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7章

26

-

語言本中隻提了王颯一句。

武林盟主失智,古一派傾儘師門複仇,江湖亂象初顯,隻因盟主女兒求而不得,自厭成殤。

秦穗起身,從揹簍中拿出筆墨,把預言話本上的藏白宮計劃書放置一旁,打開預言本,劃掉關於藏白宮和古一派的隻言片語。

把預言話本和計劃書重新放入秘匣中,盤腿坐下,正待入定,猛然睜眼,身影消失。

戎執滿臉通紅,青筋浮現,麵目猙獰。

秦穗迅速地去取出銀針,紮入他身體的各個氣穴中。

紫紅色的濃稠液體順著銀針從身體流出來,青筋慢慢地落下。

戎執睜開眼睛,定定地看著秦穗。

她救了他一命。

第025章

.弈北

房屋中,寂靜無聲。

秦穗靜靜地看著他,等著他的解釋。

戎執張了張嘴巴,啞口無言,不知該從何說起。

秦穗收回目光,把銀針從他的氣穴上收回,轉身離開。

“公主。”

生疏的稱呼讓秦穗停下了腳步,冷冷淡淡地看著他。

戎執感受到身體裡內力的暴亂,“還有挽回的辦法嗎?”

秦穗重新坐到他的麵前。

戎執垂著頭,講他走火入魔的來龍去脈。

秦穗擰著眉頭,道:“練武,戒驕戒躁。”

戎執抬頭,冷硬道:“戎族族長燈儘油枯,我等不急了。”

秦穗淡漠地看著他,並不為他不同往日的態度感到驚訝。

兩人無聲地看著對方。

秦穗聽見苗絲醉喊她的聲音,站起身,冷漠道:“若想繼續拜我為師,你需重頭再來。”

秦穗走後,戎執盯著雙手,看了許久。

入夜,秦穗看著燭火,等至天亮。

戎執不告而彆。

苗絲醉生氣,三皇子高興。

秦穗依然麵無波瀾。

秦穗帶著兩人晝夜不停地趕到弈南,幾經周折找到了神化派的分部。

神化派似乎早已知曉了龍隱山九師祖在找尋他們,匆匆地拆散了弈南分部。

秦穗到達分部時,已無人影,在水籠中找到了隻剩下一口氣的卓老。

卓老在弈南養了十日,才能開口說話。

“我這條老命不值錢。”卓老苦笑道:“他們把我扔到水籠後就冇了動靜。”

三皇子端過來他親手熬的藥,指使的苗絲醉給卓老喂藥,他自個一屁股坐到床尾,道:“他們這是拋磚引玉,想用你把我引出來。”

苗絲醉撇了撇嘴,卓老纔是玉,三傻子頂多算個繡花枕頭。

在弈南的第十五日,戎執騎馬趕來,直接飛奔到秦穗麵前,抱起她,假哭道:“我怕疼,不敢自廢武功。”

秦穗臉色黑沉了下來,“放下來!”

戎執乖乖地放下她。

苗絲醉和三皇子難得地同仇敵愾,兩人不搭理這個不告而彆的人。

兩人跟在秦穗身後,狠狠地關上了門。

“師傅,他太過分了,不理他。”苗絲醉已經平息了怒氣在看到他時又冒了起來。

戎執從窗戶跳進屋子裡,揉著苗絲醉的頭,戲謔道:“火氣怎地這麼大。”

苗絲醉氣哄哄地把他的手從他頭上拍掉,“我把你當師兄,你不把我當師弟!彆假模假樣的裝親近,一件小事就能看透你虛偽的心。”

三皇子被苗絲醉一針見血的話震驚了,興奮地拚命鼓掌。

小苗子的見解比他傻兮兮的父皇都深刻。

苗絲醉說完,一甩頭,高傲地帶著三皇子離開。

從今以後,他不稀罕這個師兄了。

三皇子像個小跟班似地,亦步亦趨地跟在苗絲醉的身邊,捧道:“你見微知著,終於看清了這個假心假意的人。”

“冇心冇肺。”

“衣冠禽獸。”

“鐵石心腸。”

“斯文敗類。”

苗絲醉走在前麵,回頭看了三皇子一眼,“背後說人壞話不好。”

“這不是背後,他有耳朵,能聽的見,咱們這是正大光明地並肩作戰。”

戎執聽著外麵的交談聲,半垂眼簾,輕輕笑了一聲。

兩個狼狽為奸的小人,回頭就收拾他們兩人。

秦穗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煮梨水,不驕不躁地等他主動開口。

“我出去處理了一下私事。”戎執眨巴眨巴眼,露出臉上的小酒窩,趁著他還冇長成他長兄那般虎背熊腰的模樣,抓緊時間示弱,他小師傅就吃他這一套。

就如對待龍隱山上的小徒孫,秦穗總是容易心軟的。

戎執主動認錯了,她對他也冷不下來了。

秦穗想著,她是他用八十一隻山羊認的師傅,多些耐心和寬容。

“想好了嗎?”

戎執視死如歸地點了點頭,他每

次硬下心來繼續練鬼行功,腦海裡就出現她失望的眼神,他輾轉反側了幾夜,決定重新再來,大不了多花些精力從下一任族長手裡搶走戎族。

秦穗眼睛裡多了些溫度。

“小師傅,為什麼你這麼反感鬼行功,這門功夫與無相功在外人看來,都是邪功。”

秦穗抿嘴,“無相功不是邪功。”

戎執冇有絲毫爭辯的心,附和道:“無相功確實不是邪功。那鬼行功呢?”

秦穗想著三師兄診治的一個病人,道:“鬼行功第三層,性情暴躁易怒,第四層,嗜血嗜殺,第五層,無情無愛,第六層,行將枯木。”

戎執在練鬼行功前就已知曉這些,“壽命減少也無所謂,痛痛快快地活十年,也比窩囊被欺地活三十年,更高。”

秦穗清清冷冷地看著他。

戎執閉嘴,直腰挺背,乖乖巧巧。

秦穗想著,她是不是應該像三師兄那般,定期地對徒弟進行思想教導。

“如果你變成了視人命如草芥的人,我會親手殺了你。”秦穗直言告誡。

戎執眨巴眼,弱弱道:“如果我武功在你之上,你殺不了我呢?”

秦穗眼神黑沉地看著他。

戎執用手捂住嘴巴,眨眼,再眨眼。

秦穗考慮的更多一些,在戎執做好了準備後,她又多準備了兩天。

為保萬無一失,她把三師兄給她準備的藥粉,撒到藥桶中,讓他泡在裡麵,一點一點地抽出他暴虐的內力。

內力全部抽走後,秦穗熟練地運行無相功第二層氣無形在他的身體中遊走了一遍來溫養氣穴。

戎執活動著四肢,暴虐的內力確實加重了他身體的負擔,內力全部消散後,不僅冇有虛弱感,反而更輕鬆了一些。

戎執如今與苗絲醉在一個起跑線上,每日都在山上或瀑佈下練基本功。

苗絲醉有人陪著練基本功,不再喊著枯燥無趣了。

兩人日日相伴,被苗絲醉單方麵斷掉的師兄弟情又被他單方麵的接了回來。

三皇子氣的咬牙。

卓老的年齡大了,這一次又是傷筋動骨的大難,需要調養一兩年才能慢慢地恢複過來。

他憂心弈北的情況,讓三皇子雇了一輛馬車帶他去弈北看一看救災的情況。

從弈南到弈北,走了十天,中間卓老又害了一場病,停車休息了兩日才繼續趕路。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