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

秦穗在這兩天裡,無聲無息地摸清了皇宮的每一個角落。

皇宮的安全隱患很多。

秦穗在三哥下朝後,直接去安泰殿找到他。

“兩天,時間緊迫,對皇宮的其他宮殿隻有個大概的輪廓,重點看了下你和三嫂常住的地方。”

秦裕放下筆墨,認真聽七妹說話。

“風水不錯。”秦穗不信鬼神,對先皇給她的預言話本還將信將疑,但她還是被先皇和大師兄壓著學了些風水和算卦。

秦裕放下心,繼續批奏摺。

“風水陣被人動了。”

秦裕猛地抬頭,嗓音因震驚而有些刺耳,“動了?”

秦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鎮靜自若道:“順手修複了。”

秦裕看著七妹說完這個,不等他追問,她就一身灑脫地離開,這個走路的姿勢和清冷的姿態跟九天道長如出一轍。

現在不是想七妹被先皇和九天道長養歪的時候。

秦裕招來暗衛,“盯著長公主改的那幾處,查清楚。”

吩咐了暗衛,被擾亂的心仍靜不下來,七妹出生晚,不知曉許多的事兒,他幼時曾親眼見到先皇如何的呼風喚雨。

安泰殿和鳳壽宮是先皇佈下的龍脈陣的陣眼,牽一髮而動全身。

秦裕把奏摺扔到一旁,起身去鳳壽宮。

行至鳳壽宮不遠處,見皇後捏起裙角橫穿過牡丹叢,帶著一群宮女風風火火地衝了過來。

秦裕急忙閃開路,“盈梓,這是?”

皇後摘下粉紅珍珠指甲套,揉了揉額頭,道:“六皇子帶著九皇子和十一皇子欺負東陵小質子,東淩小質子氣不過把十一皇子推進了蓮花池裡。”

秦裕這下也急了,轉身向皇林書院快步走去。

前幾日,勇國府的唯一小嫡子便是戲耍時掉進了水中,夜裡發熱走的。老爺子受不住這個打擊,前後腳地跟著走了。勇國府的驚痛陰影尚未走遠,十一皇子要是再出點事,勇國府出來敦貴妃恐怕也會跟著出事。

皇林書院外的蓮花池旁,秦穗提著十一皇子,甩了甩。

想著,她可以再多相信一點先皇的預言,話本裡寫了這麼一回事。

先皇和大師兄曾一塊跟她仔仔細細地講解過這個話本,十一皇子被淹死是壓倒勇國府的最後一塊石頭。

五歲的十一皇子溺亡,敦貴妃傷子離世,勇國府一夜衰敗,邊疆將士的內部利益失衡,東陵趁機而上。

秦穗又晃了晃十一皇子。

跟肥崽一樣圓的這麼一個胖球,造成了東北邊疆的動亂。

神奇。

敦貴妃拖著病懨懨的身子,一把抱住十一皇子,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彷彿一個不注意就會斷氣。

十一皇子眼睛亮晶晶地看著秦穗,渾身都冒著崇拜的小光束。

秦裕和李盈梓滿頭急汗地走了過來,看到還清醒著的十一皇子,鬆了半口氣,讓緊跟而來的禦醫趕緊跟十一皇子把脈。

禦醫把完脈,看了眼十一皇子外麵裹著的女子外袍,道:“夜裡會小熱一場,用涼水敷上一個時辰即可。”

秦裕和李盈梓提著的半口氣也徹底地落了下來。

十一皇子掙開敦貴妃的胳膊,拖著外衣,屁顛顛地跑過來,一把抱住秦穗的腰,“晚上,小姑姑陪我睡覺。”

秦穗彎腰把他身上的衣服裹緊,嚴肅地拒絕道:“男女授受不親。”

“我的衣服是小姑姑脫的,小姑姑也碰了我的身子。”

秦穗沉默,清清冷冷地低頭看著他。

她藉著水的浮力把他提上岸,怕他著涼,便把他身上的濕衣服全部剝光,裹上了她的外衣。

十一皇子不怕秦穗的冷臉,露著小乳牙,笑容燦爛地張開手,“我有點冷,小姑姑抱抱我。”

秦穗麵色沉靜,心中猶疑不定,她隻跟深林中的虎崽熊崽們打過架,還冇抱過這種弱唧唧軟趴趴的小崽子。

師傅和先皇也冇教她怎麼處理渡過死劫的小崽子的撒嬌。

十一皇子見她遲遲不肯抱他,臉上的笑漸漸地落下來,眼睛裡開始冒淚花。

秦穗心裡一慌,再也顧不上其他,像抱水缸一樣,兩胳膊勒著他的腰,把他抱了起來。

十一皇子不舒服地扭了扭,教導道:“一隻手放到我屁屁下麵托住我的屁屁,一隻手放我背上扶著。”

秦穗按照他的話,調整了下姿勢。

十一皇子舒心地把臉放在她的肩膀上,誇獎道:“小姑姑真聰明,一教就會。”

十一皇子雖年幼,被敦貴妃養的圓圓胖胖。秦穗受師門夥食的影響,長的瘦小。

這麼一砣大圓球壓在一根小竹竿上。

讓旁人看的心驚肉跳。

秦裕上前,“我來抱他。”

“不!我要小姑姑抱我。”十一皇子抗議地抱緊秦穗的脖子,一臉的堅貞道:“我現在是小姑姑的人了,誰都不能碰我!”

秦裕忍了忍,揍了他屁股一巴掌,甩袖離開。

敦貴妃走在秦穗身側,有氣無力道:“把璟兒送到梅開宮即可。”

秦穗不用宮女帶路,步履如飛地走入梅開宮,把睡著的十一皇子放到床上。

不等敦貴妃走回來,她直接離開,順勢看了一眼梅開宮的地貌,把腦海中的皇宮地圖補充了一番。

夜半,敦貴妃的嬤嬤剛慌慌張張地敲了一下金雀殿的大門,秦穗就穿戴整齊地打開了大門。

“走,彆吵醒其他人。”秦穗率先走向梅開宮。

她惦記著禦醫的話,即使入睡,也提著心神,十一皇子從夜裡驚醒的哭聲一起,她就醒了過來。

念著有敦貴妃在,她又合上了眼。

那小胖球一聲一聲的小姑姑,讓她走出了寢室。

十一皇子看到秦穗,淚眼汪汪地往她身上爬。

敦貴妃捂著繡帕,咳嗽了好幾聲,聲音乾澀道:“璟兒有些發熱。”

秦穗淺淺地點了下頭,一根手指頭按在十一皇子的額頭上頂住,不讓他往她身上爬。

十一皇子一屁股蹲地坐在被子上,委屈地看著她,奶聲奶氣地喊著“小姑姑”。

秦穗的眉頭稍稍皺了皺,有些想不明白,剛入師門的小徒孫生病哭鬨時,隻要見到他們的母親,就不再哭鬨,病也好的極快。

“你母親在,為什麼哭?”秦穗想不明白,便直接問了出來。

十一皇子看了一眼敦貴妃,繼續可憐兮兮地掛著鼻涕泡看著秦穗。

敦貴妃苦笑道:“我身子不好,剛從尼姑庵回來,他與我不親近,也是應該,怪我。”

秦穗想著她在深山中養大的銀雪狼,傳授經驗道:“多喂點吃的,就能養熟。”

第004章

.凶萌

敦貴妃信了秦穗的話,讓秋葉在梅開宮的小廚房中做些易消化的吃食過來。

梅開宮的小廚房由夏葉管著,為了讓敦貴妃有一口熱的可吃,一直熬著高湯。

秋葉到了廚房,便讓夏葉端來高湯換成大火煮,兩人一起切了些麵片放高湯中。

“多吃點,悶點汗。”秦穗把麵片端給十一皇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