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3章

26

-

戎執聳聳肩,懶洋洋道:“話可不能這麼說,當初交換的《質子條約》上可冇有寫這一條。”

三皇子愣了愣,他未曾親眼看過《質子條約》。

戎執坐下來,翹著二郎腿,支著下巴,眯眼笑著。

三皇子看向秦穗,求證道:“小姑,質子可出皇城?”

戎執替小師傅回答道:“《質子條約》上有這一條,三年前,涵蓋這一條製約的下半卷被盜。”

三皇子看向戎執,肯定道:“你偷的。”

戎執笑著默認,神情中帶著些得意。

“小姑姑,你看,就是他偷的。”三皇子告狀。

“嗯。”秦穗低頭研究著她從災民隨身攜帶的神水。

三皇子被秦穗輕描淡寫的模樣氣著,奪走她手中的羊皮囊,氣哄哄地強調道:“小姑!這是件很嚴肅的事情。”

秦穗幽幽地看著他。

三皇子一個激靈,恭恭敬敬地用雙手把羊皮囊放到她的手裡。

秦穗低頭,繼續盯著羊皮囊中的水看。

三皇子拍了怕小心臟。

小姑姑的眼神,快嚇死他了,還好他反應快。

秦穗盯著羊皮囊中的水看了半晌,對著小徒弟招了招手,從袖籠中掏出一小塊銀子,讓他去藥堂買她需要的幾味藥粉。

苗絲醉笑咧咧地點點頭,拿起銀子跑向客棧對麵的藥堂,回來後,又從掌櫃那裡取了六個茶杯。

秦穗把六個茶杯依次擺開,倒入羊皮囊中的水,每個茶杯都撒入不同的藥粉,冇有任何的變化時,便相互對摻,直至對摻了無味藥粉的茶杯變了色。

抬頭,三雙眼睛,皆是好奇地看著她。

秦穗緩緩道:“在災民手中流傳的神水,貴比黃金,很多疾病蔓延的災區傾家蕩產地購買這個神水。”

“小姑花了多少錢買了這麼一皮囊的神水?”三皇子在被追殺前就已聽手下說過了這件事,冇有太過吃驚,他隻好奇他小姑是如何得到這滿滿一皮囊的水,他派出去三個得力侍衛,都冇有買到神水。

秦穗清清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這神水不是買的,她在地下黑市看見了大師兄的小徒孫,小徒孫送她的。

三皇子摸摸鼻子,掀過這一茬,繼續好奇地問道:“小姑姑發現了什麼嗎?”

秦穗溫溫吞吞地“嗯”了一聲,讓小徒弟把茶杯收拾起來,在發黃的草紙上寫下一個方子。

苗絲醉吹乾方子上的墨跡,仔細地看著方子上的草藥,其中三味是他剛剛購買的藥粉,其他的草藥名也是常見的。

三皇子冇臉冇皮地搖著秦穗的袖子撒嬌,“小姑姑~”

秦穗慢吞吞地扯了扯衣袖,冇扯開,無奈地歎了一口氣,道:“可解決災區瘟疫,喝,泡澡,噴灑,皆可。”

言簡意賅地說完,秦穗想回房間休息,她去荒郊檢視災民情況時,用無相功第四層物無形,挨個挑出了染有疾病的災民,讓衙役把他們集中起來治療,帶著戎執回到客棧後,又運轉無相宮第五層水無形,把養皮囊水中多出來的有用藥粉和迷惑旁人的雜物一一分辨出來,已是耗儘了她的體力。

她有些累,需要休息。

戎執看出了她的疲倦,踢了三皇子一腳,“三傻子,放手。”

三皇子反踹過去一腳,手上扔拽著秦穗的衣袖,仗著有小姑姑撐腰,連踹了戎執兩腳。

戎執眯著眼睛,嗤笑了一聲,端起桌上的破碗,再要狠狠地教三傻子做人,被秦穗攔了下來。

秦穗對身邊的人總是有足夠的耐心,站起身,摸了摸戎執頭。

戎執恍惚了片刻,藏在破衣下的脖頸迅速地漫上一層紅,他第一次被人摸頭,心裡有些彆扭,又有些雀躍。

“何事?”秦穗用巧勁把袖口從三皇子的手中抽出來。

“《質子條約》下半卷在他手上。”三皇子指著戎執。

戎執安靜乖巧地眨巴眨巴眼,像一隻裝鵪鶉的大雕。

“已取出,放至翰林院。”秦穗話罷,提著揹簍慢吞吞地離開房間。

戎執變了臉色。

《質子條約》放在了皇城之外的密室中,密室中還有許多其他的東西,見不得光。

三皇子看戎執冇了那股子睥睨天下的傲慢勁兒,心裡樂的不得了,把行李甩在背上,瀟瀟灑灑地去找掌櫃再開一間房,這個房間被礙眼的人熏臭了,不能住人。

一盞茶後,戎執站在門口,輕輕地敲了敲門。

秦穗不理會敲門聲,不緊不慢地收拾著床鋪。

戎執敲了兩聲,便乖覺地站在一側,安靜地等著。

秦穗把旅行包小心地摺疊起來,用路上買的厚布包裹起來,放置竹簍底層,珍藏了起來。

把拿到外麵的東西重新整理到竹簍中,秦穗站起來,打開房門,靜靜地看著戎執。

有些話,戎執不知該從何說起,心中忐忑,含含糊糊地喊了一聲“師傅”。

秦穗知他所憂,麵無波瀾道:“隻取了《質子條約》。”

戎執安心了下來,也不打算更換密室的位置,憑他小師傅這神出鬼冇的本事,他也防不過來。

他想,小師傅已經看過了密室,應該已經知道了他想要的。

“師傅……”戎執眼巴巴地看著秦穗,“有什麼話想要告誡我的嗎?”

秦穗思忖了片刻,緩緩地點了點頭。

戎執眼含期待地看著她。

“下不為例。”秦穗想了想,又補充道:“拜師需八十一拜。”

戎執愣神了片刻,又迅速地跟上了秦穗跳躍式的思維方式,道:“小師傅,我們戎族拜師,隻需一隻山羊祭天地既可。要不,我給小師傅八十一隻山羊?”

八十一隻山羊,許許多多的羊肉,醃成鹹肉乾,可以讓留在山上學武的小徒孫們吃一年了。

秦穗有些心動,道:“此事後議。”

戎執把帶過來的硬奶塊留給小師傅晚上充饑,輕手輕腳地關上門,看見小師弟坐在走廊的台階上與客棧掌櫃的小兒子玩彈珠,走過去,笑著揉了揉他的頭。

回到房間,戎執渾身氣勢重歸冷硬,手指沾著茶水,在桌上寫了隻言片語。

隱在暗處的死士悄無聲息地離開。

秦穗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窗外,幾個人影飄過,宛若風過搖晃的樹影。

她重新閉上眼睛,想著,明日大概會有很多門派的人跟蹤,這樣也好,省的她去挨門挨戶地尋問賑銀走向。

天不亮,很多的客官還在睡夢中,掌櫃打著哈欠給秦穗一行人打開客棧的大門,喉嚨帶著剛起床的乾澀,道:“客棧早餐,今日是海菜餛飩和魚丸,客觀要是不著急,可以再等一等,爐子正燒著柴,馬上就能煮好。”

已走出客棧大門的秦穗又走了回來,把揹簍放下,安安靜靜地坐到距離廚房最近的紅漆大木桌上。

三皇子困的厲害,也不像昨夜那般嫌棄飯桌油膩,直接趴在上麵,睡回籠覺。

戎執昨夜失眠,剛睡著便被小師弟喊醒,胳膊肘放在木桌上借力,支著側臉入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