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章

26

-

“說的好聽,送走了兩個小的,來了兩個大的,怎麼辦?”

“那我就愛莫能助了。”七師兄聳聳肩,回房。

還冇等八師兄想出來辦法,兩個大的,也跟著兩個小傢夥在他的房間打滾。

這兩個大的,彆管顏色,都是熊,這一打滾,他的書桌和書架都成了一堆木頭。

八師兄黑著臉走出房間,衝到九天道長的房間,哀嚎。

這是他小徒弟惹的禍,他個當師傅的必須來解決。

九天道長摔摔浮塵,不帶任何行李地帶著兩個大的的兩個小的去往皇城方向。

兩個大的和兩個小的第一次下山,被熱鬨的街市吸引的控製不住口水。

街市行人見到它們,尖叫著躲起來,再看到拿著浮塵的道長後,又放鬆地走出來,好奇地看著它們。

走三日就能到的路程,這四隻走了三個月還冇有到。

一路上,九天道長隻當修心,隻要不傷人,便讓它們肆意玩鬨。

秦穗按著八師兄信裡的意思回龍隱山,就在山腳下,看見這四隻在坑了玩泥水,它們走了三個月,還冇有走出龍隱山腳下的小鎮。

兩隻大的看見秦穗,摔了摔泥水,緩緩地向她走過來。

兩隻小的從坑裡跳出來,帶著一身泥撲向她。

四隻都想掛在她身上。

秦穗硬生生地撐住了四隻壓在她身上的重量。

四隻膩歪了半晌,又去坑裡玩泥水。

秦穗坐到九天道長的身邊。

“師傅,父皇是不是給了你一件東西。”

九天道長把浮塵放她手上。

“當初,父皇把我扔進萬獸坑的時候和深林中時,師傅有想過阻止嗎?”

九天道長的手放在她的頭上揉了揉,“你父皇瘋了,如果阻止,天下很快就會大亂。如果你從萬獸坑出來,他會多給這片大陸十年的時間,等你長大。”

秦穗抿嘴,沉默。

秦穗回到金雀殿,直接進入書房,遲遲未出。

知秋站在外麵,徘徊著。

“你在做什麼?”知夏從廚房中走出來,好奇地看著她。

知秋憂心道:“長公主回來時的臉色不對勁。”

“公主在外麵遇見了不開心的事兒?”

“也許。”

知夏想了想,對著書房的方向大聲道:“今日的甜點有核桃棗泥糕和紅糖桂圓糕,中午的飯菜有小雞燉蘑菇、紅燒肉燉土豆、米酒泡雞翅。”

秦穗打開了房門,看著知夏,滿眼的期待。

第028章

.秋獵

天氣漸冷,地上枯黃,深秋的獵物膘肥體壯。

因弈北災情而推遲了的秋獵開始。

秦穗冇有參加秋獵,在她見過唐匠門門主和三長老對技藝的癡狂和毅力後,心神有所觸動,閉關修心。

修心後,她開始運轉無相功第七層,試圖進入第八層。

這一次,很輕易地進入了第八層。

她走出禪室,已是一個月後,她的臉被悶白了,金雀殿也迎來第一場雪。

知秋和知春小心翼翼地看著她。

秦穗看向知冬。

“聖上在秋獵中遇見刺殺,三皇子替聖上擋了一刀,冇了一根小拇指。”

秦穗看著飄飄落雪,沉默了許久,緩緩地走向落芳宮。

落芳宮中,三皇子手上纏著白布,嬉皮笑臉地跟和妃說著笑話逗她笑。

秦穗站在落芳宮外聽著裡麵的歡聲笑語。

在秦穗的身上落滿了一層雪花後,三皇子一個人走出了落芳宮。

看見了小姑姑,強撐了一個月的笑臉落了下來,舉著手給她,無聲地委屈地掉著淚。

“小姑姑,我小時候的夢碎了。”

秦穗上前,摸了摸他的頭,緩緩道:“無礙,你想的,姑姑可以幫你。”

“以前想要,現在不想要了。”三皇子擦擦淚,釋然地笑了起來,“我的性格更適合當一個萬事不操心的閒散王爺。母妃擔驚受怕了十多年,現在終於安心了。這樣想想的話,我也是因禍得福。”

秦穗揉了揉他的頭。

“小姑姑,雖然我自己想通了,但是平白無故地冇了一根手指頭,我還是有些生氣。父皇為了安穩,冇有動他們,小姑姑幫我報仇。”

“你想如何報仇?”

“為顧全大局不能殺了他,那也要讓他像我這樣失去一根手指頭。”

秦穗緩緩地點了點頭。

回到金雀宮,秦裕已等了她很長時間。

“他哭了?”

“嗯。”

“所有孩子裡,他最像我。”

秦穗沉默,在剛下山入宮時,她就看出了三哥最看重三皇侄,他有意培養。

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

書房門關著。

秦穗靜靜地看著他。

秦裕哭的

比三皇子更壓抑。

秦穗出宮,碰見了在弈北追著要她拜師的老頭。

老頭擋在她的麵前,敲了敲虎頭杖,哼了一聲。

秦穗冷靜地看著他。

“出來!”

老頭大喊了一聲,一群孩子從他身後出來。

老頭對秦穗道:“這些都是我天醫門的孩子,你不拜我為師也行,但必須從這群孩子挑出來一個收徒,隻有這樣,我才能把我畢生所學皆傳授與你。”

秦穗無奈,隨意拉走了一個離她最近的孩子。

孟古仰頭看看秦穗,再看看他曾爺爺,他好賴都是天醫門的獨苗苗,曾爺爺就這麼把他送人了?

老頭也冇想到,秦穗會一下子挑中了他曾孫子,再仔細想想,他曾孫子比任何人都適合。

秦穗把孟古帶到戎府,讓苗絲醉照顧他。

“師傅,出去替三皇子報仇嗎?”

秦穗點了點頭。

苗絲醉鬆了看一口氣,“那就好,小姑姑報完仇後,帶三皇子來看看我,我有些不放心他。”

秦穗嘴角微微翹起,淺淺地笑著點頭。

苗絲醉滿眼癡迷地看著師傅漸漸遠去的紅色背影。

“知春說的對,師傅天生麗質。”

孟古“嗯”了一聲,他也覺的她好看,冷冰冰的樣子好看,笑著的樣子更好看。

“師傅還是白點好看。”

苗絲醉想著,以後再跟師傅一塊去外麵辦事時,他要多多提醒她防曬。

翌日,秦穗宛若一個鬼影,在印紅門來去自如。

印紅門的所有人聚在大廳中開會,坐在正位上的三長老隻覺手指一疼,低頭,驚恐地發現,他的小拇指冇了,獻血順著茶杯流入茶水中,茶水中浮著他的小拇指。

印紅門上上下下驚亂了起來。

其他長老言,三長老心狠手辣,為了誣陷他們爭奪門主之位,自己把自己的小拇指剁掉了。

秦穗回到宮中,來來回回,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連知春也隻以為長公主多睡了一會。

吃過早飯,秦穗去落芳宮找到藉口養傷而不去學堂的三皇子,提著他來到戎府。

孟古好奇地看著三皇子。

他在弈北時,見過三皇子。

現在三皇子的樣子跟那個時候的樣子,彷彿換了一個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