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章

26

-

秦穗聞見血腥味,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

她聽小徒孫說過陰蛇門的無魂功,無魂功以門派所有人的性命為代價,散內力,碎筋脈,與敵人玉石俱焚。

是一門有些不太妥當的武功。

如果是她的徒弟徒孫,她不會讓他們練這門武功,活著,更重要,受委屈了,可以告訴她,她可以替他們撐腰,不必死磕。

苗絲醉用力地磕著頭,額頭青腫。

秦穗的手指蜷縮了起來,認真地看著他,數著個數。

本來坐視不管的三皇子看著周圍愈發壓抑的陰霾之氣,拉了拉秦穗的衣袖,他還不想死,好不容易丟掉了臉皮子,嚐到了另一種活著的方式,他很惜命。

秦穗緩緩地抬起手,捲起落葉散向四方。

看似飄搖無力地落葉,仿若有了生命,躲開他們的阻攔,點了他們的身上。

所有人都僵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終於安靜了下來。

秦穗滿意地點了點頭。

吵吵鬨鬨的,容易讓她數錯數。

苗絲醉半閉著眼睛,一下又一下地磕頭,現在支撐著他的是一股不服輸的勁兒,隻要她冇有走開,他就會一直磕下去。

秦穗專心致誌地在心裡數著數,數到最後一個,彎腰摸了摸他的頭。

一望無際的海,白茫茫地水霧。

三皇子坐到苗絲醉的身前,嬉皮笑臉地問道:“我小姑這麼刁難你,你恨不恨?”

苗絲醉幫著師傅辨彆海水上的方向,聽到三皇子的問話,鄙視道:“隻不過磕頭而已,師傅那麼厲害,豈是一個人隨隨便便就能進入師門的。”

三皇子蹭到秦穗前麵,盤著腿坐下來,眼神閃著精光,“小姑姑~我可以不可以拜你為師”

秦穗把漿交給小徒弟,坐到三皇子的對麵,伸出手,仔細地捏了捏他的手指,踟躕了片刻後,又摸了摸他的手腕和胳膊,看了他一眼。

“小姑姑,我從你眼裡看到了憐惜。”

秦穗微微地點了點頭。

三皇子長歎了一口氣,從船板上爬起來,對著海風的方向,惆悵道:“說,從死門關走了一趟的人,不畏懼任何的打擊。”

秦穗從掛在腰上的荷包中,慢吞吞地掏吃一塊麥芽糖遞給他。

三皇子不客氣地扔到嘴裡,轉過身,斜對著海風,任由海風吹歪他頭上的玉冠。

三皇子猜測道:“我是不是根骨不佳,不適合練武。”

秦穗又緩緩地點了點頭。

“天縱英才,我頭腦靈活了,老天爺就不捨再給我一副好地筋骨了,這可以理解。練不成絕世高手,強身健體也很好。”三皇子自我勸解,很快就平衡了內心世界。

秦穗不言不語,三皇侄的骨頭是她摸骨中最差的,現在他年輕氣盛尚且顯不出來,待老了,輕微的撞擊便能讓他骨折。

如果是困苦人家的孩子,因吃食粗陋而骨頭脆軟,尚能快速地補過來,不耽誤練功。

而三皇子是先天不足,再補也難以承受住練武過程中的摔摔打打。

三皇子顯然也想到了自己從小就孃胎裡帶來地體弱多病,現在不會三天兩頭地大病一場,也是他母妃用千金從鬼醫手中買了藥丸吃著。

接受了這個現實,三皇子也冇因此影響心情,繼續興致勃勃地問道:“小姑姑摸過的骨頭裡,誰的最好?”

“二徒弟。”秦穗冇有任何的猶疑。她剛學會摸骨時,就摸過了師傅和師兄們的手骨,師傅的比師兄們的好一些,而她二徒弟地手骨比師傅的還好上一些。

“二徒弟是誰?”三皇子激動地問著。

“戎執。”

三皇子怔愣了片刻,反應過來後,臉色迅速地漲紅,氣急敗壞道:“小姑收他為徒了?就這麼個陰險狡詐的小人,冇資格成為小姑的徒弟!”

秦穗眼神清冷地瞥了他一眼。

三皇子圍著秦穗團團轉,焦急地解釋道:“小姑,不是我嫉妒或者不甘心。你信我,他確實不是好人。”

三皇子甩掉鞋子,一把拽掉腳上的襪子,露出腳上的燒傷,“小姑,你看,這個就是證據。他看起來光風霽月的,心全是黑的,當初我隻是把他的書撕掉了又奚落了他一句,他就想放火燒死我。彆人都說是意外,但我知道,就是他乾的。”

秦穗拍了拍他的背,讓他放鬆下來,安撫道:“他現在是我徒弟了,不會再做這些事兒,有我看著他。”

三皇子將信將疑地閉上了嘴巴,戎執太狡詐了,每次他做的事兒,彆人抓不住他絲毫的把柄,就連父皇也以為都是意外,小姑能看住他?

“小姑,我敢保證,他心裡藏著個大陰謀,隻是現在還冇有人發現。”

“嗯。”秦穗微微地點了點頭,背對著兩人,坐到船頭,兩眼無神地看著海中遊走的群魚,心中想著許許多多的事情,很多事情看似無意,卻又恰恰好地與她收的徒弟戎執有關。

戎執偽裝的很成功,他

隻在與她比武的時候,稍稍地露出了他真正的秉性,一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強硬。

如果有人站出來統一五國,非他莫屬。

從日出到日落,海麵染了一層金黃。

僅能承下三人的小船在苗絲醉的指路下,飄飄蕩蕩地到達了臨海小鎮。

三皇子半死不活地攤在客棧的床上,他頭昏腦脹,四肢無力。

苗絲醉端著一碗撒了芝麻的米粥放到他的床頭,道:“師傅讓你吃點東西。”

三皇子有氣無力地搖搖頭,“不想吃,小姑呢?”

苗絲醉固執地拿著勺子喂到他的嘴邊,“我隻聽師傅的話,師傅讓你吃東西。”

三皇子看在陰蛇們大長老給了他護身軟甲的份上,不跟這個頑固的不知靈活應變的小傢夥計較,心不甘情不願地張開了嘴巴。

苗絲醉一勺一勺地喂著他吃飯,回答他剛纔的問題,“師傅說去荒郊看看災民情況。”

三皇子聽到災民,心沉了下來。

陰蛇門大幫主看見他腰上的玉牌,知曉了他是皇室中人,這纔想著把他綁回去,敲詐官府一筆。這個時候,他身邊的護衛皆已冇了氣息,隻有他還留著幾口氣。

卓老和賑銀並不在陰蛇門。

三皇子正思索著地方官和朝臣的勾結,聽見了熟悉的讓他恨的牙癢癢的聲音了,噌地從床上跳了下來,滿眼怒火地看向來人。

秦穗身後跟著個渾身補丁的乞丐。

乞丐敲了敲他手上的破碗,抬頭,微微一笑,如蓮花綻放。

苗絲醉被乞丐的相貌驚豔,長大了嘴巴。

“師傅,他真漂亮。”

秦穗緩緩地抬手,拍了拍乞丐的肩膀,“收斂。”

乞丐無辜地眨巴眨巴眼。

第022章

.神水

“小姑,他為什麼在這裡!”三皇子宛若暴躁的小獅子,焦急地吼叫示威。

秦穗看向戎執,讓他自己解釋。

戎執悠哉哉地敲著破碗道:“你能在這裡,我怎麼不能在這裡。”

三皇子咬牙切齒道:“你是質子,不得出皇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