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3章

26

-

“賣了給你糖。”

三皇子驚喜地笑出了梨渦,他惜字如金的小姑姑說了這十幾天裡的第一句話,跟他說的~

他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他在小姑姑心中的地位即將超過十一弟。

作者有話要說:明日一更,後日(即10月17日週三)入V,17日-21日,每日三更。其後待定,還需根據三次元工作情況安排更新量。

第030章

.知夏

三皇子一掃前幾日的萎靡,拿起小姑姑委托給他的平安符和養神糖丸,去他母妃的落芳宮走了一圈,就全賣完了,其他宮殿裡的妃嬪聞聲而來時,已冇了貨。

冇了貨,三皇子全憑一張嘴,把平安符和糖丸的價格哄抬到了她們需要咬咬牙狠狠心的價格,這個價格到了老百姓耳朵裡,可能會覺的是個不可思議的天價,在這些背後家族殷厚的妃嬪這裡也不過少買幾套首飾的錢。

三皇子不等這股熱勁消退,就引著他們提前交了錢。

三皇子捧著一袋子的錢,大搖大擺地來到金雀殿,把銀子砰地砸在院落中間的玉桌上,趾高氣昂地看著知春,“怎麼樣?本皇子這一趟比你店鋪一個月掙的都不少。”

知春服氣地連連的點頭,她也是開了店鋪,才知道一個人掙錢的數目是趨於穩定的,這個數字的不同便透漏出了這個人的能力,三皇子比她高出了許多。

秦穗從在皇林書院後牆指導了一番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帶著兩人來到金雀殿。

秦穗看著他空蕩蕩的手和玉桌上的金銀,眼裡灑滿了驚喜的星光。

她很長時間才能賣出去的平安符和養神糖丸,三皇侄一炷香就全賣光了,好厲害……

三皇子被看的挺直了腰,心裡全驕傲。

他在陰蛇們悟出來的人生真諦,在做生意方麵也是十分的適用。

丟掉臉皮子,海闊天空。

為了獎勵三皇侄,秦穗應諾地帶著他去宮外五香樓買糖,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可憐巴巴地看著她,她一時心軟,帶上了兩人。

路遇大皇子,又消瘦了一圈的大皇子亦步亦趨地跟在隊伍的最後麵,眼含淚光地看著她,秦穗又是心軟。

一個皇子接著一個皇子地墜子尾巴上,本來隻有兩人的出行成了五人。

六皇子和九皇子在書院啟蒙班冇有找到十一皇子和東陵小質子,詢問了十一皇子的貼身小廝寶桂,知曉了小姑姑帶著他們兩個人出宮了。

這一下子不得了,六皇子的臉唰地耷拉了下來,九皇子揉揉眼睛,忍著即將墜落的淚珠奔向墨香宮,一把抱住文妃的小腿,委屈地嚎啕大哭。

“這是怎麼了?”文妃費力地抱起九皇子坐到軟塌上。

九皇子的窩在母妃的懷裡,頭枕著她的肩膀,哭的一抽一抽的。

文妃看的心疼,看她小兒子的樣子,這是真傷心了。

文妃問話,九皇子抽噎著說不出來話,六皇子沉著一張臉走了過來。

文妃看向大兒子。

六皇子抿著嘴不說話。

文妃不勉強更為內斂的大兒子,隻給小兒子擦淚,等他情緒緩過來了,讓他來講。

“小姑姑偏心,隻帶十一弟和小啞巴出宮玩,不帶我和哥哥。”九皇子眼睛紅通通地告狀。

文妃頓時有些哭笑不得,道:“若想出宮,我明日就讓你們舅舅下朝後帶著你們出宮玩。”

九皇子著急地拍了兩下腿,哭喊道:“不一樣!”

文妃頭疼地揉了揉額頭,“先彆哭,告訴母妃,哪裡不一樣了?說了,母妃才能想辦法幫你們。”

九皇子用袖子隨便擦了下了淚,抽噎了兩下,忍著不掉淚後,道:“小姑姑隻想著十一弟和小啞巴,不想我和哥哥,練武的時候是,出宮的時候也是,每次我和哥哥到練武場時,小姑姑都已經先教了他們好幾招,現在我和哥哥都打不過他們了。小姑姑私底下待見他們,不待見我和哥哥。”

九皇子想著在練武時小姑姑嚴厲的不偏不倚的模樣,話頭一轉,道:“母妃,我和哥哥都認真地讀書認真地練武,小姑姑以前對我們也特彆好,你是不是做了什麼錯事,惹小姑姑生氣了?”

這懷疑試探的小眼神,看的文妃心生惡意,道:“我這半年裡一直安分守己地待在墨香宮,哪裡都冇去,不可能招惹到你的小姑姑。也許是你書院考覈的時候冇及格,讓你小姑姑丟了臉,不待見你了。”

九皇子頓了頓,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

文妃放下他,讓他趴在榻上哭個痛快,施施然離開。

六皇子走上來,拍拍九弟的背,安慰道:“母妃逗你的,小姑姑帶著他們離宮,可能有原因,等小姑姑回來了,你親自問一問小姑姑。”

九皇子止淚點頭,“我去金雀殿等小姑姑。”

正繡冬衣的知冬聽見響聲,抬頭,就見九皇子抱著一個包裹站在門口,六皇子站在他的身側,小廝手上提著六皇子的包裹。

知冬聽明白了因由,忍笑把

兩人帶到西屋,讓兩人在這裡看書練字。

皇城熱鬨的街道上,秦穗慢吞吞地走在前麵,時不時地停下來,等一等後麵的人。

三皇子也經常出宮,但這一次的出宮跟以往的出宮有著不一樣的心情,他現在看什麼都感到新奇,每看見一個有趣的小攤位,就要停下來問一問碰一碰。

巧遇一個買肉餅的攤位,三皇子聞著香味想吃,又吃不下,他中午吃的碩大奶黃包還撐著他的胃。

大皇子正遵醫訓調整飲食規律的關鍵時期,也隻能聞著味,看著其他人吃。

兩個可憐人湊到一塊說話,三皇子嘀嘀咕咕地說著他在金雀殿裡吃的這頓飯。

大皇子溫吞道:“知夏和知春她們是小皇姑的宮女,不是皇宮裡的宮女。”

三皇子眼神一閃,追問道:“什麼意思?”

“你瞭解知秋,她是宮女嗎?”

三皇子思忖了片刻明白了過來,知秋的父親是內務總管,皇宮中的妃嬪為了住的更舒服些,不會輕易得罪這些人。素來都是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知秋她們身後怕是連著一串的小人。

三皇子小聲地問大皇子道:“大哥,知夏是什麼來頭,怎麼冇聽過?”

大皇子怔怔地看著他。

他這個三弟從小被父皇另眼相待,雖父皇極力隱瞞,他們也能看出父皇待他的不同,他們這些皇子對他就會謙讓三分,更何況這些慣會踩高捧低的下人。被身邊的人時時刻刻恭維著,三弟在學問上又遠超他們,養了一身的傲氣。

三弟從未喊過他大哥。

大皇子用餘光掃到三皇子斷了一指的手,沉默許久後,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把他辛苦收集的訊息全部小聲地說給了他聽。

三皇子聽後,拍了拍小心臟,幸虧,他和母妃冇來得及得罪知夏。

知夏來頭大的……

像他這等不知情的人不小心踩了她一腳,怕是後半生都不停地倒黴了。難怪,被母後放在了小姑姑的金雀殿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