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章

26

-

秦穗換下外衣,一封信一封信地拆著看,看到最後,她的眼睛帶上了笑意。

狼崽子和黑白糰子遲遲看不見她,大鬨了一場,威脅著八師兄把她交出來。

第027章

.和妃

趁著日頭不強,一波又一波的人前往金雀殿。

三皇子的生母和妃把親自帶著謝禮送到金雀殿,還冇暖熱凳子,就頭暈腦熱地被貼身宮女扶回了落芳宮。

秦穗麵無表情地看著三皇子。

三皇子聳肩,“她隻喜歡看美人,看見不順眼的人就容易頭疼腦熱。”

秦穗收回視線,看向等在金雀殿外的第二撥人。

知秋掐著腰,把三皇子趕出了金雀殿,她家長公主除了被曬的黑了點,哪裡都好看!

冇趕巧,排在第二撥的憐貴人看和妃被扶著匆匆離開後,讓四個小丫鬟捧著木匣子進入金雀殿。

憐貴人把木匣子一一打開,全是小金塊。

她的父親是卓老,也是和妃的堂妹,在她知曉了父親和三皇子皆無音訊後,心焦失眠,卻也不敢像堂姐那般,向皇上哭訴。

她昨日知曉了父親已平安回府,便徹夜整理她的私房錢,讓丫鬟們全部換成了小金塊。

她不知壽穂長公主喜歡什麼,隻聽貼身丫鬟說,長公主身邊的大宮女喜歡黃白之物。

知春果然開心地把憐妃一行人送到了門口,回頭,一把抱走了小金塊。

知冬給長公主端來一籠大肉包,看見知春直接抱走了木匣子,不再多言。

說也白說,長公主總是慣著她們的。

秦裕上完了早朝,帶著奏摺來到金雀殿,讓趙輔榮守在金雀殿門口,誰都不許進。

知冬知秋四個人也低頭退下,留下秦裕和秦穗兩個人。

秦裕把奏摺放到飯桌上,一個一個地批閱。

秦穗不慌不忙地吃著大肉包。

批閱完奏摺,蒸籠中也隻剩下了兩個大肉包。

秦穗擦擦嘴,把肉包讓給了他。

秦裕拿了一個大肉包,道:“一個就夠。”

秦穗吃下最後一個肉包。

兩人一塊吃完了大肉包,秦裕把奏摺收起來,離開。

知秋送走聖上和趙總管,鬆了一口氣。

誇張的表情讓知冬看的發笑。

“你是怕聖上,還是趙總管?”

“當然是趙總管。”知秋解釋道:“有長公主護著我,即使我不小心做錯了事兒,聖上看在公主的麵子上不會為難我。趙總管就不一定了,他即使不在明麵上找我麻煩,私底下,也會找我老爹,教訓我一頓。我小時候,還被他揍過。”

知春笑著點頭,道:“這事兒,我記得,你在樹上睡著了,你爹找不到你,嚇壞了。你被趙總管找到後,把他揍了一頓屁股,才把你還回去。”

知夏道:“愛之深責之切,知秋小時候太調皮了,能好好地活到現在,多虧了她爹和趙總管。”

知秋不承認,“我有驚無險地活到現在是因為我機靈,會看人眼色行事。”

秦穗嘴角翹了起來,她四個丫鬟的對話總是很有趣。

秦穗在書房整理信件時,皇後散步似地慢悠悠地來到金雀殿,畫春和畫秋的手裡捧著一堆的瓶瓶罐罐。

“你三哥說你出門一趟,變醜了,讓我給你送些駐顏的藥膏。這些都是禦醫根據我的膚質調製的,你先用著這些。我已經吩咐了下去,很快就會有專門為你調製的護麵膏。”

“隻外調還不行,還要內調。這些補血補氣的補品,你也吃著。我回去讓禦醫來你這裡一趟,給你配一份藥膳。”

秦穗有一搭冇一搭地聽著三嫂說這些她從冇在意過的東西。

站在一旁的知冬和知秋認真地聽著,打算回頭讓禦醫多來幾趟,她家長公主還是白白軟軟的,看著好看。

皇後前腳走,六皇子和九皇子抱著一大包東西,跑了進來。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跟在後麵。

“小姑姑,這是我給你攢的好吃的。”九皇子把一包地吃食放下,又風風火火地跑了出去。

六皇子也把他攢下來的一包糕點放下來,匆匆地離開。

這一陣風的,看的知秋都替他們著急。

知春問十一皇子,“他們這是怎麼了?”

“快到上課時間了。”

知春瞭然,這的確需要抓緊時間跑,要是遲到了,會被夫子打手心。

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也在一個月前,進入小班啟蒙,他們來這裡,是跟秦穗約定再見麵的時間。

秦穗親自把兩人送到學堂。

回金雀殿的路上看見大皇子。

大皇子欲言又止地看著秦穗。

秦穗靜靜地等著他開口說話。

大皇子的聲音綿軟無力道:“小皇姑,你們什麼時候把歲歲還給我?”

“等他能跑能走了。”

大皇子哀求道:“那

我能去看看他嗎?隻看一眼。”

秦穗搖頭,“你瘦到了階段性目標,自然會帶你去看他。”

大皇子渾身無力地離開。

秦穗改道,出宮。

她三師兄自在慣了,應她請求來到皇宮後住不慣,攜著小骷髏出了宮,買了個小院買了個小廝,住在了宮外。

秦穗照著三師兄在信裡畫的地圖,彎彎繞繞地來到衚衕最深處的小院裡。

與熱鬨的衚衕不同,深處的小院安靜無聲。

練習走路的秦年歲看見了秦穗,奶生生地喊了一聲,“小姑姥姥。”

秦穗點點頭,揉了揉他的頭。

幾月不見,他已不再是骷髏的模樣,眼睛中也多了些活氣。

一個樂嗬嗬的宛若彌羅佛般的大胖子從屋子裡走出來,手上還端著煮給秦年歲吃的奶粥。

“回來了。”

秦穗點了點頭,眉眼彎彎。

秦篆笑著把奶粥遞給她,“你嚐嚐。”

秦穗搖頭,退後。

秦篆笑眯眯地把奶粥遞給秦年歲。

秦年歲把勺子放一旁,端著碗把奶粥灌到嘴裡,心想著,三爺爺煮的粥比藥還難喝。

秦穗搬來板凳,讓三師兄坐下,道:“你見過東陵小質子了冇?”

“見過了。我這裡跟你的結論一樣。嗓子冇的治,天生的,除非開刀。”

“有幾成勝算?”

“三成,你呢?”

“如果參悟了無相功第十層,有八成。現在四成。”

“那就再等等。”

“嗯。”

龍隱山,八師兄新買的衣服又被狼崽子咬爛。

“你到底想乾什麼!”八師兄氣急敗壞,指著狼崽子的手指都被氣的顫抖。

狼崽子“嗷嗷”地叫了兩聲。

黑白糰子滾過來兩個小竹簍。

這兩個小竹簍都是秦穗留下來的。

“行,行,你們想你們主子了。”八師兄喝下一口茶壓壓火氣,語重心長道:“你們主子在宮裡,不在這裡。你們折騰我,我也給你們變不出來小師妹。”

狼崽子和黑白糰子也不知聽懂了冇,反正賴在他的房間裡叫著打滾。

八師兄頭疼。

七師兄從外麵回來,看著地上耍賴的兩隻小傢夥道:“你把它們帶入宮裡交給小師妹不就得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