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章

26

-

宛如每一次的早飯,秦穗臉上平靜無波,冇有任何的評斷言語。

知夏見過公主吃到甜點時兩眼微眯的小幸福模樣,知曉她的平平無奇的早飯談不上好吃。

秦穗接過知冬遞過來的濕巾,簡單地擦了擦嘴和手,揹著手,沉穩有力地走入臥室,低頭看著仍在沉睡的小骷髏。

小骷髏在她的目光下,滿頭大汗地醒來。

一身的汗彷彿卸掉了他身上的一些積水,讓他宛如枷鎖束縛的沉重身體有了稍許的輕鬆。

秦穗兩手托著他走向皇林書院。

六皇子和九皇子看見小姑姑來接他們,扔下彈弓,興奮地衝了過去。

兩隻球一左一右地撞在秦穗的身上。

秦穗依然穩如山。

秦穗看看手上托著的小骷髏。

還好。

冇壓壞。

金雀殿。

知秋聞了聞小米粥,冇有奇怪的味道,對知春點了點頭。

知春小心翼翼地喝下一口米粥,還不錯,對知冬眨了眨眼。

三人放心地吃飯。

三人習慣了在早晨隻喝粥不吃麪食,這一小鍋的飯不夠吃,便去廚房看看長公主有冇有在她吃飯的大鍋裡剩下的粥。

掀開鍋蓋,知春僵在了原地。

“知夏!你能不能彆逮住咱家長公主一個人來害,行不行!”知春一勺子撈起剩在鍋裡的半勺粥,舉到知夏的鼻子底下。

“你吃!”

知春氣的聲音都劈裂了。

知冬放下碗筷,快步過去,急道:“怎麼了,怎麼了?”

知春指著勺子裡的粥,“她讓公主吃這玩意。”

知夏臉塌,抱頭,認罪。

她以為送入皇宮的都是上等米麪,誰想到這米裡還會有蟲子。

她家長公主麵不改色地喝了一鍋,隻留了半勺來提醒她。

嗚,她家長公主太暖了。

她太對不起她家長公主了。

路上,九皇子講他早晨吃了鮮蝦餛燉,很好吃,又問小姑姑吃了什麼。

秦穗想了想,說出了她認為好吃的,“米蟲。”

她剛入萬獸坑時能吃到的最美味的肉便是竹蟲。

她今天吃到的米蟲也同樣的好吃。

朝中無大事,文官和武官又互相詆譭攻擊了一波後散朝。

大皇子急慌慌地朝皇林書院的方向走去。

朝中大臣相互間打了個手勢,緊跟大皇子身後。

大皇子把兒子送入到金雀殿中的事,他們昨日便已知曉。

他們無牌不可入後宮,至今未見讓先皇不聽諫言違背祖製親口冊封為壽穗長公主的七皇女。

此機會,難得。

第014章

.幼年

皇林書院後牆武場。

大皇子兩臂規律地上下搖擺,快速行走,稍慢,便能看見兒子譴責的目光。

小皇姑下令,兒子清醒多長時間,他便走多長時間,等兒子睡著了,他才能回府。

一柱香了,兒子還像一隻初生羊羔那般,窩在厚袍中看他。

兒子今日清醒的時間比往日多了很多。

隻要兒子的身體有所轉好,他走的再累也沒關係。

秋日烈,暴曬下的大皇子滿身的汗,一滴一滴地墜入土中。

胡管家拿著大皇子的腰牌請來禦醫在一旁守著,唯恐大皇子在一圈圈的疾走中出什麼問題。

一眾大臣,神情各異地圍著武場席地而坐。

也不知是誰在武場請來了鼓師,悶沉震響的鼓點聲讓人不由地想跟著大皇子踩著鼓點快走。

他們這一把老骨頭,可禁不起折騰,坐在地上可以更好地欣賞武官大鬨武場的戲份,明日又能參上一本。

武官們多有實權,敢當朝給秦裕難堪,更何況一個瘦小的像雞崽的丫頭片子。

他們冇有文官們的彎彎腸子,直接撥開寶桂和知秋的胳膊,不管不顧地闖入了武場。

秦穗站在武場中間,揹著手,淡漠地看著人。

不怒自威。

大皇子停了下來,擔憂地看著小皇姑。

秦穗的眼神轉移到他的身上,平靜無波。

“繼續。”

大皇子不得已,放下多餘的擔心,認命地在兒子的監視下繼續快步行走。

秦穗看著虎背熊腰穿官袍的人,思忖著先皇和二師兄為她規定的還擊標準。

朝中之人。

非大奸大惡之人。

莽漢野漢之流。

除了不能殺人還有什麼來著?

秦穗想回宮翻看二師兄給她整理的摘抄本。

她又忘了先皇和二師兄的話。

秦穗滿心懊惱,依然一副淡漠萬物的模樣,把九天道長悟道時的仙人之姿學了個十成。

武官以萬夫毅為首,當年他年僅八歲,坐於高頭大馬上隨先皇征

戰四方,朝中半數武將是他帶過的兵。

他的武功段數是戰場上與敵人麵對著麵,一點點地精透的,與武狀元出身的侍衛長又有所不同。

他十分好奇先皇親手培養出來的七皇女是如何的與眾不同。

萬夫毅摸著半黑半白的鬍鬚,對身後之人點了點頭。

萬一闖站到了秦穗的麵前。

他年輕體壯,站在一群武功大將中絲毫不顯瘦弱。

年僅十四,比秦穗大九月。

秦穗四歲上山,早已忘記幼時玩伴。

萬一闖還記的她。

實在是,她留給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

幼時,他們六人陪公主在馬場高台上看馬,馬驚,撞翻高台護欄,公主和他們六人從高台上墜下。

他們六人都被家裡嚴格教養,六人中最為年幼的他從會走路起就被父親拉倒兵營中操練。

他們都受過疼吃過苦,卻未曾骨折。

一時受不住痛,大哭。

七公主安安靜靜的躺在地上,看著他們哭。

傷好後,他們六人成了家裡長輩嘲笑的對象。

一個嬌嬌貴貴的小公主,傷了一根肋骨四根手骨和一根腿骨,忍住了疼冇有哭。他們六個比她年歲大傷的比她輕的人,反而哭的撕聲裂肺。

他們六人不服氣,去找七公主質問她是不是故意揹著大人偷偷地哭。

找到東宮,她已跟著先皇上山,不見蹤跡。

冇有問出口的話成了心裡的一個疙瘩,這個疙瘩一直留到了現在,終於有了麵世的機會。

被父親點出來,他不動手,先把當年想要質問的話,說了出來。

“你四歲摔下馬場高台時為何不哭!”

秦穗沉默著。

從馬場高台摔下來,挺疼的,她還記得。

“哭冇用。”糖管用。

這個答案,讓萬一闖羞憤。

他也知道哭冇用!

萬夫毅滿懷欣慰地看了眼七皇女,心中稍有期待。

一問一答間,秦穗也知曉,她麵前的這個人有可能是她上山前的小夥伴。

更不能傷人了。

萬一闖率先動手。

秦穗不言不語,安靜地站著,不慌不忙流轉無相功第一層,風無形。

幾個呼吸間,萬一闖驚恐地看向秦穗。

秦穗微微點頭,解開風對他的束縛。

萬一闖抱拳,單膝跪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