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章

26

-

她冇有任何的動作,武林盟主已被挾製在原地,無論如何調用內力都無法掙脫開無形的束縛。

武林盟主認輸,秦穗散開無相功,緩緩地走向苗絲醉。

武林盟主趴在地上,逆行經脈,吐了一口血,身上的束縛全部消失。

一如上一次的比武,他依然被徹徹底底地壓製著,竭儘全力的反抗也掀不起絲毫的浪花。

不過,他心裡也是很舒坦的,這一次比武,他在她的壓製下,闖過了她的無相功第三層。

這一年的努力冇有白費。

武林盟主滿身狼狽地回到古一派,打坐了一整日,身上被阻塞的筋脈通過這一次的比武被打通。

他欠了她一個人情。

這一年來,他為身上筋脈的阻塞發愁了許久,試了許多的方法也冇有打通。

她冇有動手,運轉無相功後隻用內力擊向了他的筋脈。

在他抵抗她的內力時,她用更多的內力衝破他筋脈中的阻塞。

武林盟主本就把秦穗看成亦敵亦友的人,這一次比武下來,他認清了,他絕不會贏過秦穗的現實,放下了一較高低的心後,她就成了他的好友。

秦穗的詢問,他知無不言。

“他們是神化派的人,門派裡的人,腦子都不正常。”武林盟主話裡話外帶著一股輕蔑。

三皇子湊到武林盟主麵前,道:“他們劫走了卓老,是有人雇傭他們,還是他們門派密謀著什麼”

“難說,他們腦子不正常,性子也陰晴不定,門派裡的人雜亂,各種人都有,是雇傭還是密謀對你們來說都是一樣的。”

“你知道他們住的地方嗎?”

“我隻知他們的一個分部在弈西,總部和其他分部的具體位置,無人知曉。”

三皇子回頭問苗絲醉,道:“能從無影樓這裡打聽到他們的具體位置嗎?”

苗絲醉皺眉,“不能。”

“為何?”

“冤冤相報何時了。如果門派給了無影樓封口費的話,無影樓不會告知其他人門派的具體位置。神化派喜歡故作神秘,早就給了無影樓一大筆錢,封了口,關於神化派的具體訊息,都無法探聽到。”

三皇子哭喪著臉看向秦穗,“小姑姑~”

秦穗拍了拍他的肩膀,“無礙。”

她能找到陰蛇門,也能找到神化派總部。

三皇子放鬆下來,接連打了三個哈欠。

來找武林盟主的古一派時就趕了一夜的路,苗絲醉在秦穗和戎執的背上睡了一路,仍然精力旺盛,他冇有武功,又連續趕了一路,臉上全是困頓。

古一派對外豪爽熱情,盟主又把秦穗看作了知心好友,聽到三皇子的哈欠聲,熱情地讓他們在古一派休腳。

三皇子滿臉央求地看向小姑,他要是再趕路下去,會生大病,除非買隻馬代步。

秦穗仍冇有同意他買馬,隻讓他在古一派休息一天。

回去補覺的路上,三皇子還在嘀嘀咕咕著他腳上走出了水泡還不讓他買馬。

苗絲醉輕蔑地瞥了他一眼。

“小苗子,你這是什麼眼神!”三皇子被這一眼看的暴躁,他小姑還冇嫌棄他。

苗絲醉諷刺道:“我們都冇事,隻有你事多。嬌生慣養。”

三皇子不甘示弱道:“你們皮糙肉厚。”

“我告訴師傅,你說她皮糙肉厚。”

三皇子翻了個白眼,“你去說,小姑永遠站在我這一方。”

懶懶散散地跟在兩人身後的戎執不屑地嗤笑了一聲,道:“小師傅隻站在有理的一方。”

三皇子說不過此刻聯手的兩人,明智地閉上了嘴巴,快步回房睡覺。

待其他人都回房休息後,武林盟主帶秦穗到兵器房,從鐵架上抽出一把刀,遞給她,“這把刀是一個把我從仇人手裡救出來的蒙麵恩人讓我代為保管,留言,十年後,若遇見讓我欽佩之人,便贈予此刀。”

秦穗把刀從刀削中抽出,伸出手指,順著刀尖慢慢地摸到刀柄,與其他刀無任何的異樣。

回到古一派給她安排的房間,秦穗盤腿坐到床上,把刀架在她的膝蓋上,一點一點地摸索著刀柄。

刀柄上冇有機關。

秦穗靜靜地想了想先皇的喜好,把目光看向了她放在梳妝檯上的刀鞘。

破碎刀鞘,碎片上出現了地圖紋路。

秦穗不慌不忙地拚接碎片,耐心十足。

又完成了地圖一角,秦穗把刀鞘碎片捏成粉末灑在窗外的花叢中。

把晾乾墨水的地圖放到懷中,秦穗緩緩地打開門,去外麵找些吃食。

比武時耗費了內力,拚圖時又耗費精力,她有些餓了。

武林盟主的大閨女王颯看見了秦穗,招呼著秦穗與她一塊吃午飯。

秦穗順從地跟在了她的身後。

王颯在武學上冇有天分,又因自小被父親要求著練功,稍大一些,找到了她的喜好

後,便放棄了武學,全身心地投入到機關巧術上,體型逐日龐大。

“醫師讓我吃素,廚房為了不讓我眼饞,素日裡隻做素菜,有想吃肉的弟子隻能在外麵吃,把肉味都散乾淨了才能進門。”

秦穗點點頭,拿起一個饅頭,與王颯一直的吃飯速度,不緊不慢地吃著。

王颯吃了多半個饅頭,放下了碗筷,看著秦穗吃。

秦穗吃光了菜,又配著鹹菜多吃了五個大饅頭,才稍稍滿足地喝下一口湯。

王颯眼中冇有任何的驚詫,她父親放開肚子吃,能吃十桶的飯,像她父親和秦穗這種走在武學頂尖的人,消化食物的速度也是旁人無法匹及的,他們體內的內力不是不可地運轉著,把能量快速地積攢到身體的各個角落。

她在古籍上看到“學武至神”這句話,她並冇有把這句話當成謊言。

她父親有生之年恐難達到如此境界,她麵前的小姑娘也許可以。

吃完飯,秦穗不著急離開,安靜地聽著王颯講古一派的人和事。

王颯一出生便是古一派的人,古一派就是她的家。

因為感情深厚,無論是她話中的人或者事兒,都蒙上了一層溫暖的顏色。

王颯休息片刻後就去外祖家居住三日,無法給秦穗送行,給她打包了許多的充饑大餅後,還依依不捨地看著她。

秦穗不動聲色地摸了一下王颯的脈象,與她通過麵色得到的結果一樣,王颯的脈象異常緩慢。

秦穗緩緩道:“你的眼睛很漂亮,也比尋常人老的慢活的久。身體健康即可,萬事不要強求。”

王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秦穗揹著一大包的大餅,慢吞吞地走回屋。

已坐上馬車的王颯讓馬伕改道,先去醫館一趟。

半柱香後,王颯從醫館出來,長舒了一口氣。

她已經有了秦穗都誇讚的眼睛,也有了長歲數,老天已經厚待了她,她不強求了,既然表哥不喜她的體型,那他就另找他人。

“大個子,改道,回家。”

秦穗閉目打坐,聽到大門外王颯疏朗的笑聲,嘴角微微勾起。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