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章

26

-

隻有早睡早起的秦穗和苗絲醉精神奕奕地等著海菜餛飩和魚丸。

正如掌櫃所言,海菜餛飩和魚丸很快就煮好。掌櫃在廚房裡喊了一嗓子,秦穗和苗絲醉進廚房,端各自的早飯,挪到另一張桌子上吃。

三皇子和戎執不吃早飯,繼續補覺。

餛飩有些燙,苗絲醉吃的有些慢,秦穗連續從廚房換了五大碗餛飩,苗絲醉纔將將吃完一小碗餛飩。

秦穗把掌櫃打包給她的魚丸放到竹簍中,帶著其他人趕往白虎山。

白虎山腳下的無影樓在江湖上有著響噹噹的名聲,隻要給錢到位,能得到所有想知道的訊息。

三皇子一路聽著苗絲醉將無影樓的厲害之處,聽的熱血沸騰,隻覺無影樓無所不知不無所不曉,腦海裡想象著無影樓樓主光芒萬丈的模樣。

直到,他們一行人進入了無影樓中,三皇子還不相信這個破破爛爛的屋子就是苗絲醉口中的無影樓,而麵前扛著鋤頭的農家漢就是無影樓樓主。

苗絲醉熟門熟路地蹲坐在大院裡,跟無影樓樓主的小孫子一塊在菜地裡捉蚯蚓玩。

無影樓樓主吸了一口自家婆娘卷的老漢煙,渾濁發黃的眼睛看了一眼秦穗,道:“你是打敗武林盟主的龍隱山九師祖?”

惜字如金的秦穗揹著手,一派大師風範地點了點頭,渾身的沉穩和冷靜。

無影樓樓主又悠悠地吸了一口煙,道:“找我詢問何事?”

“賑銀。”

“藏白宮。”

自始至終,三皇子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去東梨穀找藏白宮的路上,三皇子質問苗絲醉,“什麼無影樓!就是一個破屋子。小苗子!你編故事呢!”

苗絲醉把蚯蚓綁在樹乾上,釣了三條魚給秦穗,轉身道:“我冇騙人,我說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是你孤陋寡聞。”

眼見兩個人就要打起來,秦穗把魚交給戎執處理,走到兩人中間。

兩人頭一轉,爭搶著向秦穗告狀。

“小姑,小苗子小小年紀,就學會了騙人。”

“師傅,三傻子血口噴人。”

秦穗讓苗絲醉站到小溪旁練她路上教給他的基本功。

三皇子委屈地嘟囔著小苗子在誇大其詞。

秦穗迎著清涼的秋風,淡淡地解釋道:“江湖人,窮。無影樓,要價高。冇生意,種田養家餬口。”

三皇子的臉扭曲了起來,控訴道:“江湖人不是呼風喚雨,瀟灑走天下的嗎?不是仗劍天下,快意恩仇的嗎?”

秦穗緘默,緩緩地拍了拍傻侄子的肩膀。

三皇子抹了把臉,努力平複情緒,“咱們打探賑銀訊息,需要給無影樓多少錢?”無論如何,他們已知曉了賑銀在藏白宮。

“不用給。”秦穗指了指不遠處的幾顆大樹和灌木叢,“苗絲醉給他們介紹了無影樓。”

三皇子想明白後,傻眼了。

他小姑不要介紹費,無影樓也不要訊息費,兩方不說一句話就達成了默契。

小姑真是,真是聰明。

難怪他不像父皇那般傻也不想母妃那般天真,他的聰明才智跟小姑一脈相承的。

第023章

.宮主

藏白宮的人,且蠢且萌。

而藏白宮整個仿皇宮構造的樓閣,真正做到了金碧輝煌,牆麵與地下的板磚皆是黃金白銀。

三皇子撿最新鋪起來的一條路,蹲下來扣下來一塊金磚,翻開下麵,刻著官字,正是賑銀。

藏白宮的宮主聽侍女說壽穂長公主和三皇子前來拜訪,放下碗筷,匆匆地來到正殿迎接壽穂長公主。

藏白宮的宮主從小就有一個公主夢,雖把藏白宮的各個地方都改成了皇宮模樣,她也清楚她隻是個被外麵的人嘲笑的假公主,現在見到真正的公主,有些羨慕,又有些膽怯。

藏白宮的宮主心裡激動,口若懸河。

秦穗安安靜靜地聽著,從她的話裡聽到了她對公主身份的嚮往。

藏白宮的宮女們性子多憨直單純,與苗絲醉玩捉迷藏也是玩的笑聲連連。

戎執和三皇子對一群美女視覺疲勞,曬著太陽,仰躺著打盹。

儘管藏白宮盜走了賑銀,秦穗也對她們討厭不起來。

三皇子睡醒,看見藏白宮的宮女還在拉著他小姑姑滔滔不絕地說著話,跟他母妃嘮叨的本事不相上下。

與秦穗對藏白宮的感官一樣,三皇子也對藏白宮恨不起來。

這群人怎麼看都不像追殺他的人。

三皇子看他小姑一如既往的不喜多言,便跟宮主一問一答地交談起賑銀的來龍去脈。

宮主滿眼譴責地看著三皇子,道:“官府嫌費力費錢,便任由東梨穀荒著。我們藏白宮不怕累不怕苦地打通東梨穀的南北方向,又用碎石鋪路,以方便行商之人南北往來。”

“明明有官府通的大路,行商之人想走捷徑,便要留下路過東梨穀的買路錢。”

“我們藏白宮絕不是蠻不講理之輩,要的路費也都根據通行的貨物情況酌情計算。”

“這麼多年了,行商之人路過此地,都會自覺留下合適的路費。隻有你們,路過此路,偷摘我們種在路旁的瓜果,還砍樹來燒柴。隻有這些也就罷了,隻要你們多給些路費,我們也不會出手。可,你們竟然直接闖過了收費口,不留任何的金銀。”

“我們有理由生氣。”

三皇子羞愧地摸了摸鼻子,他在追查途中找到賑銀後,為放夜長夢多,讓車隊全速前進趕往大旱中的弈北。他在東梨穀的儘頭看到收費口,本以為是官府設立,冇有多問,隻掏出了玉牌,駕馬快速走過。

全是一場誤會。

這場烏龍,在雙方的溝通下解開。

宮主知曉了這些賑銀是送往弈北接濟災民後,果決地讓宮女們把金磚挖出來,還心懷善意地多新增了些金磚。

到底是她們冇注意,盜走了賑銀,又耽誤了把賑銀送往災區的時間,想要進行補償。

提出補償的宮女心裡也有著自己的小九九,眼見著路過東梨穀的商人越來越多,官府也盯上了這條路,想要搶走,因為畏懼她們的武力,這才遲遲未動。

她們雖然占據上風,但一些正兒八經的大商人為了不讓官府在其他路上為難他們,捨近求遠,屢屢讓小商人路過時勸說她們把這條路賣給官府,讓她們煩不勝煩。

如果她補償的到位,壽穂長公主一個心軟,讓她們走了明路,她們就能活的更自在了。

能平平靜靜地過日子,她們藏白宮也不想殺官府中的人。

藏白宮宮主冇有隱瞞她的企圖。

三皇子一眼就看明白了,他也想略施小恩,換來更多的金銀,道:“我去官府走一趟,讓他們不敢為難你們。”

秦穗冷冷淡淡地掃了他一眼,對藏白宮的宮主道:“我乃滿朝文武承認的壽穂長公主,有冊封外姓公主的權利。”

宮主滿眼亮光,讓她貼身宮女把她的私房錢全部搬到這裡。

一箱一箱的金銀珠寶搬動正殿,占滿了整個房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