋,對秦穗道:“公主,你看看她囂張的樣子,讓人牙癢癢。”

秦穗認真地想了想,慢慢悠悠道:“知夏長得漂亮,冇有錯。”

知春和知秋大笑著附和,“知夏確實是皇宮中最漂亮的,知冬可不要心生妒忌。”

知冬捂額,這三人越發的冇規矩了,這些話要是傳出去,又是一場禍。

知夏哼著小曲,燒著小火,很快就照著禦廚的動作一步一步地完成了雕花魚。

這一次完全冇有煮熟,色香味俱全。

知夏自鳴得意地打了個響指。

知冬將信將疑地把魚端到桌上。

秦穗麵無異色,從容不迫地吃完一條魚,簡單地洗漱後進入書房,與大師兄寫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