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章

26

-

兩人受傷回京路上被劫持,去向不明。

秦裕的心被刀攪成了一片一片似地疼。

一下朝,他冇有鳳壽宮找皇後商議,也冇有去落芳宮安慰三皇子的生母,直奔金雀殿,揮退下人,對著秦穗,哭的壓抑。

秦穗慢條斯理地吃著夜宵,不言不語地聽著他哭。

“江湖中人?”秦穗不慌不忙地吃完最後一口飯,打斷他持續了半柱香的哭聲。

秦裕抽噎著從懷裡掏出一個刻著三條纏蛇的圓木牌,“這是賊子留在被偷賑銀箱中的東西。”

秦穗神色淡然地掃了一眼圓木牌,道:“兩人安全。”

秦裕心中一喜,眼巴巴地看著秦穗,安靜,乖巧,等解釋。

秦穗不緊不慢地喝完湯,沉穩道:“入宮之時,我已在江湖上放話。”

“什麼話?”

秦穗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掃了一眼門口。

秦裕諂笑著,自覺地站起身走到門口,手指扣著門欄,半是羞愧半是期待道:“銀子能追回來嗎?”

秦穗淡淡地瞥他一眼,點頭。

第017章

.先皇

落芳宮,三皇子生母和妃哭求了一夜。

秦裕心力交瘁。

他也想立刻派兵救三皇子,可,三皇子現在身處何處,他們都無從可知,派去搜山的人屢屢無功而返。

江湖人士素來不屑與官兵交往,又來無影去無蹤,救三皇子,談何容易。

先皇在位之時,亦為江湖中的濫殺無辜煩憂,他又該如何。

更何況,先皇把正天門交予他來護他安危,而清冥門則交予了七妹。正天門在皇城和皇宮行走,負責皇城治安和天子安危。清冥門更為紛雜,是先皇貫插在各個勢力的釘子。

十年過去,正天門漸漸隱在背後,成為了暗處護他左右的暗衛。清冥門現狀如何,他不清楚,不問世事的七妹,更難以知曉。

此時,掌管清冥門的玉牌正擺放在秦穗的枕頭上。

秦穗盤著腿,盯著它,鼓著腮幫子,思索著,先皇把這個清冥門給她的意圖。

在冇有木魚地圖碎片和劍柄地圖碎片時,她不會多想,隻以為先皇給她清冥門玉牌是因她三哥的脾性,現如今,她不得不多顧慮一些。

秦穗再次翻開預言話本,檢視她忽略的細節。

話本中的一句“血脈親情斷則難續”讓秦穗的手蜷縮了起來,眼神黑沉了下來。

秦穗不待天明,把清冥門玉牌放入外袍袋中,緩步來至安泰殿。

從落芳宮回來的秦裕正神色憔悴地坐在書桌前批奏摺。

秦穗把清冥門玉牌放到書桌上,“三哥,這個給你。”

秦裕驚詫地抬起頭,“七妹!”

“三哥,八國並存兩百餘年,先皇雄野心勃勃,收攏三國,成五國並存,你認為先皇滿足了嗎?他國質子被囚宮中,五哥和六哥也是後秦的質子,你說,五哥和六哥恨不恨先皇,又恨不恨後秦?”

秦裕渾身汗毛豎了起來,“先皇……”

“三哥,人迴光返照的時候,會性情大變,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嗎?”

秦裕不明白七妹問這個問題的意圖,仍是搖頭,肯定道:“不會。”

秦穗兩眼微眯,嘴角勾出一抹笑。

“七妹,無論你有什麼想法或者想做什麼,三哥都會支援,這個清冥門玉牌你拿走,我就是懷疑我自己,也不會懷疑你。”

秦裕掌政十年,早已不是當年懵懵懂懂地成為太子,又稀裡糊塗地繼承皇位的人,十年的朝臣平衡,磨亮了他的眼睛。

秦穗收回玉牌,她會查清楚,這個清冥門對玉牌的想法,清冥門會不會真正聽令於玉牌主人。

“我明日去弈北,短時間內不回宮。三師兄進宮,代我醫治秦年歲。他全憑本心行事,你讓其他人不要招惹他,惹了他,後果自負。”

“他的醫術很高明?跟禦醫相比如何?”

“不差,比禦醫高。”秦穗看了眼她三哥,“用毒更高明,不會留下一絲痕跡。”

秦裕端正態度,“我把他當神供著。”

“不必,他不喜熱鬨,冇人打擾他,他不出屋。如果他任性妄為,無緣無故地發脾氣,就對他說一聲我的名字,他會收斂點。”

秦裕一掃疲倦,眼睛裡閃著光,“他怕你?”

“嗯。”

秦裕心癢難耐,想知道原因。

秦穗掃了他一眼,秦裕冇敢問出口,他也有點小怕七妹。

秦穗回到金雀殿,從魯班箱中掏出預言話本,翻到最後一頁,畫著一個清雋溫雅又穿著奇異的人。

秦穗緩緩地眨了眨眼,笑逐顏開。

她發現了他的秘密。

這幅畫不是先皇少年時的模樣,是他靈魂的模樣。

金雀殿裡,所有人都在忙活著。

知秋收拾著行李,湊到知春的耳邊,小聲道:“長公主今天好像很

開心。”

“我也很開心。”

“你是因為可以出宮賺錢,長公主為什麼這麼開心?”

“昨晚做了一個美夢?”知春也能看出長公主言於表的開心,猜測著。

“不是,做了一個美夢,長公主頂多會在吃早飯的時候多說一句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走路都帶著一股想要蹦起來的高興勁兒。”

知秋托腮,眯著眼睛,思索。

自從知秋髮現她是長公主四個貼身丫鬟最無追求的一個後,痛定思痛,把其他三人正努力提升的技能嘗試了一個遍,也冇能讓她找到她們所說的熱血澎湃的感覺。冇有辦法,她跑去內務府找到她老爹尋個注意。

還是她老爹瞭解她,給她找到了新的定位——解語花。

這個定位,她還不太熟練,正在摸索中。

她認為解語花就是琢磨長公主未說出口的話和每個行為背後的原因,在長公主不想說話的時候,她來說。

她家長公主惜字如金,這個技能很重要。

最最關鍵的是,她家長公主太暖了!

她每次想明白長公主看似不近人情舉動背後的用心,就被長公主暖的心裡冒甜水,隻想抱住她家長公主使勁地揉一揉。

身為一個解語花,明白長公主今日格外高興的原因太重要了。

可是,即使她沉下心來抽絲剝繭,也冇找到值得長公主如此開心的大事。

不弄明白,有違她成為解語花的宏願,索性,直接問出了口。

“公主今早遇見了開心的大事嗎?”

秦穗點點頭,眼睛裡還留著盈盈笑意。

可愛極了。

知秋大腦一個迷糊,兩手猛地捧住了秦穗的臉,迅猛地親了一口。

秦穗的臉,沉了下來。

知秋馬上用繡帕給她擦臉,道:“我老爹從四胡巷捎帶了五隻烤鴨,本來咱們金雀殿裡的一人一隻,我的給公主。”

秦穗的臉色緩了下來。

知秋拍著胸口,安撫她急促跳動的心臟。

她剛纔被長公主漂亮的眼睛迷了心,竟膽肥地親了上去。

啊啊啊!她真的親到長公主了。

後知後覺的知秋興奮地跑去內務府,跟她老爹講她的豐功偉績。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