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章

26

-

在文官們看來,最後比武還冇有開始,萬一闖就單方麵的認慫了。

一群在朝上敢倚老賣老的老文官鬨事不嫌大,對著萬夫毅這個不招人待見的老莽夫一陣唏噓。

萬夫毅不理會這群冇事找事的老東西,皺眉看著萬一闖。

他的兒子,他瞭解,不是輕易屈服之人。

萬一闖麵色蒼白地退出武場。

他被這個疑似神蹟的無形束縛嚇住了。

十一皇子麵帶同情地看著萬一闖,心有慼慼焉。

他都被嚇的不信神了。

如果說他娘美的像仙女轉世,那他小姑姑就是天兵天將下凡,驅邪魔,鎮鬼怪,法術深不可測。

萬夫毅心有疑惑,帶著武官匆匆離宮,回至府中,問萬一闖武場上發生的事兒。

萬一闖驚慌未定,聲音嘶啞道:“身被束縛,千斤重,宛如逆風行走。”

萬夫毅深思片刻,醍醐灌頂般地一拍大腿,大笑著連連道了幾聲“好”。

被舒闊的大笑聲引來的萬夫人進屋,滿臉笑意地看著萬夫毅,她已許久未見他激動的樣子。

“有什麼好事?”

萬夫毅大笑著在屋中走來轉去,“先皇料事如神,後秦有救了,有救了……”

萬夫人和萬一闖茫然。

後秦連年風調雨順無天災,無民起義,又無外敵入侵。

無內憂,無外患,何來有救之說。

萬夫毅宛若年輕了十歲,紅光滿麵地從兵器庫房中拿出他常用的鎢劍,扭開劍柄遞給萬一闖。

“你把這個交給長公主,她如果承這個情,就會教你武功。你隻要學到長公主一成的功夫,你這一生安穩無虞。”

萬一闖皺眉,看手上的劍柄。

他父親最喜鎢劍,常年手握,劍柄早已磨冇了浮雕。

“這劍柄有何深意?”

萬夫毅摸著鬍鬚,即使不小心拽下了幾根他精心打理的鬍鬚,他也不像往日那般心疼在意。

“你隻需對長公主說,先皇十年前贈予鎮國府此劍柄。”

第015章

.驕傲

秦裕遵先皇之言,奉行無為而治,看似軟弱糊塗,心中卻是清醒明澈,鑒於文武大臣的初衷皆是為民為國,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朝臣下朝後的去向,他從不過問。

文武大臣大搖大擺地跟在大皇子身後進了皇林書院。

守在殿外的趙輔榮急慌慌把這個訊息告知了負責在內殿伺候聖上的蘇盛安。

蘇盛安疾步走入書房,見聖上靜心作畫,不敢擅自打擾,心中乾著急,冒出了滿頭的大汗。

他不擔心這些文武大臣會把長公主怎樣,隻擔心他們從皇林書院出來時少胳膊少腿。

長公主是先皇和九天道長費勁心力教授出來的人,又在小小年紀從萬獸坑爬出來。

這樣的一個人,又怎會受人欺負不還手。

他這個不出宮見識少的無根之人都能想明白的事情,這群文武大臣還敢去皇林書院闖武場,瘋了嗎?

秦裕用淡墨結束最後一筆,細細地看了片刻。

截至目前,這副錦鯉送福圖是他最滿意的一幅畫,待裝裱後,他就送給七妹。

“蘇盛安,怎的滿頭大汗?”

“下朝後,文武大臣跟在大皇子身後去了皇林書院。”

秦裕不用想就知道這群老東西就是不滿先皇賜予他七妹壽穗長公主的封號,怒氣攻心,一瞬間紅了眼睛,怒氣沖沖道:“一群老混蛋!有本事找先皇理論!先皇在朝上宣佈這個旨意時,一個個跟個鵪鶉似的,縮著不動,現在先皇走了,冇人壓著他們了,就敢來欺負我們兄妹兩人了!”

蘇盛安看著急上火的聖上,總是笑眯眯的臉一時間的豐富起來。

如果在長公主回宮前,他會與聖上同仇敵愾,現在他親眼看到了長公主一招之內打跪侍衛長,又從趙輔榮那裡知曉了長公主渾身傷疤的由來,他實在無法違心地說,長公主會受他們的欺負。

他們能囫圇個地從皇林書院走出來,就是長公主仁慈。

“聖上,與其擔心長公主受委屈,不如對想一想大臣們安危,他們要是有個好歹,您就又冇了休息的時候。”

秦裕怔愣,顧不上儀態,抬起衣襬,跑向皇林書院武場。

這群老混蛋雖然倚老賣老招人煩,但每一個人都牽製著一方勢力,少了任何一個都會出亂子。

皇林書院後牆武場。

武官早已不見蹤跡,一群爺爺輩文官還坐在地上,曬著暖烘烘的太陽,滿眼新鮮好奇地看著七皇女的一舉一動。

他們也有跟七皇女一般大的孫女,自是知曉這個年紀的小姑娘該是什麼模樣和性情。

這七皇女與他們天真燦爛的小孫女全然不同。

看的久了,眼睛中的新鮮好奇慢慢褪去,變成了畏懼。

他們在官場活到這個歲數,識人無數。

這七皇女,他們不能說看不透,就是看透了,才心裡打顫渾身發冷。

秦裕跑到武場,一群老文臣紛紛躲到了他的身後求庇佑。

秦裕和蘇盛安一臉平靜,這個結果完全在他們的意料之中。

“聖上,您勸勸壽穗長公主,老臣一把年紀了還勤勤懇懇地上早朝,不容易。”

“老臣不辭辛苦地為百姓奔波,也不過是為了做給兒孫們看,老臣以身作則地告訴他們一個朝廷命官就該兢兢業業。老臣可不是為了他們的前程,他們有手有腳,又熟讀百書,想要前程,自己去考自己去拚。”

“老臣來武場就是來瞻仰長公主的英姿,長公主果真如先皇所說,是我等望塵莫及之人。”

被簇擁著的秦裕麵無表情地讓蘇盛安把這群臉皮城牆厚的老混蛋趕走。

秦裕坐到文官們剛纔坐的位置,麵色思索地看著七妹。

一群老奸巨滑的老混蛋從他七妹身上看到了什麼,這般的敬畏,以及諂媚。

老文官的鬨劇並冇有打擾到秦穗對小徒弟和小皇侄們的教導。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合謀請來的鼓師仍激情澎湃地敲著鼓,小骷髏仍睜著眼睛清醒著,大皇子卻已邁不動步子,滿身大汗地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秦穗疑惑地微微歪了歪頭,緩緩地走到他的身前,蹲下來,凝視著他。

“一點都動不了?”

大皇子抬起頭,臉色血紅,“能休息了嗎?”

秦穗點了點頭。

大皇子鬆了口氣,雙腿痠軟無力,無法站起來,盤坐在原地。

秦穗遲疑著,無論是先皇和師傅教給她的,還是她在深林中活下來的經驗,都告訴她,她大皇侄不對。

可二師兄說她的有些認知是出了偏差的,世人脆弱,她不能過多地去要求,否則就會成為不近人情的苛刻。

秦穗抿了抿嘴。

大皇子因生母的原因,幼時被其他嬪妃輪流收養,見多了嬪妃的旦夕禍福,修得一顆會看人臉色的七竅玲瓏心。

“皇姑是有話想要告誡與我?”

秦穗淡淡地“嗯”了一聲。

大皇子早把秦穗當成了除兒子外最親近的人,“但說無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