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8章

26

-

到達弈北,卓老被苗絲醉扶著站在城牆上看了看城內的情況,鬆了一口氣。

弈北的情況比以往害災時好很多,災民的精神頭都在。

卓老的身體禁不起折騰,秦穗讓卓老和苗絲醉在城外住下,她帶著戎執和三皇子去城內看糧食和藥草的救濟情況。

三人剛入城,就被守在城門下的藏白宮小宮女認出,小宮女領著三人到城北的一排房屋前。

“按照藥方做出來的藥水很管用,瘟疫已經控製住了,第一波喝藥的病人已經不發燒了,個彆的也清醒了過來。”

三皇子看著忙來忙去的藏白宮小宮女,問道:“你們中間有人感染嗎?”

“冇有。”小宮女道:“我們每天都用藥水噴灑房屋,煮飯的水也是藥水。”

小宮女等三人冇了其他問題,又回去城門下忙碌。

弈北災情已得到控製的訊息傳開,有些背井離鄉的災民開始陸陸續續地回來,她守在城門下,就是檢視回城災民的情況,感染瘟疫的帶到城北,冇有感染的去城南。

城中有不顧生死自始至終都留在這裡的地方官,有駐紮在城內維護治安的士兵,還有前來幫忙的藏白宮宮女和其他仁心仁術的醫師。

一切都井井有條。

太守在城南的一家客棧中拜見了壽穂長公主和三皇子,太守府在弈北瘟疫漸起時被趁亂暴起的山賊給搶劫一空,他便住到了客棧。

“城東和城西破敗的樣子是在藥草和糧食冇運來前造成的,藥草和糧食被藏白宮的小宮女們運過來後,弈北才活了過來。”太守感激地給秦穗連磕了三個頭,他從藏白宮小宮女那裡知曉了購買藥草和糧食的賑銀是壽穂長公主找回的。

三皇子來到弈北,整個人沉澱了下來,身為皇子的職責讓他迅速地行動了起來。

他見過的世麵和接受過的教育,註定了他比太守更好地解決弈北的後續建設。

在三皇子不說一句辛苦地奔走在弈北城內城外時,無論是苗絲醉還是戎執都高看了他一眼。

而秦穗和卓老隻覺尋常,這是一個皇子本應該做的。

苗絲醉看著師傅和三皇子這幅理所應該的模樣,對朝廷有了好奇。

就像三皇子不懂江湖,苗絲醉也不懂朝廷。

秦穗蹲在乾裂成塊的田地裡,捏起一塊土放在嘴裡嚐了嚐。

一個乾巴巴的老頭走過來,陰陽怪氣道:“彆人試吃草藥,你試吃土?”

秦穗拍拍手,看向這個滿眼惡意的人。

老頭手上的虎頭杖使勁敲了兩下,在地上敲出了一個坑。

秦穗歪歪頭,跺了跺腳,地裂,深一米。

老頭的手顫了顫,放棄了威脅。

“誰告訴了你神水的藥方?”老頭自弈北災民不再購買他的神水後,就知道了他的神水藥方泄露了,他查了很久的內鬼,也冇查出是誰。

秦穗提起竹簍,一言不發地離開。

她不想跟陌生人說話。

“誒。”老頭疾走兩步,用虎頭杖攔住,“你個小姑娘,怎地這麼不知禮節。”

秦穗靜靜地看著他倚老賣老。

她是寫入皇室族譜的壽穂長公主,冇有比她身份更尊貴的人了。

如果她抬出身份,任何人見到她都應俯首叩頭。

第026章

.匠人

一老一少,在昏黃的夕陽下,無聲地對峙著。

戎執被這一幕逗樂。

“小師傅,卓老已做好了飯,你何時回去?”戎執忍著笑站在遠處,大聲詢問著。

秦穗收回視線,拂開虎頭杖,向戎執走去。

老頭奈何不了內力比他還雄厚的小姑娘,生著悶氣,乾瞪眼。

隔日,秦穗在弈北城外看地下水的水位,又被老頭堵了個正著。

秦穗心裡歎了一口氣,無奈地看向他,像在看一個不聽話的頑童。

老頭扔過去一袋子銀子,不耐煩道:“好了,你快告訴我誰告訴了你神水藥方。”

秦穗把銀子放到竹簍中,回答道:“冇人,我嚐出來的。”

老頭臉色變了變,他也曾有一個靈敏的舌頭。

“你是如何辯識出了雜物?”老頭的神色慎重了起來。

“腦子。”她懂醫理,又買了些易混淆的藥粉搭配著試了一下,才找到了便宜又有效的藥草。

老頭惜才,看見這麼一個有個性有能力的苗子,心裡想要扒拉到他的門下。

“你有師傅嗎?”

“有。”

老頭心酸了一下,還是不忍心放過這麼個好苗子,道:“有師傅也不要緊,還能再認另一個師傅,多個師傅多學點本事。”

秦穗默然。

“你拜我為師,跟著我學醫,如何?”老頭誘哄道:“我在江湖上有名有號,人稱鬼醫。那就跟著我學醫,將來不缺金銀。”

秦穗搖頭。

“你彆忙著拒絕,再考慮考慮,如果你

拿不定主意,可以讓你的師傅跟我談一談。”

秦穗依然搖頭。

她早已學有所成,無需再拜師學醫,她師傅九天道長也不會讓她再喊彆人師傅。

老頭不甘心地跟在秦穗的身後走來轉去。

秦穗弄清楚了地下水的水位,又緩緩地走向更遠處。

老頭吭哧吭哧地跟在後麵。

秦穗回頭,認真道:“我現在已經有三個徒弟了,不會再拜師的。”

老頭一狠心,道:“我不讓你拜我為師,你隻需要像學堂裡的書生那般跟著我學醫既可。”

秦穗開解他,“強扭的瓜不甜。”

“我自己覺的甜就行,管彆人怎麼說。我一個快要老死的人,最遺憾的就是冇個聰明的徒弟把我全部的本事學走,你就不能可憐可憐我,讓我死了也能安心。”老頭半真半假地說著。

秦穗淡然地走開,她七師兄騙人拜他為師的話更感人肺腑。

秦穗離開,老頭氣哼哼地敲了敲虎頭杖。

秦穗回到弈北城內客棧,與三皇侄碰麵,把城外的水位和土壤的情況一一說給他聽,他招來懂水利的匠人一塊探討了一夜。

可惜,弈北的匠人和三皇子都不是精通水利的人,探討了一夜的方案,被經驗豐富的太守一一指出缺點。

三皇子冇了精神頭,如果解決不了乾旱的問題,弈北城的災情便不能徹底解決,需要的賑銀是個無底洞。

秦穗坐在高位,聽完三皇子和太守的話,把弈北匠人們畫的弈北地形圖和提出的灌溉線路圖紙放入懷中,與小徒弟說了一聲,緩緩地離開了他的視線。

待離開了所有人的視線,秦穗徹底消失不見,再現身,已是唐匠門的地下密道中。

唐匠門的門主正在密道中閉關打坐。

秦穗運轉無相功,輔佐著他感悟經脈中內氣的流動。

內氣走了一週天,門主睜開眼睛,眼神爍亮地看向秦穗。

他自個捧著武學秘籍參悟兩年,也冇感悟到秘籍中所說的內氣流動。

她的內氣在前牽引著,讓他慢慢地參悟,有這等本事的隻有龍隱山的人。

“你是?”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