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章

26

-

知秋和知春在大太陽底下打了個顫,總覺的,她們家長公主誤入歧途,入了什麼狠毒無人性的邪教。

出了皇城,秦穗運行無相功第七層,隻是短短的半個時辰,她已到了三皇子失蹤的地方。

“穗穗。”

秦穗慢吞吞地歪歪頭,緩緩地眨眨眼。

黑幽幽的眼睛漸漸地滲出了璀璨的星光。

第019章

.孟舒

細碎的光,透過樹葉,落下斑駁的影。

秦穗眯著眼睛,看著眼前的人,心中歡喜。

“父皇?”

孟舒揉了揉她的頭,溫雅道:“你如此喊我,你真正的父皇該吃醋了。”

秦穗蹭了蹭他的手,想要像幼時那般讓他親親她的額頭,眼含期待地仰頭看他。

孟舒笑出了聲,如她所願,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

孟舒從隨身攜帶的旅行包中掏出精緻硬紙盒包裝的巧克力豆遞給秦穗,“答應給你的。”

秦穗抱住,水靈靈的大眼睛中始終藏著孺慕之情,內斂,剋製。

正是這樣的眼神,讓他無法捨棄,再一次地來到來這裡。

秦穗抿著嘴,黑幽幽的眼神看著他從旅行包中掏出一件又一件的稀世珍寶。

“還能在這裡待幾天?”秦穗語無波瀾。

“四天。”

秦穗沉默良久,輕輕地點了點頭。

孟舒垂眸,掩蓋了眼底的無奈和不捨。

二十年前,他莫名其妙地來到這片自成一體尚未成熟的小世界中,被小世界排斥,他的肉身被碎滅,隻留靈魂。為避免靈魂被小世界碎滅,他借居在後秦開國皇帝的意識海中。後秦開國皇帝的意識海是他發現的最為廣袤的意識海,不會因他的擅入而擁塞成為癡人。

擅入意識海,本就不易,他又以靈魂形式飄蕩許久,在剛進入意識海後,他就徹底地進入沉眠。

這一覺,他睡了十二年。

再清醒,後秦開國皇帝吊著的最後一口氣剛斷,意識海崩塌,他掌控了他的身體,被九天道長誤認為了迴光返照。

等他根據意識海碎片,斷斷續續地知曉了開國皇帝這十二年的所作所為,再也維持不住隨遇而安的淡雅。

開國皇帝前兩年,可以稱的上一代明君,唯獨在女色上摔了無數的跟頭。後十年,麵上如初,私底下卻像極了瘋子,視人命如草芥,把所有的人當做木偶來擺設,就為了他成為大陸霸主的野心,即使死了,他也要拚著犧牲所有的皇室中人,讓他親自挑選出來的人成為大陸唯一的天。

這個瘋子把他最愛的女人生下的兒子當做出頭鳥逼在了皇位上,更何況是女兒,他竟想著把他唯一的女兒培養成六情不認的殺人魔,用來作為他挑中之人手中的一把刀。

意識海的崩塌,些許的碎片,無法讓他看清瘋子挑中的那個人,和瘋子的計劃。

他接管這幅枯骨,雖被九天道長誤以為迴光返照,卻也道明瞭,他冇有太多的時間去平息已埋深的獄火。

他唯一能夠改變的便是被瘋子虧待的七公主。

他從深林中接過了年僅六歲的小公主,她被瘋子扔進萬獸坑和深林中的兩年,讓她幾乎忘記了她不是野獸,而是一個人。

他從深林抱回她時,她已成為冷靜敏銳的獸王,對擅闖之人,不驚不慌,站至對麵,無聲地威脅著外人不得靠近。

讓他真的把她當成小女兒的是,他抱起她時,她停止了威脅,安安靜靜地窩在他的懷裡,無意識地用臉蛋蹭了蹭他的脖頸。

她是如此地留戀人的溫度,即使是一個從未善待過她、把她扔進萬獸坑的人。

她不說話,但仰頭看他時,他知曉,隻要不傷她,她亦不會傷任何人。

萬幸,瘋子死的早,她還冇有被他馴化。

在教她重新說話時,她總是安安靜靜地看著你,她不喜歡說話。

他不願意再逼迫她,便放棄了教她說話的時候,讓她守在他的床頭,聽他講故事。

他記憶力很好,講的故事,都是他小時候聽到的故事,他也不知曉這個時代的孩子會喜歡什麼樣的故事,他也不知曉小女孩是不是跟小男孩喜歡的故事不一樣,他看她黑沉沉的眼睛越來越明亮,便堅持了下來。

他晝夜不停地給她講故事,他的時間不多了,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他掌控的這幅身體越來越沉重,他希望在他離開之前,能讓她對是與非有基本的判斷。

他看的出來,她很聽話,她在認真地學。

再不捨也無用,他在閤眼之時,聽見了她糯糯軟軟的一聲“父皇”,她學故事中的小烏龜蓓蓓,慢吞吞地爬上床,親了親他的額頭,也抵著頭,讓她的額頭碰了碰他蒼白的嘴唇。

他安心地讓他的魂魄被小世界驅散。

小烏龜蓓蓓是個不驕不躁,善解人意,喜歡裝大人的可愛小姑娘。

他的小姑娘也定會如此地可愛。

斑駁的樹影,悄悄地挪動,

時間在流走。

孟舒仰躺在地上,享受這個小世界的新鮮空氣,每吸一口都能讓人的精神舒緩下來,這不同於他那個充滿病毒和濁氣的時代。

秦穗一如幼時那般,盤腿坐在他的耳側,認真地問道:“我死後,能去找你嗎?”

孟舒一下子笑出了聲,“不可以。”

一根無辜的小草被秦穗兩根拔起。

孟舒敲了下她的頭,“蓓蓓是個愛護環境的小烏龜。”

秦穗的手僵了僵,用手指挖了個坑,小心翼翼地把小草又種了進去。

孟舒悶笑。

“穗穗,我剛附身到你父皇身上時便發現了,這個世界是一本書裡的內容,我陷入沉睡修補靈魂時,你父皇不愧為開國皇帝,攜小世界氣運,竊取了我的部分記憶。”

“所幸,你父皇隻竊取了部分的訊息,讓他提前收複了富城和澤國,話本後半部內容,他並不知曉。”

“可惜,太過輕易的收複撐大了你父皇的野心,他挑中了一個人,來征戰一統大陸,不僅僅是後秦的皇室,其他國家的皇室也會陷入危險當中。這已與話本的內容有所出入,所以,我給你的話本內容,你需根據具體情況估量。”

孟舒叮囑一聲,秦穗便緩緩地點一點頭。

“你父皇挑選了何人?在何處?都需要你自己找出來了。”

“我是打破時空,強行進入了這個小世界,已引起未來時空局的注意,恐怕,以後再也來不到這裡。小世界由眾多話本讀者的精神猜想構架而成,尚未成熟,有很多不穩定的地方,你好好地照顧它。”

秦穗的心緊了緊,“怎麼照顧它?”

“一個小世界的誕生,最難的便是孕育生命。山河破碎,生靈塗炭,百獸寂滅。這些都會毀掉一個剛剛誕生的小世界。”

秦穗抿抿嘴,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第020章

.侄子

秦穗揹著孟舒給她的旅行包,慢慢地向前走,每一步重若千斤。

十步,再回頭,他已消散。

秦穗兩眼茫然地盯著地上的影,宛若守望的稻草人,不知今夕是何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