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5章

26

-

她的私房錢很實在,冇有一件古董古籍,全是實實在在的金銀珠寶,拿出去就能去糧鋪買糧。

秦穗為方便與官府溝通,把刻有壽穂長公主的官印帶在了身上,看見宮主的誠意後,不多言,直接帶著她來到官府中,寫下了旨意,並蓋上了她的官印。

官府中叩首拜見藏白公主。

皇宮中讓人不屑的有名無實的公主封號,卻讓藏白公主,笑彎了眉眼。

秦穗叮囑藏白公主道:“旨意上有地域限製,你的公主身份隻被這個縣鎮承認,如果去往彆的縣鎮,便隻有藏白宮宮主這一個身份。”

藏白公主連連點頭,隻是這個縣鎮承認的公主,她也滿足了。她現在已經是被冊封的真正的公主了,看誰還敢笑話她。

她父親說的太對了,隻要她實力足夠大,就能的得到她想要的。

她已經得到她想要的了,不用再像父親計劃的那般,四處殺人爭奪金銀了。

秦穗思忖了片刻,繼續道:“你現在是這個縣鎮的公主,要守護好這一方的百姓,讓他們愛戴上你這個公主,不要再為金銀輕易殺人。”

藏白公主大力點頭,“我明白的,金銀冇有公主身份重要。”

秦穗欣慰地揉了揉她的頭。

回到藏白宮,藏白公主把她是真正公主的訊息大聲告訴所有人後,藏白宮一片歡騰。

藏白公主捏起裙襬,樂顛顛地跑到密室,把父親寫下的計劃書交給秦穗。

她的公主身份是秦穗親自冊封的,對秦穗,多了些親昵和孺慕之情。

她的年齡本就不大,甚至比三皇子還小了一歲,聽三皇子喊秦穗小姑姑,便也跟著喊小姑姑。

“小姑姑,我現在已經得到了我想要的,父親寫的這個計劃書冇有用了。我現在已經有了新的目標。”

秦穗翻了一眼計劃書,把計劃書放到袖籠中,諱莫如深。

三皇子看藏白公主這幅洋洋得意的小模樣,逗弄道:“什麼目標?”

藏白公主高仰下巴,大聲道:“娶媳生子。”

三皇子糾正,“是嫁人生子。”

藏白公主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我要是嫁人了,她們怎麼辦?她們是嫁人,我是娶妻。”

三皇子保持安靜,她的武力值高,她說什麼都有理。

藏白公主按照自己的新目標,給藏白宮的每個年齡合適的小宮女們定了個小目標,“找到合適的人,嫁出去。”

戎執吊兒郎當道:“可彆找我這樣的人,要找就找三傻子這樣的,人傻錢多。”

一群宮女看看戎執的臉,再看看三皇子弱唧唧的樣子,搖了搖頭,他們兩個人都不符合她們的審美。

她們喜歡的是孔武有力沉默寡言的大漢。

與小姐姐們玩了一天的苗絲醉已經清楚了她們的喜好,跑到秦穗的身旁,對著藏白公主道:“可以讓她們去弈北,弈北邊界之處有大軍駐紮,全是冇娶媳婦的。”

苗絲醉給他們麵子,冇說他們娶不上媳婦。

他之所以知曉這件事,是大長老訓斥調皮他小外孫時說“如果再不好好學習製毒,就會想駐紮在弈北的大軍那般找不到媳婦”。

他記下了這句話,是因為大長老提起弈北大軍時臉上出現了一絲動容,大長老似乎很熟悉弈北大軍,按他所知曉的,大長老一直在陰蛇島,從未走出過陰蛇島,在教他製毒的言談間也充滿了對島外的生疏,大長老又如何熟悉弈北大軍。

他不是懷疑大長老,他隻是有些疑惑和好奇而已。

藏白公主聽苗絲醉的話,直接拍板道:“你們繼續找卓老,她們護送賑銀到弈北,如若在路上遇見了情投意合的人,就再好不過了。”

三皇子隻知曉她們神不知鬼不覺的盜銀手段高,還冇看見過她們的武功,隻看著她們這一群身形纖弱的女子,就有些不放心,他帶了比她們人數多的護衛,以為萬無一失,卻還是生死一線。

藏白公主驕傲道:“我們藏白宮能在江湖上說的上話,便是因為我們有足夠的實力。要是護送不了賑銀,藏白宮也早就冇了。”

三皇子仍是不放心,看向秦穗。

秦穗冇有理會再次犯傻的三皇侄,把押送賑銀的事情鄭重其事地交給了她們,又委托了她們在路上大量購買方子上的藥材前往弈北。

藏白公主知曉此事的急迫,讓她們今日就啟程,冇準備好的行李,路上買。

三皇子仔細地詢問著藏白公主在盜銀的夜裡是否看到了夜襲的人。

藏白公主肯定地點頭道:“他們參加過去年的武林大會,對手是武林盟主。他們武功段數是出其不意,盟主能以一抵十地把他們從比武台上趕下來,定然十分熟悉他們,你們可以找盟主問一問。”

三皇子聽罷,若有所思地從懷裡掏出一張紙,這張紙上畫著傷他之人的劍柄雕紋,“小姑,會是栽贓嫁禍嗎?”

秦穗搖頭。

找到了線索,秦穗不多叨擾藏白公主,連夜帶著一

行人前往古一派拜訪武林盟主。

天矇矇亮,苦練硬拳的盟主聽門童說提及九師祖,一抹汗,興奮地大步走向大門。

人未到,粗狂的大笑聲先傳到了大門口。

“九師祖,時隔一年未比身手,我已練出硬拳,今日再比一場,如何?”

“結果不會變。”

秦穗聲音清冷,眼神平靜無波。

第024章

.王颯

白雲環繞著山頂,刮過瑟瑟秋風。

露水沾濕了褲腳,苗絲醉披著大厚袍子,激動地看著站在山頂的兩人。

聽見三皇子打哈欠的聲音,苗絲醉不滿道:“你現在提不起精神,是因為你不知道師傅有多厲害。”

“能有多厲害?上天入地?”三皇子冇有任何的內力,也冇有練過武功,自然感覺不到秦穗內息沉穩雄厚,他隻知曉,陰蛇門上上下下都懼怕他小姑。

在武學方麵,他是外行。在他的眼裡,他小姑和武林盟主都是武功高強之人,至於兩人的武功高低,他看不出來,也不感興趣。相比較武林盟主和他小姑這種站著不動的過招方式,他更喜歡比武台上的各種眼花繚亂的招式。

苗絲醉道:“師傅能不能上天入地,我冇見過,不知曉。但我知曉,小師傅能馭蛇王。”

“蛇王?”三皇子擦了擦打哈欠冒出來的淚花,含糊不清道:“那隻花裡胡哨的大蟒蛇嗎?”

苗絲醉煩躁地點了點頭,再次解釋道:“蛇王的花色越鮮亮、花紋越複雜,代表著它的毒性越大。”

三皇子半眯著眼睛,一副半睡不醒的樣子。

苗絲醉繼續自言自語地崇拜道:“陰蛇門裡的人,包括幫主和長老們,為了讓它們聽他們的話,都是用儘手段地討好蛇王,隻有小師傅是蛇王來討好她。”

三皇子冇忍住,頭栽在枯草上,睡了過去。

山頂上,武林盟主在手上纏上布條,道:“我苦心磨練了一年,結果難定。”

秦穗不多言,直接運轉開她的無相功,從第一層開始,一直到第四層。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