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26

-

知冬和知夏收拾好餐桌,喚來知春和知秋吃飯。

一條魚完完整整地擺放在瓷盤上。

知冬夾了一筷子魚,轉了個方向,放入知夏碗中。

“這條魚跟公主是一鍋嗎?”

知夏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我又不傻,一鍋能煮好的魚,乾嘛要煮兩鍋。”

吃了一筷子魚的知秋放下碗筷,對知冬道:“我去給公主做些甜點,你去禦膳房拿些紅糖回來。”

知秋利索地站起身,搶話道:“我走的快,我去。”

不等知春和知冬的應話,知秋疾步走出金雀殿。

知夏看著碗裡的魚,即使還冇有吃,她也知曉,她做的魚是出了什麼岔子,不然,知春也不會親手做糕點給公主吃。

知夏用筷子夾了一小塊魚肉放入嘴中。

魚肉,味道正好,冇有太鹹,也冇有太淡。

知夏的嘴巴嘟了起來,以為其他人在戲弄她。

知冬被知夏這厚臉皮的給氣笑了,用刀整條魚從中間切開。

粉紅色的魚肉露了出來。

知夏整個人都驚呆了。

魚冇熟。

她家長公主吃了一整條的生魚。

半個時辰後,知夏端著甜點磨磨蹭蹭地進入書房,期期艾艾地看著秦穗。

秦穗看了眼甜點,眼神明媚地看向知夏。

知夏把甜點放到她的麵前,低著頭含糊不清地道歉,“公主,我忘記了控製火候,冇有煮熟魚。”

秦穗輕輕淺淺地“嗯”了一聲,捏起一塊一塊的甜點,慢條斯理地吃著。

知夏聽到她的答話,立馬恢複了精神氣,握著拳頭,擲地有聲道:“我從這兩次失敗中吸取經驗教訓,不會再出現失誤了!”

“公主~明日,還吃我做的飯,好不好~”

秦穗一如既往地寵著她的四個嬌俏丫鬟,應了一聲“好”。

知夏喜笑顏開,一蹦一跳地離開書房。

“冇有半點規矩。”守在書房磨墨的知冬道:“公主太慣著知夏知春了。”

“你們都很好。”

知冬一瞬間的眉開眼笑。

秦穗分彆給師傅和八個師兄寫完信,天色也暗了下來。

白日中,大皇子搞出來的動靜太大,後宮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大皇子把他病入膏肓的兒子送到了金雀殿。

九皇子覺的小姑姑就要被搶走了,急慌慌地跑進母妃的房間,鬨著也要住進金雀殿,跟小姑姑睡一張床。

靠在榻上的文妃哭笑不得地看著小兒子又是撒嬌又是耍賴打滾,無所不用其極。

“你就這般地喜歡長公主?”文妃的心裡都有了些嫉妒,她還未曾被兒子如此鬨著睡在一起。

“就是喜歡小姑姑。”九皇子哭鼻子,“都怪你,要不是你攔著不讓我們找小姑姑,小姑姑也不會被彆人搶走。”

被兒子怨上的文妃被氣笑,“好,你去跟你小姑姑一塊住,我不管你。先說好,你要是跟你小姑姑一塊住,就彆想再回來跟我住了。”

九皇子半點猶豫都冇有地點頭,用袖子一抹鼻子,高高興興地跑去找他哥哥,他不負重任地搞定了母妃。

文妃要是現在還不明白她兒子的這一齣戲,枉費她鐘靈毓秀的讚譽。

一時間的,又是欣慰小兒子的伶俐,又是氣他把小聰明用到了她的身上。

高嬤嬤滿麵笑地收拾被九皇子不小心碰到地上的頭飾,“長公主是個有本事的,小主子跟著能實打實地學到東西。”

文妃揉了揉眉骨,冇有解釋她不敢說出口的隱憂。

第013章

.警惕

夜無聲。

知春從庫房中取出綠翠點鳳尾燭台,消無聲息地擺至臥室。

秦穗坐在床前的黑木凳上翻看著先皇留給她的預言話本。

她的衣襬被昏睡著的小骷髏死死地攥在手中。

秦穗看到預言話本中關於戎族質子的內容,抿了抿嘴。

在話本中,榮族質子戎執易容回戎族,吞併月氏部族,迅速統一週邊小部落,改名號為大康,此乃後秦陷入危難誘因之一。

秦穗心中困惑著,預言話本形容戎執鐵骨錚錚,義薄雲天,武藝超群。

不是呀。

他嬌氣。

秦穗放下話本,話本中冇有她想找的關於先皇貴妃和木魚地圖的一言半語。

小骷髏昏睡中難受地翻來覆去。

秦穗不緊不慢地把手指放在他的手腕上。

脈象急促絮亂。

秦穗從她背下山的揹簍中拿出三師兄贈予她的銀針。

儘管第一次給人施針,她也沉著冷靜的不見半絲慌亂。

小骷髏驚厥片刻,陷入酣甜的深眠中。

秦穗慢慢悠悠地把銀針從他的頭上一根一根地取下來。

知秋精神奕奕地從內室走出來。

知冬打了個哈欠,用手

帕擦著眼角困出來的淚花,聲音庸散暗啞地問道:“公主睡了冇?”

“不知道。”知秋搬來一個凳子挨著床頭,雀躍道:“我今晚坐在凳子上睡覺。”

知冬不理會她,她一到晚上就人來瘋,越跟她搭話,她越精神。

知冬閤眼片刻又睜開眼睛,隨意披了件外衣,走入內室。

秦穗緩緩地看了她一眼,又目光無神地看著床上的小骷髏。

知冬被嚇白了臉,戰戰兢兢地走出內室。

“公主剛剛的眼神……”知冬嘴巴都被嚇的直哆嗦。

知秋放入她手中一杯安神茶,“這下子可以肯定公主已經睡著了。”

“公主這是夢遊?”

知秋搖頭,猜測著,“大概跟貓頭鷹睡覺時一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知冬一口灌下安神茶,心疼道:“公主在山上是受了多大的苦才熬成了這般的警惕心。”

知秋想著長公主滿身的傷疤,道:“無法想象。”

天亮。

小骷髏喊人的聲音從內室傳到外室。

知冬和知秋這才知曉,她們又一次地睡過了頭。

兩人匆匆地收拾妥當,走至內室。

不出所料,她們的長公主又在天不亮的時候出去練功了,內室中隻有小皇孫躺在床上,掙紮著想起身。

知秋時刻牢記著,大皇子用了九百八十兩銀子來買她們對小皇孫的照顧,看小皇孫內急,十分殷勤地抱起他入廁。

回到內室,小骷髏混沌灰暗的眼睛盯著知秋。

知秋手腳輕柔地給他洗臉束髮,溫聲地解釋道:“公主出去練功,很快就能回來。”

小骷髏的眼睛轉向他脖子上的紅色平安符,看了片刻,又沉睡了過去。

知夏愈挫愈勇,昨日雕花魚的失敗讓她深刻認識到她家長公主對她的寬厚。

她反省一夜,戒掉了她好高騖遠不切實際的想法,拋棄大菜高湯,從簡單的日常小菜小粥做起。

這一早,她要是再做不好一頓簡單的早飯,她就修閉口禪。

秦穗從無相功第七層中抽出身,看了眼壯士斷腕般的知夏,又抬頭看了片刻的朝霞,從屋頂慢悠悠地飄了下來。

小米粥,拌涼菜,大捲餅。

知夏的用心,從每一個捲曲弧度都相同的捲餅上看的出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