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章

26

-

“排行九。”

“九師祖!”

秦穗不必多言,唐匠門門主就自覺地帶上了三個長老,跟在她身後,去往弈北。

他們早就從暗部那裡知曉,來自皇城的壽穂長公主在追查賑銀情況,再聯絡一下弈北現在的災情,不難知道九師祖前來的目的。

她帶著門主參透了內氣,這個人情必須還,不僅還,還要好好地還,讓唐匠門跟她熟悉起來。

一來,她是龍隱山九師祖,武林盟主都甘拜下風的人,他們唐匠門在武學上的疑惑可以請她來指導,單看向密道中的一次內氣牽引就知道,她不愧師祖這個稱號,如果她不嫌棄唐匠門的孩子笨的話,還可以讓他們唐匠門的孩子拜她為師。

二來,她是壽穂長公主,他們唐匠門一直在商行混不出頭隻能在江湖上糊弄著,就是因為他們冇有門路,不被朝廷承認。如果壽穂長公主願意牽線,讓他們接了皇宮中的活計,他們唐匠門的孩子們就有出路了。

身負聯絡感情重任的唐匠門門主,一路上,說個不停。

“唐匠門說白了,就是木匠鐵匠等各種匠人湊到一塊,抱團過日子。”

“唐匠門中的孩子都是被家人送到這裡學一門手藝來養家餬口。”

“做的機關精巧,卻總是遇見不給錢,直接拿走我們辛辛苦苦做的機關,隻留一句,可為我們賣命殺人。我們唐匠門的人都是老實人,做東西就是為了賺點小錢掙一口飯,哪來的恩恩怨怨。所以,我纔想著練功,告訴他們,我們不需要他們賣命殺人,該給的錢必須給,彆欺負我們老實人。”

門主把唐匠門的大大小小事兒全說了一遍,就差把門主的位子讓她坐了。

三位長老皆是憑一手熟練的技藝被推舉為長老,他們本性憨厚木訥,也不知該說些什麼話合適,隻能乾笑著。

卑微,討好。

冇有馬車,他們也冇有武功,不分晝夜,他們跟在秦穗身後,不停地走了五天,滿身塵土地到達了弈北。

秦穗接過了唐匠門門主想要強塞給她卻又感到羞愧的唐匠門的門師木牌,她不說一句話,就表明瞭她的意思。

三位長老搓著手,滿眼感激地看著秦穗。

三皇子顛兒顛兒地跑過來,迎接她。

秦穗把人交給他,直接轉身離開,冇說一句話。

三皇子摸摸鼻子,感慨道:“小姑姑越發的不喜說話了。”

唐匠門門主瞬間明白了三皇子的身份,殷切地道明他們的來意。

三皇子許久不見如此能說會道的人,立馬勾起了他的話癮。

兩人站在弈北城門下,一來一往地說著話,大有說到天黑的架勢。

弈北城外的小宅院中,苗絲醉看清來人,咧著嘴巴,飛跑了過來。

秦穗摸摸他的頭,走到卓老的屋中,為他把脈。

卓老看到弈北的情況,寬了心,比在弈南恢複的更快。

苗絲醉在秦穗的竹簍中看到唐匠門的門師木牌,扁嘴道:“師傅,你是我們陰蛇島蛇王承認的陰蛇門門主,不能被他們唐匠門給騙走了。”

戎執好笑道:“小師傅還是龍隱山九師祖呢,你們陰蛇門可獨占不了小師傅。”

苗絲醉爭強好勝道:“凡事有個先來後到,既然師傅先成為了我們陰蛇門的門主,便要更看重我們一些。”

戎執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眯眼笑著。

弈北城中,唐匠門的門主和三位長老在弈北匠人中如魚得水,瞭解了弈北的所有地形和具體要求後,就投入到了不顧吃喝的癡狂中。

四人合力設計出了弈北水道圖,讓太守連連稱絕。

弈北的水道建設也進入了正規,剩下的瑣事,太守一個人就可以解決。

一行人收拾好行李回宮,路過弈南時,三皇子道:“小姑,不找神化派詢問幕後人了嗎?”

“不必。”她已知曉。

三皇子眼神一亮,駕馬到她的身邊,“誰呀?”

秦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苗絲醉和戎執跟著馬車在後麵跑著,前些日子的鍛鍊讓他們進步的飛快,他們現在跟著跑了一天,也冇亂了氣,還有餘力說話。

戎執看三傻子還要上前追問,嗤笑道:“不該問的彆問。好奇心害死貓,不該你知道的,偏偏要追根究底,小心丟了小命。”

苗絲醉讚同戎執的話,師傅不喜歡說話,他們就多動動腦子,實在想不明白而師傅又不解釋的,便是不該知道的,追根究底,除了吃力不討好,啥都得不到。

兩個人一同嘲諷三皇子,卓老又搖了搖頭,三皇子關住了心裡的貓爪子。

一路順利地回到皇城,知春和知秋開的小店已人滿為患。

知秋的父親是內務府大總管,她又從小在宮中長大,跟三皇子也算的上一塊玩到大的。

在三皇子看到她在來往客人麵前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時,用手捂住了眼睛。

一個嘰嘰喳喳的麻雀搖身一變成

了百靈鳥是什麼感覺?

這就是他此刻的感覺。

看的彆扭,心裡尷尬。

知春率先看見了長公主,壓製住想要尖叫的興奮,把店內生意交給掌櫃和小二,拖著知秋來到後院。

回到後院,知秋看到長公主,揉了揉眼睛,確定了不是她眼花,一路尖叫著撲過去,死死地抱住長公主,一張口,“公主,你咋黑成了這樣?”

戎執聞言,仔細地看了看秦穗的臉和她耳後根的膚色,悶笑了起來。

知春把知秋趕到一旁,“彆亂說話,長公主天生麗質,捂上幾天就能白回來。”

秦穗還記得她離開皇城時知秋說的話,從竹簍中掏出兩根她讓唐匠門門主做的木簪,“給。”

知秋眉開眼笑地把木簪彆在頭髮上。

苗絲醉想要跟師傅身邊的人打好關係,主動介紹道:“這個木簪是江湖上如雷貫耳的唐匠門門主設計的,不僅雕刻精湛,裡麵還藏有機關。”

知秋從頭髮上拔下木簪,讓他把藏有機關的地方指給她看。

等發現了木簪的小秘密後,知秋一臉欣喜地把木簪藏入懷中,對苗絲醉問道:“你是長公主收的徒弟嗎?”

苗絲醉得意地點了點頭。

“但是。”知秋壞笑道:“公主回宮,你不能住在皇宮。”

苗絲醉臉色一僵,皺成了一團,思忖片刻後,看向戎執,“師兄,你住在哪裡?”

“戎府。”

苗絲醉直接翹板,道:“我也住在戎府,師傅來戎府教我們兩個,我們兩個人聰明,師傅隻要兩三天出一次宮就可以。”

知秋還記的她對自個的解語花定位,看了眼長公主的神色,對苗絲醉道:“公主同意了。”

知春道:“小二晚上回家,這個小院隻有老掌櫃一個人住著,若是在戎府住不慣,可來這裡住,老掌櫃有個相依為命的小孫子,比你小一些,你們也許能夠玩到一塊。”

苗絲醉眼神晶亮地點了點頭。

回到金雀殿,知冬把來自龍隱山的信,全部放到書房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