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1章

26

-

從日落到日升,日升到日落。

他冇有再出現。

她在月影下緩緩離開,滿身的凝霜。

陰蛇門在江湖上走的是邪路,被無數想要名揚天下的人追殺。

陰蛇門做的了虧心事,就不怕被追殺,他們自有自保的法子,可一直被亂七八糟的人打擾著,心中也是厭煩,便在水上和島上設了八卦陣,旁的人進不去,就是隱蛇門弟子也往往陷入迷陣中。

自擺了八卦陣,陰蛇島再無外人踏入。

陰蛇門崇拜蛇,圖騰為三蛇交纏,島上的蛇無人捕捉,雖未成災,卻也處處可見,在門派護佑下,活了上百個年頭的蛇便多了些靈性,不傷門派中弟子。

秦穗撐船渡過陰霧連綿的海水,來到陰蛇島。

入口處,十米長巨蟒,盤在高聳入雲的大樹上休憩。

即使在入口處,也是雜草叢生,不見路。

秦穗檢視四周,尋找陣眼。

陣眼在水下。

她隻帶了一身的衣服,不想入水。

秦穗喚醒巨蟒,讓它帶路。

人路走不通,她便要走蛇路。

巨蟒褐黃色的豎瞳看著秦穗,帶著被打擾的怒火。

秦穗與它對視。

巨蟒瞳孔收縮,張大嘴巴攻向秦穗。

秦穗揚起拳頭,攜著風,輕飄飄地給了一拳。

巨蟒轟然倒地,小眼神裡全是驚慌,嘶嘶地呼朋喚友。

一瞬間,地上和樹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蛇。

“你們打不過我。”秦穗實事求是。

巨蟒的尾巴僵硬地垂在樹杈下,急促地嘶嘶叫著。

一群蛇慌忙逃竄。

巨蟒的小眼神含著淚花,嬌弱無助地看著秦穗。

秦穗緩緩地抬起手,摸了摸它的頭,“彆怕,不殺你。”

巨蟒強撐起來的力氣一下子耗儘,麪條似的癱在地上,滾來滾去,嘶嘶地喊疼。

秦穗認真解釋,“你先動的手。”

巨蟒撒嬌地用尾巴尖蹭她的腳腕。

秦穗心軟,蹲下來,給它揉了揉脊椎骨。

此時,陰蛇門的向陽正房中,三皇子正耀武揚威,“你好好侍候本皇子,本皇子還能看在你有眼色的份上,在姑姑的麵前美言兩句。”

儘管他還冇有見過他姑姑,已經學會了狐假虎威,這幾天,他全靠編造姑侄情深來騙吃騙喝。

這一次,也不例外,陰蛇門大長老隱忍地看著他親自帶大的小少爺給這所謂的三皇子端茶倒酒。

陰蛇門外,秦穗坐在巨蟒頭顱上,慢吞吞地來到陰蛇門雕刻著三條纏蛇的大門下,知禮懂節地敲了敲門。

門內忙碌走動的眾人聽見敲門的聲音,一瞬間的寂靜,驚恐地看向大門。

這個大門已有上百年未曾響起。

陰蛇門的兩位幫主匆匆來到大門下,心中壓著內火。

自從他們的父親,陰蛇門掌門人,死後,他們兩人開始爭奪陰蛇門掌門人的位子,眼見今年便能爭出個子醜寅卯,圖騰大門卻響了起來。

陰蛇門有規矩,誰敲響了這扇圖騰大門便意味著征服了陰蛇島的群蛇,如若被蛇主帶進了門,會贏得全門派長老們的認可,成為陰蛇派掌門人。

看似容易,百年來也無人被蛇主認可。

也有那自負的陰蛇派弟子去挑戰,都喪命在蛇主嘴裡。

巨蟒冇什麼耐心,等了半晌,也冇見有人來開門,一尾巴砸破了圖騰大門。

嘶!嘶!

它頭上坐著個不怕蛇的,它心理壓力很大!都冇個人理解一下!全傻兮兮地站在那裡,一群冇腦子的傻蛋!

巨蟒氣哼哼地甩動尾巴,把大院搗騰的一片狼藉。

秦穗仍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待巨蟒撒足了氣,安靜了下來,陰蛇門上上下下全聚在了這裡,戰戰兢兢地跪在了地上,拜見新任掌門人。

秦穗沉默著,她曾聽二師兄說過陰蛇門的規矩,因百年來無人走入圖騰門,她二師兄對這個規矩也如江湖上的其他人那般將信將疑。

如今看來,這是真的了。

陰蛇門掌門人……

聽說陰蛇島上有紫丹木,紫丹木結的無籽果很是香甜。

要不,她先擔任陰蛇門掌門人一年,等嚐到了無籽果的味道,她再卸任。

“起身。”秦穗略帶威壓的聲音讓一群人知曉了她深不可測的內力,麵上愈發的恭敬。

陰蛇門的兩位暫代掌門人職務的幫主對這雄厚的內力服氣,但心裡還是憋的慌。

煮好的鴨子,被人生生地給搶走了,擱誰心裡都不好受。

陰蛇門所有的人都趕往了大院,已滿十一歲的小少爺不可能不知曉。

他在很多年前就知江湖排名第一的是無情派九師祖。

五年前,武林盟主進隱龍山與她比拚,被她在五招內打下隱龍山,不敢再認江湖第

一。

他想拜九師祖為師,便要照顧好九師祖的親侄子三皇子。

三皇子受重傷,被陰蛇門擄到了陰蛇島,一開始,他跟其他的人一樣,被關在地牢中做藥人。

他身為後秦三皇子,有著孑孑傲骨,怎為這點困難折腰。

但,他看到了被帶走又被送回來藥的藥人慘樣。

為了這條小命,他給自己重新定位了人設。

他在勾心鬥角的皇宮中長大,又在爾虞我詐的官場上做事,他也是有心機的人,他就不信他鬥不過這群冇腦子的江湖人。

事實證明,隻要他把臉皮子扔掉,他就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藉著他姑姑的名,他就能混的如魚得水。

皇子這個身份在江湖上不管事,侄子這個身份才管用。

儘管他還冇見過七姑姑,七姑姑在他心裡的地位已勝過父皇。

第021章

.乞丐

濃密的眼睫毛微微顫動了下,宛若翩躚的蝶翅,眼睫毛下清澈透亮的眼睛看著抱她大腿的人,滿是疑惑。

秦穗想,八師兄叮囑過她,要注意男女大防,她注意了的,是他撲過來抱住了她的腿。

那她是不是可以摸摸他的頭,他的頭髮看著軟軟的細細的。

隱蛇門小少爺抱著秦穗的小腿,仰著頭,跪坐在地,滿眼期待:“我把三皇子的傷治好了,我也好好地照顧他了,能不能收我為徒?”

秦穗低頭,手指捏了捏他的手骨,微微點了點頭。

“師傅!”

陰蛇門小少爺以頭磕地,吭吭的聲音讓大長老聽的心疼。

秦穗揹著手,讓他磕滿八十一個頭。

她昨日收到八師兄的信,這才知曉師門在外收徒的規矩。她在師門排行為九,想拜她為師的人必須磕滿九九八十一個頭才能正式成為她的徒弟,如若不滿八十一個就惱羞成怒的人,不可為徒。

她的大徒弟和二徒弟都磕了三個頭,她回皇城後會讓他們補齊。

江湖上,拜師隻需磕三個頭,苗絲醉看師傅冇吭聲,便執拗地一直磕頭,大長老勸不住小少爺,央求地看向秦穗。

陰蛇門兩位副幫主和陰蛇門上上下下的人看著小少爺不停地磕頭而她卻無動於衷的模樣,隻以為她在故意刁難折辱小少爺,眼睛中漸漸地纏上了陰晦的血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