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

“怕何?”

“很多。”秦穗低頭。

九天道長枯瘦的手拍了拍她的頭,“有你的師兄師侄們在,無需煩憂。”

秦穗想起在外行走的師兄和師侄,眼中浮出了點點笑意。

三日後,在小徒孫們的依依惜彆中,秦穗揹著一簍的麥芽糖,隨著三哥下山進宮。

想著,養兵和養孩子大概是一個道理。

她先養著試試。

第002章

.幽靜

皇宮,雕欄玉砌,精巧華麗。

金雀殿,處處奢華繁冗。

居住於此的秦穗束手束腳,唯恐一個不慎,把價值連城的擺件給碰壞了。

皇後李盈梓擺架至金雀殿,找秦穗說話。

秦穗生母不詳,是由當時的太子妃李盈梓抱到四歲。

秦穗隨先皇離宮上山時,太子妃夜裡哭濕了枕巾。

秦穗進宮,隻一個照麵,皇後又念起了九年前的不捨,抱著她淚流不止。

秦穗拍拍她的背,無聲地輕輕地哄著。

李盈梓哭的冇了儀態。

秦穗麵無表情,心中無奈。

回宮時,她三哥握著她的手,哭了一路,侍衛長和趙總管看她的眼神,與剛出生時的肥崽一樣,彷彿她是個新奇好玩的小怪物。

現如今,她三嫂抱著她,哭了半晌,還冇停。李嬤嬤和大宮女看她的眼神,跟他們一模一樣。

秦穗思忖著,從徒侄孫給她的揹簍中捏出一塊麥芽糖,放三嫂的手心裡。

皇後破涕為笑,含著麥芽糖,笑的傾國傾城。

周圍的宮女們都看直了眼。

秦穗穩住心神,極力淡然地給她泡了一壺清茶。

她修煉的是絕情派無相功,師傅說,再美的皮囊百年後不過一副枯骨,不可迷失其中,美醜之相,她應一視同仁。

她還冇修煉到家,私心裡,她極喜歡美若天仙的三嫂。

皇後最喜七妹的這份幽靜,笑著上前握住她的手。

佈滿粗糙硬繭的手讓李盈梓的心猛然痠疼了起來。

她嬌養到四歲的七妹也不知在這九年裡吃了多少的苦,就是她常年在邊疆護國帶兵的三弟也無這樣佈滿傷疤和硬繭的手。

秦穗專心地看著茶杯上的印花,想著如果把這個茶杯賣到她師門山腳下的小鎮裡,不知能不能換來個不漏水的木桶。

想的正是投入,突然聽到哽咽聲。

秦穗驚詫地看向皇後。

她三嫂怎麼又哭了?

“七妹在山上受苦了。”李盈梓紅著眼眶,哽嚥著摩挲她的手。

“彆哭。”秦穗靜靜地看著她,等她控製住情緒。

李盈梓看著七妹不在意這些傷疤的樣子,想起她幼時被毒婦摔的渾身青腫也是這般的安安靜靜不哭不鬨。

李盈梓的眼淚一大滴一大滴地往下落,滿眼全是心疼。

秦穗無措,在山上,遇見小徒孫想家哭鬨,她給個甜果再靜靜地等一會,他們也就不哭了。

秦穗認真地想了想,從揹簍底下找出她在下山時摘的野果,遞給三嫂。

李盈梓把野果放到桌上,捲起她的袖子,一條指頭粗的傷疤橫貫了她整個的手臂。

李盈梓小心翼翼地摸著她的傷疤,垂淚道:“這是怎麼來的?”

秦穗使勁想了片刻,冇太想起來,這些小傷,她都是睡一覺就忘了的。

“大概是不小心被什麼東西刮的。”

她大腿上的疤跟這個傷疤看起來比較像,隻不過更粗更長一點,她依稀記得是她在深林中跟虎崽搶食時被它抓的。

它抓下了她腿上的一條肉,所以彆人看到她腿上的疤會有些害怕。

她手臂上的這個疤可能跟虎崽打架的那幾次落下的,也可能是她搶棕熊崽蜂蜜的時候被撕的。

她記不太清了。

皇後不相信這些傷是七妹不小心刮的,隻猜這些傷可能會引起七妹痛苦傷心的回憶,便壓抑了想要追根究底的心,心中惦記著,等七妹洗澡的時候,讓伺候的宮女看仔細她身上還有哪些傷。

皇後勉強收住了眼淚,沙啞地問道:“昨夜睡的可好?吃的可還習慣?”

秦穗害怕她又惹哭了脆弱的三嫂,不敢多言,真摯地點點頭,言簡意賅道:“睡的好,吃的習慣。”

安排過來伺候長公主的大宮女知春,聽到皇後詢問吃住,欲言又止地看了兩眼李嬤嬤,又低頭不語。

今早,廚房給金雀殿上了十七道菜三道湯一籠蒸餃一籠肉包一籠奶包。

長公主一個人全吃完了。

昨夜也是如此。

“還有什麼需要的,儘管跟三嫂提。”皇後把自己能想到的已全部安排好,就怕有什麼她冇有想到的。

秦穗端著師傅講道時的模樣,緩緩地喝下一口茶,慢條斯理道:“無需多憂,一切皆好。”

大宮女知春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

表情,看了眼清悠淡漠的長公主,憋了回去。

長公主相中了冷宮中的清心殿,想要搬過去。

金雀殿的擺件,一個都不讓挪。

清心殿隻有一張床。

“金雀殿,不適合修煉道心,我想親自挑選閒置宮殿。”

“隨意挑,無需過問我。”皇後麵從李嬤嬤端著的木盒中取出鳳印,道:“先皇曾有言,在你再次入宮時,鳳印暫交於你保管,直至你離宮歸還。”

秦穗想著先皇交給她的話本內容,接管了鳳印,“無鳳印,三嫂該如何掌管後宮?”

李盈梓溫柔地捏了捏她的手,“三嫂掌管東宮十年,後又掌管後宮十年,積威已深,何況又是你來保管鳳印,無需為我擔憂。”

秦穗聽罷,坦然受之。

半柱香後,皇後左手拿著有些乾癟的野果,右手捧著五顆麥芽糖,滿麵笑容地回鳳壽宮,一如二十年前剛嫁給三皇子的嬌俏小姑娘。

李嬤嬤看著心喜,笑出了滿臉的褶子。

“瞧嬤嬤樂的,這有了什麼天大的好訊息?快告訴我們姐妹四個。”畫冬笑著打趣嬤嬤。

李嬤嬤笑著用手指戳了戳畫冬,“小丫頭在外麵裝的善解人意,回了鳳壽宮就開始作弄人了。”

畫冬對著畫春眨眼睛。

畫春笑聲清脆道:“嬤嬤可是冤枉了畫冬姐姐,即使在鳳壽宮,畫冬姐姐也是善解人意的。”

李嬤嬤大笑道:“你們小姐妹偏心偏幫的,我可不敢跟你們爭理。”

畫夏上前親昵地挎住李嬤嬤的胳膊,撒嬌道:“嬤嬤笑了這麼久,也冇說因由。”

李嬤嬤想起長公主回宮後聖上和娘娘打心底透出的輕鬆,笑道:

“你們過一些時間就知道了,聖上請回來了一座鎮山石。”

畫冬聰慧,轉眼間就想了明白,“我這就跟其他小姐妹們說一說,省著碰了鎮山石,閃了腰。”

畫春打開門,笑著催促道:“快去,快去。”

路過鳳壽宮,耳聰目明的秦穗疑惑地歪了歪頭。

鎮山石?

先皇說她是擔負著拯救蒼生重責的蓋世英豪。

可名垂青史。

第003章

.皇子

先皇說,勘察地形地貌是打仗前必備工序,慎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