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章

26

-

秦穗指了指小骷髏道:“他很疼,依舊在看你。”

大皇子心疼地看著兒子,哽咽道:“我知曉,他這樣疼了一年多了。我不是一個好父親,他這樣疼,我還是希望他好好地活著清醒著。”

秦穗聽著大皇子的哭訴,冇找到話裡需要他如此悲傷的原因。

她的小徒孫剛被撿回或者被父母送到山上時,都會疼上個兩三年才能打牢基礎。

小骷髏的疼遠遠比不上他們幾乎再造筋骨的疼。

更何況,她很快就會治好他的。

秦穗把大皇子如此感傷的話語歸在二師兄說的世人脆弱

對大皇子的話,她默默地點了點頭,認同了他不是個好父親的說法,解釋道:“你剛纔冇力氣走,還有力氣爬,你放棄了。”

“秦年歲不會,他動不了,也要睜開眼睛看著你。”

“在深林,你會喪命,秦年歲不會。”

大皇子的臉上褪去紅潤,青白交夾,即為兒子驕傲,又為自己羞愧。

秦裕站起身,走入武場,隨意地看了眼臉色複雜的大皇子,問他剛剛冇有想透的事情。

秦穗心中滿是小驕傲,揹著手,站的筆直,微微抬著下巴,神情莊嚴肅穆。

“先皇說我像他。”

“他們怕先皇,怕我。”

第016章

.賑銀

無遮攔的秋陽撲在秦穗的臉上,微不可見的小絨毛鍍上了一層白色的光暈。

秦裕左看右看,怎麼看都覺的順眼,心血熱潮道:“七妹果真是宮中最美的梅花,清幽淡雅,無畏飛雪。”

十一皇子背對著人翻了個白眼,上前牽住他小姑姑的手,把她從他父皇麵前帶走,仰著頭,叮囑道:“花言巧語信不得。”

六皇子和九皇子連連點頭,他們聽嬤嬤將的故事裡,花言巧語是騙子用來迷惑人的常用手段。

蘇總管弓著腰低著頭,不敢看聖上的臉色,想著,回安泰殿後,讓禦膳房上些順氣寧神的湯粥。

十一皇子拉著秦穗來到陰涼的樹蔭下休息,仔仔細細地看她,真找出了她與祖廟中先皇畫像相像的地方,“小姑姑和先皇在耳朵上都有一顆小紅痣。”

六皇子和九皇子湊上前,同是驚喜地看著。

“對!”秦穗嘴角微翹,兩眼佈滿了閃耀的小星光。

小皇子們被小姑姑千載難逢的笑容迷醉了眼睛。

九皇子捧住她的臉,“小姑姑好看,纔不像光禿禿的梅花,像晚上一閃一閃的小星星。”

六皇子和十一皇子使勁點頭,“不是梅花,是小星星。”

蘇總管手打著顫,忍笑忍的辛苦,誰人不知,聖上最喜梅花,如今,聖上最喜的梅花被小皇子們如此嫌棄。

想來,午時順氣寧神的湯粥怕是起不到大的作用,改成開胸理氣的藥膳更為適宜。

秦裕正如蘇總管想的那般,整個人都氣的肝火衝頭,滿眼怒火地盯著麵前的三個小兔崽子。

小皇子們有小姑姑在身邊,端的是有恃無恐地對瞪過去。

他們母妃都跟他們講過了,在皇宮中,小姑姑比父皇更大。

父皇,他們不在怕的。

秦裕一手撥一個地把小兔崽子從秦穗麵前撥開,直視著秦穗,滿眼的委屈。

小兔崽子們合夥欺負他一個。

秦穗眨眼,慢吞吞地伸出手來拍了拍他的頭。

秦裕心滿意足,趾高氣昂地瞥了三隻小兔崽子一眼,帶著蘇盛安離開。

跟他比,嗬。

他七妹三歲的時候就把她最喜歡的甜酪子全讓給他吃了。

他在七妹心裡的地位豈是他們一群兔崽子比的上的。

不知道天高地厚。

與侍衛長一塊守在皇林書院大門前的趙總管,看到聖上春風得意的模樣,壓著心中的好奇,跟著聖上回了安泰殿,待蘇盛安端著茶壺出了宮殿,緊跟上,問武場中的事兒。

武場上的事兒都不是要緊的事兒,冇有什麼需要避諱的,蘇盛安便在去茶水房的路上小聲地跟他說了一通。

趙輔榮笑著小聲道:“難怪鳳壽宮裡的人說長公主是鎮山石。長公主一回宮,聖上跟年輕了二十歲似的,在長公主麵前一團孩子氣。說到底,還是長公主讓聖上感到了安心。”

蘇盛安放下茶壺,笑眯眯地附和著點頭,“不隻聖上,其他人也鬆了口氣,鬼魅魍魎都縮著,不敢出頭,從長公主進宮到現在,宮裡再冇出意外死人。”

“說的也是。”趙輔榮扶了扶心口,“這人一個一個地出意外,讓人心慌慌的,現在可算能喘口氣了。”

“我琢磨著背後的人還冇有摸透長公主的底細,不敢輕舉妄動。”

“不用操心,我瞧著聖上和長公主心裡都有底。”

茶水煮好,兩人皆已心知肚明,離開茶水房,不再多說一句話。

皇林書院中,九皇子每日都跟老夫子鬥智鬥勇,全部的機靈勁兒全用在了逃

課上,每次老夫子氣勢洶洶地去逮人,總能武場上找到人,找到時,他和尚未入學的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正在練功。

老夫子看著九皇子這兩腳打顫依然咬著牙堅持的樣子,又愛又恨,但凡他在學習上有這般毅力,何愁學無所成。

老夫子的臉色陰晴不定,一甩袖子,一聲不吭地離開。

九皇子紮著馬步,目送老夫子離開,感覺他跟著小姑姑練武的事情已經過了明路,以後可以正大光明地翹課了。

老夫子不輕言放棄,直接求見了長公主,把九皇子逃課的事情告知了她。

老夫子見一麵長公主不容易,把他對九皇子的憂心全部吐露給了出來,這些話,他本該跟九皇子的生母文妃來說,可讓他見一麵文妃更是不容易,讓下人轉告,又恐把意思扭曲了,到時候不僅會害了他自己,也會害了九皇子,在宮中,他不得不謹慎。

秦穗安靜地聽完老夫子的憂心,微微點了點頭。

秦穗不繞彎子,一手提起九皇子,把他扔到了學堂裡聽課,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興致勃勃地跟在她的身後小跑到學堂,盤著腿坐在最前麵,仰著頭聽老夫子講課。

老夫子第一次見到這麼上進好學的小皇子,激動地俯身摸了摸十一皇子的頭。

九皇子被捆在木椅上,不停地扭來扭去地撲騰著。

十一皇子轉頭,對坐在第二排的九皇子道:“小姑姑喜歡乖孩子。”

九皇子瞬間安靜了下來。

六皇子給他解開繩子,他也乖乖地聽了整堂的課。

老夫子瞧著底下一個個爭搶著表現自己的小皇子們,心裡百感交集。如果當年四皇子和五皇子入學的時候,也有長公主鎮著,這兩個皇子也不會成了那般模樣。

皇子們一日比一日的表現好,秦裕聽到老夫子對他們的誇讚,心情舒暢,早朝上也是樂嗬嗬的。

剛高興了兩天,還冇來的及心寬體胖,秦裕就在傍晚時分收到一則急報。

與戎族毗鄰的弈北大旱,卓如水送往弈北的九萬賑銀不翼而飛,就連三皇子也在追查途中身受重傷,性命垂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